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0章 脸疼不疼?
    陈重笑了笑:“不用十五分钟那么长时间,五分钟就行。”

    张德彪哼了一声,陈重拨通了龙组龙牙队长的电话,说道:“我碰到麻烦了,在闹市,人太多,没办法动手,叫人来搞定吧。”

    龙牙笑道:“好,地址在哪里?”

    陈重说了地址,龙牙笑道:“好,给我几分钟。”

    张德彪见陈重这么短就说完了,就报了个地址,也没说喊兄弟,呵呵一笑,上次陈重收拾了他,但是他就一个人啊?今天不是那天那个局面了,他身后一百多个兄弟有排面啊!一人一脚陈重也被踹成泥了!

    陈重坐在烧烤摊上拿起一串烤腰子,笑道:“继续吃,这烤腰子不错,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对男人是大补,长期吃了之后,一晚上就是十次郎也不是问题。”

    夏玲玲红着脸呸了一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张蓓蓓也很害怕说道:“陈重要不然我们报警吧?”

    陈重笑道:“不用,等会就会有人来了,你们放一百个心,今天这一百多个人连我手指头都碰不上。”

    到了五分钟的时候,张德彪走过来嘿嘿笑道:“妈的,还跟我装蒜!你叫的人呢!”

    陈重闭着眼睛放出神识感应了一下,笑道:“来了!”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四面八方来了十来辆武装装甲车!清一水的持枪特警,从一辆辆车里钻出来,端着枪指着张德彪和他身后的小弟。

    为首的一个领队的特警问道:“哪位是陈重先生?”

    陈重笑了笑点了点头,特警领队跑了过来,朝着陈重敬了一礼说道:“不好意思晚了一分钟!还请不要责怪!就是这些人找您麻烦吗?我们会很快搞定的,你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这龙牙队长办事效率永远都是这么迅捷,说好五分钟到,就是五分钟到,陈重笑道:“你们很准时,到时候我会跟龙牙队长说你们的表现,其他人带走,这个张德彪留给我。”

    这个特警领队心里也是一惊,他突然接到了上级的电话,说有个紧急特殊任务让他来,特警领队还以为是哪里出大事了,没想到就是来抓一群小混混而已?这个叫陈重的人身份有多特殊?需要这样保护?

    特警领队心里震惊,但是不敢表露出现,当下抖擞精气神立正敬礼喊了一声,就开始行动。

    张德彪都傻眼了,张蓓蓓和夏玲玲也傻眼了,这特么根本不是叫普通的小弟来啊!都是特警,而且手里都是真枪实弹的!陈重究竟是什么人?

    把那些小混混一顿棍棒带走,特警领队又朝陈重敬了一个礼,见陈重点头才收队,转眼间,就剩下张德彪一个人傻不愣登的站在大街上。

    陈重走了过去微微笑道:“怎么?今天还要弄死我吗?”

    张德彪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早就没有了刚才两分钟前还得意洋洋的表情,哭丧着脸一下朝着陈重跪了下来,抱着陈重的腿说道:“大哥!我是真不知道你这么牛逼!以后你就是我哥!你当撒泡尿把我放了行不?”

    陈重笑了笑说道:“以后还找不着夏玲玲麻烦了?”

    夏玲玲看了陈重一眼,俏脸一红,没想到陈重今天搞这么大的阵仗,居然就是为了她的这件私事!不由的心里对陈重有点别的感觉悠然而生。

    张德彪跪在地上头如捣蒜,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刚才说的话都是屁话,对不起对不起,夏玲玲你就是我姑奶奶,以后我见了你躲着走!”

    夏玲玲笑道:“好!以后别来烦我了啊!”

    张德彪眼泪都下来了:“不敢了不敢了!”

    这里离家不远,陈重让夏玲玲和张蓓蓓先回家,让张德彪给自己倒啤酒,张德彪脸被自己抽的红红的,也不敢坐下,就讪笑着在旁边像个大太监似的伺候陈重。

    陈重笑了笑:“坐下,陪我喝两杯?”

    张德彪现在还没搞明白陈重要干什么,立马又哭了:“陈大哥,你饶了我吧,我不玩了,我认怂还不行吗?”张德彪心里还骂,妈蛋啊!谁知道这是个天杀的,一言不合就叫了十辆车的特警来,这能是对手吗?陈重还不是想怎么玩他就怎么玩他?

    陈重笑道:“别害怕,坐下,听说你是做生意的?我也想在这里做做生意,你有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没有?”

    陈重其实还是想先融入东北这里,然后打探消息,张德彪见陈重说这个肿了的脸上笑道:“大哥,你早说你想做生意啊,我是这里商贸会的副会长,还认识点人,也有门路,你想做啥生意,我给你引道,保准赚钱!”

    张德彪见自己表忠心的时候来了,他也是个识时务的人,陈重这身份能简单的了吗?这么条大粗腿现在不报什么时候抱?

    陈重笑道:“恩,赚点小钱就行的,我初来乍到,东北这地面上有没有啥大点的势力或者家族啥的?”

    张德彪见陈重打听这个,知道陈重是认真的,当下胆子也大了点,给陈重倒上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详详细细不敢有隐瞒把自己知道的和陈重说了一遍。

    东北这地方,其实原先是有个三个大省,现在合三为一了,根据实力排行,这地方原本有四个龙头家族。

    陈家这几年发展很好,商界政界都有大靠山,很稳,隐约已经是排名第一的家族了。张德彪说道陈家笑道:“一笔不写两个陈,大哥你也姓陈,不是陈家的人吧?”

    张德彪怀疑陈重是陈家哪个外出归来的子弟,陈重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不是,张德彪嘿嘿笑道:“那我直说了,陈家大小姐陈蔓蔓现在到了婚嫁年龄,长的又漂亮,我以前远远看到过一眼,哪个水灵啊,谁要能娶到他,这半个东北就是他了!”

    陈重笑了笑原来飞机上那个陈蔓蔓就是陈家的大小姐,怪不得与众不同,继续问道:“那排名第二的呢?”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