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7章 炸天帮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其实也是修真人士,但是老家不在这里,不久前才到了东北的。”

    张文才和林飞这才释然,怪不得这个陈重有这么大的本领能治好张文才的腿,还有能那么轻松的接下林飞那一掌。

    唯独林飞还有点不甘心的说道:“你叫陈重?我以前没听过你的名字,是哪个宗门的吗?”

    陈重哪有什么门派,随口胡乱编了一个:“我是炸天帮的”

    炸天帮?

    林飞:“……这名字没听过啊,你究竟是什么实力了?”

    肯定没听过啊,叼炸天的炸天,陈重笑了笑回答道:“境界吗?这个不方便说。”

    林飞:“……”林飞心里琢磨这个陈重什么都不说,是不是看不起他啊?当下林飞就要自报家门和陈重挣个高2低,张文才老爷子打圆场,笑呵呵的说道:“没想到你们都是修真人士,那怪不得本领这么神奇,能肉白骨,要不是今天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我都不敢相信,没想到这样的境界真的存在。”

    张文才老爷子对陈重高看一眼,这让林飞有点不爽,林飞是修真人士不懂,但是张文才这个在社会上打拼了这么多年的人不懂吗?一个这样有本事的人能去卖二手房?之前还做过医学界最高级别的医生—御医?

    张文才笑呵呵邀请陈重张德彪一起出去继续吃饭,而且就坐在他身旁,方便聊天讲话。

    大家看到张文才原本那只走动不方便的怀腿居然恢复的完好如初,震惊无比,震惊过后,情况都反过来了,原本没人理会的陈重和张德彪,现在变成了香饽饽,不断的有人过来敬酒,问病是怎么治好的。

    更有厉害点的,想要重金请陈重回家看病,陈重笑道:“想要买房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已经不做医生好久了,今天也是看到张老爷子觉得投缘所以才动手治疗的,大家还请多见谅。”给这些人留了名片,把他们打发了。

    张文才见陈重不卑不亢,心里有点喜欢这个小伙子,和陈重多碰了几杯,问道:“你老家是哪里的?娶妻子了吗?”

    陈重笑了笑:“老家是辽东农村的,曾经有过一个老婆,当时没钱,老婆和别人跑了。”陈重说的是实话,张文才却感慨万分,说钱是男人的腰,没钱腰就硬不起来,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样,腿断了都没钱去治病,和陈重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饭局到末尾,张文才还特意留了陈重的手机号,说今天的事情改天一定要好好感谢他,还对众人说:“以后想要买别墅,都去找这位小兄弟,这位小兄弟人不错的!”

    今天在场的都是张家商会下面的散户,平时也是以张文才马首是瞻,听张老爷子这么一说,纷纷叫了一声好。

    到了第二天,陈重刚进张德彪的公司里坐下,客人就络绎不绝,都是张老爷子的关系好,说要到陈重这里来买房子,陈重笑了笑,这个张文才老爷子没想到这么给力,昨天那番话一说,今天就来了这么多人。

    张德彪更是高兴的脸像朵菊花似的,安排公司员工给他们登记,看需要多大的房子,什么价位的,然后后面安排他们看房。

    张德彪恨不得高兴的在陈重脸上亲一口,笑道:“陈老大,跟着你混就是不一样,你看我这小庙什么时候来过这么多人?咱们就要发了!”

    陈重坐在老板椅上喝茶抽烟,现在到他这种修为,烟酒茶叶对他身体影响不大了,就是图个嘴里有个味道,笑道:“行,你做成了再说吧!”

    张德彪高兴给的应了一声,就开着他那辆二手奥迪出去看房源去了。

    陈重坐在这里打开电脑,无聊玩了会斗地主,张德彪手下的那个菲菲就看了看周围没人走了进来,菲菲笑了笑,甜甜的说:“陈哥,你忙啥呢?”

    “王炸!赢了。”陈重哈哈一笑:“没忙什么,怎么你有事?”

    菲菲把门关上,笑了笑说:“也没啥事,就是和你聊聊天呗,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在这里陈重还真没有女朋友,空姐张蓓蓓和夏玲玲顶多算朋友,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陈重笑着看了看菲菲一眼:“没有啊,怎么了?打算给我介绍女朋友啊?”

    菲菲笑了笑,手撑在桌子上也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行啊!我把我自己介绍给你吧。”

    陈重抬头看了一眼菲菲,别说菲菲长的还行,身材不算出众,但也不算太差,二十六七岁的模样,就是胸有点小,嘿嘿,陈重调侃道:“行啊,你敢当我女朋友吗?”

    菲菲笑道:“陈哥你才来几天,就给我们公司带了这么多生意,真是有本事。”

    陈重笑了笑说道:“也是占了你们公司的光,我孤家寡人一个,赚多少够花就行了,这段时间要是赚钱了,我就让张德彪给你们一人一个大红包。”

    菲菲笑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对了陈重,差点把正事给忘了,我前几天接了一套房子,这房子有点邪性。”

    邪性是东北话,就是说有古怪的意思,陈重听有正式,转过身来,正色道:“怎么邪性了?你说说看?”

    菲菲说道:“说来也怪了啊!那房子听原来房主说,本来是要卖的,谁知道换了好几家中介公司都卖不出去,我打听了一下也有付了定金在里面住过的,但是第二天都搬走了,把定金也退了,但是房主不说问题是出在哪,那些人也不说,这房子我不敢去,要不你陪我去看看?”

    这么邪性的吗?陈重心里盘算会不会是和什么灵物有关系?他体内的玉棒老头也笑道:“也有可能是天材地宝成精了作祟,小子去陪着这个小美人看看去!一看不就知道了吗?”

    陈重笑了笑对菲菲说道:“走吧,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去。”

    陈重开着车带着菲菲说的地址前往,到了地方,菲菲指了指其中一栋房子:“就是那一间。”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