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1章 决战
    陈重嘴角上扬:“现在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难道你们想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老死吗?”

    女人们纷纷摇了摇头,问陈重是谁?

    陈重笑道:“我是谁不重要,如果非要给我一个名字的话,请叫我雷锋吧。”

    “……”女人面面相觑,陈重咳嗽一声继续说道:“这两天你们暂时在这里,但是不能给宗主通风报信,等我找到你们宗主杀了他之后,拿到解药就放你们离开,你们现在不想住在这里也可以,可以先到山外面待几天,我看这里有水有食物,你们短时间内也饿不着,等着我回来。”

    别说陈重这番话还挺有煽动力,尤其许诺她们现在就可以出去,她们有的人甚至已经十年没有离开过这个山洞了,纷纷欢呼雀跃了起来。

    陈重振臂一呼,带着女人们离开了,李幻雨和赵玉儿就跟在陈重身后,出来一看,陈重才发现人还真不少,足足有六十来个人。

    本来外面等候的小薇和张百合还担心害怕陈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没想到陈重不但安然无恙的出来了,而且带着衣着褴褛的女人走出来了,一整夜过去了,第一抹太阳的光辉在陈重的侧脸上留下了金色的光晕,就像是一个救世主一般。

    让小薇和张百合这两天先在这里照顾这些女人,陈重想了想,对李幻雨说道:“你姐姐着急见你,你跟我一起走吧?”

    李幻雨乖巧的点了点头,谁知道赵玉儿一下扑进了陈重的怀里,赖着不走说道:“你带着我也一起走吧,我在这里待够了。”

    旁边的小薇和张百合对这个不知道自重的女人怒目而视。

    陈重想了想问道:“你知不知道你们宗门挑起金家和端木家争端的事情?”

    赵玉儿把头点的像小鸡吃米一样:“宗主和手下商议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知道的一清二楚。”

    陈重点了点头,他这次冒险来这里就是为了能找个人证实这件事情,现在有张百合和赵玉儿,玉净瓶里还有一个赌场经理,三个人证足够了,尤其是这三个人身上都有那种他们宗门的暗黑灵力,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了。

    安置好其他女人,太阳已经露头了,今天就是金家和端木家约战的时间,不能晚了,陈重看着面前的张百合,赵玉儿,还有李幻雨说道:“现在时间紧张,带着你们行动太慢,我这里有一个能容活物的空间宝物,暂时把你们装在里面,等到了地方我再放你们出来给我作证,先受罪了。”

    这句话陈重明显是跟和他好的张百合和李幻蝶的妹妹李幻雨说的,但是赵玉儿却感慨道:“好温柔体贴的男人啊!我跟定你了!”

    张百合怒目而视,就要动手,没时间处理他们之间的事情了,陈重默念口诀,玉净瓶出来一道细细的绿光把面前的三女收了进去。

    陈重和小薇说了一声,这才展开身形朝着山外而去,开车太慢了,车子就留给了小薇,他如同一只展翅大鹏,几个雀跃之间就消失在金色的阳光之下。

    而这边,端木家已经到了和金家约好的地方,在蓉城的另外一端,这里有一条水流闯过蓉城的边界,平日里日不多,荒无人烟,正是决战的好地方。

    端木震天带着端木一家早早的等在这里,正抱着双臂闭目养神,陈重小子没来,这两天不知道忙什么去了,要是陈重在,他今天一定有胜算,只是不知道这臭小子跑哪里去了。

    端木美牵着灵兽黑白大王站在端木震天的旁边,这是世家间的仇恨,就算她暂时还不是修真界的人士,但是也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如果端木家今天被金家打败了,那么端木家也就不复存在了。

    金家的车队远远的开来,一个长发白须的老人从头车上下来,看了看端木震天冷哼一声:“怎么端木老头,今天带着一家人准备来受死吗?还我侄儿的命来!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端木家血债血偿!”正是金家的家主金在天。

    端木震天也毫不示弱:“哼哼,你空口无凭说是我们端木家做的就是我们家做的了?难道路边一只狗死了,也要来我们家问责?”

    端木震天本身就是嘴上不饶人,这话说的又恶心了一点,这不是把人家金家死了的子侄比喻成狗吗?气的金在天是须发结张,当下怒吼一声,开了全身的气门,也不打招呼,一掌带着无上掌风朝着端木震天而来!

    “来的好!”端木震天也不含糊,当下双拳向下重重一挥,地上的土石被体内真气扰乱的漫天飞舞迷人眼,下一秒就看到端木震天如同一枚炮弹一样,势大力沉,挥动拳头朝着金在天而去!

    两家的子弟纷纷朝后退去,这两位都是蓉城修真界的大佬,这种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插手的,为了避免误伤,都暂时躲避,观看场中的形式,只要稍有不对,就会一拥而上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端木震天的拳头和金在天两人这一拳一掌谁也没有变招,到了分神期,其实招数已经不是太重要了,实力决定一切!

    就听砰的一声一股气流爆炸的声音,两人各退十几步,等尘埃落定,所有人一看,两人都没有受伤,但都在喘息,看样子平分秋色实力在伯仲之间!!!

    端木震天嘴角稍微有点血丝,端木震天朝着地方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卑鄙无耻之徒,趁着和我对拳的时候,朝我吐口水,要不是我为了躲口水,偏移了重心,这一拳最起码打的你退十丈那么远!”

    金在天冷笑:“狗嘴吐不出象牙来……”话还没说完,嘴角也是渗出来了血同样吐了一口唾沫:“要不是你刚才用另外一只手偷袭插我双眼,这一掌非把你的手臂打断!”

    两家子弟:“……”都这么无耻的吗?偷袭手段这么低劣的吗?吐口水插双眼都用上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