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4章 外贸公司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黑袍宗门,名字叫做暗修罗门。

    宗主之下,一共七位修罗,修罗各执掌一舵,每位修罗之下又有七位门徒,平日事务就由这七位修罗处理,门徒也就是赌场经理这个级别的,工作更具体一些。而这七位修罗,职责各不相同,有李幻蝶这种专门为修罗管理生意事务的人,也有专门管理刺杀的人。

    上次派往公园和沙滩的那几个人,就是专门管理刺杀的门徒做的,不过已经被陈重做掉了。

    不过宗门禁止七位修罗互相交流,除了每年的大会以外,每人穿着遮住脸的黑袍子齐聚一堂以外,基本上都没有说过话,也不知道其他人在现实生活里的身份是什么,但是并不禁止修罗和门徒交流,所以李幻蝶这次外面那几个人都是来协同办事的门徒。

    而且李幻蝶也不知道宗门的具体位置,每次去宗门都和赌场经理一样,被人用银针封住六识,只知道从环境来看,好像在一座山包内。

    “那也就是说,金家的子侄死的事情,是哪位专门管理刺杀的修罗做的喽?”陈重思索了一会说道。

    李幻蝶点了点头:“是的,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陈重叹气:“这就有点麻烦了。”他本来想着直接能搞定这件事,但是现在找不到人不是白瞎吗?

    李幻蝶想了想说:“你也不用这么泄气,我其实有一次去过一家公司收账,很奇怪,我以前从来没有去过那里,是宗主用内心传音告诉我的,这家公司应该也是宗门修罗手下的产业。”

    陈重点了点头:“这家公司叫什么?是不是在荣城?”

    李幻蝶说道:“这是一家做对外贸易的公司,叫百合外贸,公司规模算是中等,经理是个女人,我去拿过一次钱就再也没有去过,不过她对我的态度不冷不热的,所以应该和我是一个级别,也就是修罗,至于是主管哪一门的修罗这点我不清楚。”

    想想,距离金家和端木家的大战还有一个星期,陈重打了个响指:“那我就去这家外贸公司试试看。”

    李幻蝶担心的说道:“那你一定要小心,如果是修罗恐怕都有手段,我在七位修罗里武力是排名倒数的,这个人说不定比我强。”

    陈重笑了笑在李幻蝶胸口狠狠一摸,李幻蝶哎呦一声风情万种的白了陈重一眼说道:“你捏疼人家了。”

    得到了有用的消息,陈重留在这里意义不大了,准备离开这里,想了想说道:“主管这个赌场的经理我得用一段时间,到时候和金家和端木家对峙的时候我得让他做个证人,暂时的经理能让外面那个杜小月当吗?”杜小月听不容易的,又和陈重有了那层关系,陈重得照应她。

    李幻蝶笑了笑说道:“怎么,这才来这里几天,你就和她有关系了吗?”

    陈重老脸一红打了个哈哈,李幻蝶表示答应,这不够是举手之劳,不管是谁管理这个赌场都一样,陈重把自己破坏了风水归元阵的事情告诉了李幻蝶,李幻蝶说怪不得你能赢这么多钱,这个归元阵还是宗主派人送来的,应该是宗主亲自做的用来个赌场聚财的。

    能自己制作阵法,证明这个暗修罗们的宗主实力就不俗,陈重现在也只能用体内玉棒老头传授的阵法,也就是一个乾坤瞬身阵而已,陈重不由得心里起了重视。

    陈重又给杜小月留了一张银行卡,把密码写在了银行卡的背面,放在了桌子上,看了一眼外面正在忙碌的杜小月,不告而别了,银行卡里有不少钱,足够杜小月过一生了,他是一个重相遇,轻离别的人,这会要是出去和杜小月告别,杜小月如果要求他留下来,恐怕陈重心软很难拒绝,这也是他们俩最好的归宿了。

    和李幻蝶分开之后,第二天陈重就到了蓉城百合外贸公司,果然和李幻蝶说的差不多,这个公司虽然是独门独院,但是规模并不大,门口停着几辆车,似乎也没有什么生意上门,门口贴着招聘广告,要招一个能处理应急伤口的医生,说是搬货工人经常受伤,要求会做手术。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你一个外贸公司招一个会做手术的医生做什么?

    不过这正好对了陈重的胃口,陈重不就是干这个吗?直接把招聘广告撕了,陈重进了百合外贸公司的大门,对着前台一个正在照镜子的小妹说道:“我来应聘医生的。”

    小妹头也不抬的说道:“左转上楼,总经理办公室亲自面试。”

    这个公司一共就两层,有一个大的办公间,也没有看到什么工人,办公间里都是些奇形怪状的人,有的正在用小刀销指甲,有的正在练哑铃,有个瘦子甚至还直接盘腿在打坐,看似闭目养神,其实陈重知道这是再练功,虽然桌子上摆着电脑和办公用品,但却没有一个人办公的,电脑开着也是闲置着,陈重更加确定了心里所想,走到走廊尽头看到一间办公室写着:“总经理办公室”。

    就敲了敲门。

    “进来吧。”没想到是个女人的声音。

    陈重进来之后,看了看这个办公室比外面像回事,最起码还有个书桌,还有书柜里面放着文件,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三十来岁冷冰冰的女人,女人正在看电脑,电脑上面好像有个人的照片和资料,见陈重进来,女人把电脑屏幕关了,看着陈重手里拿着一那张应聘广告,皱了皱眉头,话很少:“来应聘医生的?会做手术吗?”

    陈重点了点头,把医师资格证拿了出来,女人翻了翻看了看陈重:“你以前还当过御医?怎么辞职了?”

    陈重说道体制内压力太大,老家在荣城,父母岁数大了需要人照顾所以就回家了,这个道理也说得通,所以女人也没什么怀疑的。

    女人看了看陈重,冷冰冰的说:“现在能不能做手术?能行我就录用你,不能行你就走吧。”

    “现在吗?”这么急?陈重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