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6章 夏玲玲
    张蓓蓓担心的说:“你来这边是做什么的,需要我帮忙吗?我看那个人不怀好意,一下飞机就叫人在这里等你,警察也不管,他们以后过来再威胁你怎么办呢?”

    陈重耸了耸肩膀:“我是来这边找点项目合作的,具体是什么等找了才知道,不过来就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重还没把这些普通人放在眼中,就算来了修真者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张蓓蓓却为陈重担心:“要不然你先住在我家里吧,我家里还挺安全的,也没人知道。”

    “住你家里?”陈重看了一眼张蓓蓓胸前一对,当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心里一乐,有戏的节奏吗?

    见陈重反问的语气有点玩味,张蓓蓓俏脸一红说道:“你别多想啊,我还有个姐妹也在,不是我们俩……单独住在一起。”

    还有俩?!!!这馅饼简直是从天而降,要不要这么惊喜?他初来乍到,还没有什么思路,所以就答应下来,笑道:“那今天女侠救了我,为了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我请你和你的朋友吃饭吧。”

    “想吃什么都行吗?”张蓓蓓笑道:“那我可点贵的喽?”说实话张蓓蓓对陈重在飞机上表现非常有好感,她打定主意要自己请陈重。

    陈重笑道:“好,随便点,只要不把我吃了就行。”

    张蓓蓓笑了起来,别说这个陈重还挺幽默的,一点都不像是那种映象中死板的医生。

    到了张蓓蓓家里,张蓓蓓住在一个小复式楼里,一进门,张蓓蓓就喊道:“玲玲在不在?我带朋友进来了哦?”

    没人回答,张蓓蓓笑道:“我这个室友也是空姐,我俩飞不同的航班,她今天应该不在,进来吧。”热情的邀请陈重进来。

    谁知道两人一进来,一个女人穿着内衣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好像听到有人进来,睁开眼睛又是一声尖叫:“啊!!!”

    陈重连忙转身,张蓓蓓埋怨道:“夏玲玲我刚才还喊了一声想着你不在,吓死我了,还穿着内衣……”

    夏玲玲说道:“谁知道你突然带个男的回来了啊,等着我先去穿衣服。”就听到夏玲玲一路小跑往复式楼二楼而去,陈重偷偷的看了一眼,这个夏玲玲身材还不错,屁股翘翘的也很大。

    张蓓蓓笑道:“你先坐吧,我给你找喝的,你是喝茶还是喝饮料?”

    陈重笑了笑:“喝水对身体好,白开水就行。”张蓓蓓笑道:“你这么懂养生啊。”

    陈重点了点头:“不光懂养生,而且会看病,上到心脑血管疾病,下到妇科月经不调,都可以治疗。”

    张蓓蓓给陈重倒了水,见他神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真的?”

    陈重笑道:“这还有假?我的证件你不是都看过了吗?”张蓓蓓这才想起来陈重是有御医身份的男人啊!

    张蓓蓓想起来一件事说道:“对了,我这个闺蜜有点难言之隐,你等会能不能帮忙看看?”

    陈重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了,举手之劳而已。”

    张蓓蓓和陈重正在聊天,那个夏玲玲穿着一条红色短裙就走了过来,朝着陈重翻了个白眼,好像对陈重刚才的事情不太高兴,陈重主动张口:“刚才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夏玲玲看陈重外貌不错,说话也挺有风度,刚想说没关系,就听陈重又说道:“不过,你身材不错。”夏玲玲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心里骂道死色狼!

    张蓓蓓笑着介绍道:“这位是陈重陈医生,他可是御医哦!在飞机上救了个心脏病突然发作的病人,我们认识的,他医术可神气了,夏玲玲你要不要让他帮你看看?”

    夏玲玲拨开一个橘子,没好气的说道:“才不要呢,他还偷看我,不是好人。”

    张蓓蓓苦笑,陈重带着两女出门吃饭,夏玲玲和陈重没什么话,一直在打电话,看样子是和男朋友吵架了,两人在电话里也争吵不断,陈重和张蓓蓓聊天没管夏玲玲。

    夏玲玲最后生气的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我在某某酒家吃饭,你有本事就过来吧!”

    张蓓蓓问道:“你那个男朋友也要过来啊!?”

    夏玲玲赌气的把电话扔在一边:“过来,过来老娘就和他分手!”

    陈重笑而不语,别说这个夏玲玲的性格和她穿衣打扮一样泼辣,夏玲玲好像心情不好,要了几瓶酒,张蓓蓓最近也都休息,不用费航班,几人就喝了起来,喝多了,夏玲玲还主动坐在陈重身边要和他划拳。

    陈重是什么人?能输吗?不一会夏玲玲就喝多了,靠在陈重怀里醉眼朦胧的问道:“你个大色狼偷看我,我穿内衣的样子好看吗?”

    陈重苦笑,张蓓蓓连忙劝自己闺蜜:“喝多了,别喝酒了,喝点茶水醒醒酒吧。”

    夏玲玲不管,还是搂着陈重脖子要和陈重喝酒,这时候一个高大魁梧的男的走了进来,看到夏玲玲搂着陈重神情暧昧就火冒三丈,一把过来拉起来夏玲玲:“卧槽!你要和我分手就是因为这小白脸吗?”

    夏玲玲看着那个男的:“张德彪,别以为你有点钱就了不起了,看到没有我找了个医生,有钱还长的帅!”

    张德彪看了看陈重:“这位兄弟,敢问哪条道上的?”

    陈重笑了笑说道:“你女朋友喝醉了,我哪条道上的也不是。”

    张德彪自问小时候练过武术,寻常打架一人两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一把揪住了陈重的衣领:“你敢和我抢女朋友,知道我是谁吗?”

    张蓓蓓在旁边急了,本来这里面就没有陈重什么事,陈重崇张蓓蓓笑了笑:“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己解决。”

    陈重站起来,张德彪还虎视眈眈的看着他,陈重笑了笑说道:“松开手,我怕你不是我的对手。”

    张德彪还真是有点彪,跟着脖子问:“我要是不松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陈重话音刚落,抓住张德彪的手微微一扭,张德彪本来还想和陈重掰掰腕子试试陈重的实力,没想到这一下陈重的手势大力沉,无论他使出多大的劲道,陈重就好像捏着一个小鸡崽子一样。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