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8章 再登金家门
    陈重摇了摇头,“暂时还不清楚。”

    端木震天坐回原位,沉着气没有说话。

    “这样,我马上发动端木家的势力,在蓉城范围内搜寻,老子就不行,他能躲一辈子!”

    端木震天当机立断,在端木家他发话绝对有用,马上下了命令,端木家的势力立刻迅速出动了。

    这正是陈重想看到的,他一个人寻找,真的有些困难,不如发动人海战术,来个海底捞针,如此一来,线索便多得多。

    再加上,那个暗修罗门的宗主,肯定也闲不住,他是有目的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行动起来,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想要找他,简单的多。

    不过,陈重还是觉得不满意,蓉城说大不大,说笑不小,仅仅靠端木家的势力,还不够,陈重寻思着,再去金家走一趟,毕竟,这件事和金家之间,关系不小。

    打定主意,陈重开着车来到了金家,这一次,那些保安见了陈重,不敢轻举妄动了,而是乖乖的去通报了。

    金家家主金在天早就想见见陈重了,昨天一见,真的让金在天深刻的记住了这个年轻人。

    作为修真者,羡慕豪强,这是本性,金在天虽有一身本事,可是和陈重比起来,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还有一点,金在天自从见识了陈重的厉害之后,心里便一直有个疑问,急需等待陈重解开。

    听门口的保安报告是陈重来了,金在天一阵兴奋,急忙穿戴整齐,精神抖擞的亲自出来迎接陈重。

    “哈哈,陈先生,咱们又见面了!”金在天精神抖擞,丝毫不像一个花甲老人。

    “你好金家主!”陈重拱手抱拳笑道。

    “里面请!”金在天很高兴,连忙在前面带路。

    到了金家的大厅,金在天让下人给陈重泡了一壶好茶,茶香四溢,陈重非常满意。

    这酒不如茶,对陈重来说,修真者更应该像茶,清静恬淡,却又芳香四溢,不像酒那样浓烈冲动。

    “不知道陈先生今日登门,有什么要事?”金在天人来成精,深谙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道理,便一语点破,免得大家麻烦。

    陈重很喜欢金在天这种谈话方式,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节省时间。

    陈重又对金在天拱了拱手,“实不相瞒,我今天了,是为了暗修罗门的事。”

    金在天眯了眯眼睛,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敲了两下,“昨天和陈先生一场大战,那小子敌不过你,遁逃走了,先生今天来,难道是要我们帮忙找找?”

    金在天又是一语道破,倒让陈重有点尴尬,不过无伤大雅。

    陈重微微笑了笑,“金家主说的不错,陈某正是此意!”

    金在天闻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斜着眼睛看着陈重,“不知道端木家如何打算的?”

    陈重一听便知道金在天的意思,端木家要是不出人,他金家还有出人的必要?

    这是家族间的利益问题,金在天身为一家之主,必须考虑。

    陈重马上高声道,“全员出动,全力寻找!”

    金在天很满意,点了点头,立刻把金家的管家金不二找了过来,耳语几句,金不二首肯几下,便匆忙出去了。

    陈重知道,这件事算是办成了,尘埃落定。

    “陈先生,我有一件事,不知道当不当讲?”金在天忽然言道,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什么话直说便是,陈某听着!”陈重笑道。

    “我们金家,在蓉城的地界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有点地位。只是吧,这些年来金家出色的子侄并不多,能够修真者更是寥寥可数。我这都一把老骨头,撑着金家走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感觉累了,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服老!”

    金在天仰天而道,神情黯然,陈重昨天也看了,说实在的,在子侄的资质方面,金家的子侄,的确不如端木家。

    “我一直想给自己找个继承人,可是,唉,他们的资质实在太过愚钝,有些人虽能修真,但是经脉不全,或者未通,很是困难。”

    金在天继续说下去,陈重渐渐的明白他的意思了。

    “据我所知,原本端木家那个小妮子,天生经脉不通,经过陈先生的回天之力,打通了她身上的经脉,让她能够修真了……所以,我这里有一个请求,不知道……”

    金在天话至此处,意思很明白了,陈重早就在心里考虑这件事了。

    要陈重帮他的子侄打通经脉,或者补全经脉,以陈重鬼门十三针的能力,不是办不到,还很轻松。

    可是,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陈重行医,必要诊金,这是原则问题。

    就是不知道,金家愿不愿意出这个诊金了。

    此时陈重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金老爷子,你的话我听明白了。端木小姐的经脉,的确是我打通的。打通经脉,或者补全经脉这种事,对陈某来说,说难不难……”陈重一边说话,一边看着金在天,拿捏金在天心中的想法。

    “陈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便是,我金家全力满足!”金在天是个豪爽的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墨迹不清,陈重非常喜欢。

    “那好,既然金老爷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陈某自然也不托大。你金家子侄经脉的问题,就包在我身上。只是嘛……”

    “只是什么?”陈重这一顿,让金在天忽然紧张起来,生怕旁生枝节,陈重办不成这件事。

    陈重微微笑了笑,“只是我有个原则,不帮人治好病,便不收诊金,等我略展医术,有点效果之后,再慢慢提条件那也不迟!”

    金在天这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陈重有什么天大的难处,原来只是这个问题。

    “那就有劳陈先生了,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始?”金在天急不可耐,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马上开始!”陈重一声豪言,站了起来。金在天噌的一声从椅子上弹起来,兴奋的出了大厅,让人把那些资质尚好的子侄集合过来,让陈重诊断。

    看着金在天兴奋的样子,陈重寻思着,藏宝图的事情,应该有着落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