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8章 乌桃木
    陈重顺着菲菲的手看过去,这地方也是个别墅区,是独门独院的一个房子,放出神识感觉了一下,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灵气显示的东西。

    陈重好奇的跟着菲菲拿了钥匙开了门,别墅里面有个小院子,里面原本应该有个喷泉小水池,但是水早干了,草地也没有人修剪,一片萧条的景象,加上今天天有点阴,别说还真有点鬼屋的感觉。

    菲菲开门的时候手都有点发抖,半天没打开门,陈重拍了她一下肩膀,菲菲吓得尖叫起来缩进了陈重的怀里。

    陈重安慰道:“是我啊,有我在,别害怕,我来开。”

    “哦。”菲菲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从陈重怀里钻出来,陈重拿着钥匙是开了门,里面倒是挺凉快的,一股小风吹来,陈重四下看了看,甚至开了透视眼,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很正常啊,就是这房子背影,没有什么阳光罢了。”陈重喃喃的说道,菲菲一直在他身边拉着他的生怕,生怕房子里突然出现个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别说菲菲穿着那种女性的职业西装,倒是看不出来身材有多好,这么一靠,两团柔软就靠在了陈重手臂上,还挺有弹性。

    陈重怕再待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犯错误,说道:“好像挺正常的,咱们出去吧?”

    就在陈重要出去的时候,突然感应到自己空间戒指里有个东西动了动,陈重心里一动,让菲菲先出去,自己假装要上厕所,菲菲本来就不想在这个阴森森房间里待着,如释重负跑了出去,“我在车上等你啊!”

    “好!”陈重答应一声,等菲菲出去,从厕所里走出来,神识进了自己空间戒指里,发现有一个东西正在闪光,这东西有点像是木头,灰不溜秋的,亮的时候是金色的,陈重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以前空间戒指里可没有这东西。

    他想起来了之前在蓉城暗修罗门宗主的山洞里收获的战利品,这是那一堆里面的其中一样,这根木头上倒是有很浓郁的灵气,难道这根木头有别的玄机吗?

    陈重从空间戒指里取出这根木头,谁知道这木头到了这个房间里闪的更厉害,金色的光芒也变得更加耀眼,陈重心里琢磨这是怎么回事呢?

    “卧槽!小子,这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陈重身体里的玉棒老头一声惊呼:“这东西来头可不小啊!”

    陈重:“……不就是根奇怪的木头吗?老前辈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暴殄天物啊!这东西确实稀奇,你知不知道西王母瑶池?”

    西王母瑶池?陈重只在神话里面听说过:“这根木头和那里有关系吗?”

    “不错。”玉棒老头点了点头:“这东西是桃木,就生长在西王母瑶池边上,你知道蟠桃宴吧!”

    陈重心里一动,这个他听说过,孙悟空不是还大闹过蟠桃宴吗?因为偷吃蟠桃,又喝了酒大闹天庭,连弼马温那个小官都丢了?

    “这根乌桃木以前应该就长的那种蟠桃,老夫当年也曾悄悄混进去过,这一根树枝只能长出一颗蟠桃来,但是一颗蟠桃就能提升一甲子的真气,当真是天下第一灵物。”玉棒老头回忆起当年,也是感慨万千。

    陈重好奇道:“那这乌桃木有什么用,它现在一闪一闪变成金色,究竟有什么含义呢?”

    玉棒老头摇头说道:“这乌桃木久而久之就有了仙气,已经不属于灵物的范畴,而是仙物了,它不会死,可以万年不朽不死,坚硬如铁,如果能制成武器,又轻又硬,当真趁手,天上那帮老道士都用的它做的桃木剑,你就知道有多厉害了。但是人间却找不到能给它塑造形状比他更坚硬的东西,所以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它目前的模样,应该是和某种东西有了感应一般,说不定能让它发出感应的东西就在这间大屋里,你可以四下走走看看,走到它光亮最大的地点,那东西应该就在附近了。”

    陈重点了点头,没想到这根如果不发光就灰不溜秋的木棒居然能用来当武器,开始握着这根木棒在这栋别墅里面走,心里琢磨:“不会是仙界的蟠桃吧?吃了会不会直接修成圆满,进入渡劫飞升呢?”

    玉棒老头笑道:“你想什么好事呢,这乌桃木不会断不会死,但是那桃子可放不住,说到底还是一颗带着仙气的水果,估计早就化成粉尘了。”

    陈重笑了笑心说也是,发现这乌桃木走到二楼就没有什么金色光芒了,变得灰蒙蒙的,回到一楼金光又开始乍现,但是一楼的地板都是死的,陈重这才拍了拍脑袋,意识到这个别墅还有地下室。

    陈重拿出钥匙,走到地下室打开了地下室的门,里面堆放着一些以前的杂物,大概有二十来个平米,陈重手里的乌桃木变得不再闪烁,而是那种耀眼的金色,甚至还有点微微震动,像是有点激动即将要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

    陈重翻了翻这里面的杂物,多数是些不要的鞋子之类的,书柜什么的,把鞋子盒子提到一边,陈重捂住口鼻又去翻看书柜里面,就看到一个绿色的小亮点从书柜里跑了出来,在地上跳了跳,周围的风就突然浓烈了起来,风刮过还有一种恐怖的声音,让人心生害怕之意。

    陈重倒是不害怕,仔细看那东西,那东西好像是个小人,那个小人见陈重不害怕,开始急速在这个狭小的地下室里来回碰撞,冲着陈重的脸就来了,陈重不敢含糊用手一挡,那个小人就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你欺负我!你欺负我!知道我是谁吗!……”

    她身上的绿色的光芒淡了一点,陈重蹲下来看了看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小人,小人身上穿着一件像是绿色叶子做的衣服,是个女人,十六七岁的豆蔻年华,树叶仅仅能遮住她身上的关键部位,长的有鼻子有眼,五官精致,倒是个小美人啊!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