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5章 万千剑意
    张文才和陈拾千看到这个人似乎对他们没有敌意,而是冲着陈重来的,张文才提醒道:“林飞还没回来,这个人肯定棘手,陈重小兄弟要小心啊!”

    徐拾千也是紧张的看着陈重,刚才两人这么一照面,一出手就知道两个人都不是寻常普通人了。

    陈蔓蔓其实是最惊讶的,没想到陈重居然有这么高的身手,而且看起来像是他们家族背后的那种修真门派里的面的高手!

    那个人怪笑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别问是谁了,死人知道那么多干什么?”

    说完,那个黑衣人一动,下一秒身形就到了陈重眼前,手里那种匕首让陈重有点忌惮,上面的阵法看样子还能引爆,陈重右手一翻,一根黑色的乌木棍子就出在他手里,重重一挡的一瞬间,陈重身上的真气全部迸发,硬生生把那个人碰撞出去十几米远,才慢慢停下了身形!

    卧槽,这个点子有点棘手啊!黑衣人看了看陈重手里的那根木棍笑道:“这是什么武器?从哪摸了一根树枝出来就和我打?这么寒酸?”

    陈拾千和张文才也注意到陈重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根奇形怪状的树枝,更加确定陈重是修真者无疑,谁能莫名其妙就变出东西来?但是刚才那匕首的威力大家都见识过了,陈重拿出根木棍来应敌,是不是有点托大太儿戏了?

    陈重这根木棍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之前发现那颗仙界桃木枝,这东西陈重体内的玉棒老头说过不是凡物,所以陈重今天有心先拿出来试试,否则光是放出威压就可以把面前这个元婴期圆满的人轰制成渣!

    陈重笑了笑说道:“是不是树枝不用你说,倒是你手上光握着一个匕首的把干什么?要用刀柄杀了我吗?”

    这个黑衣人低头一看,自己手里原本寄希望于的带着阵法的匕首居然断成了两截,另外一截在刚才的碰撞中掉进了草地里,他现在手上就只握这一个匕首的刀把而已!

    黑衣人咬了咬牙,没想到陈重手里的那个武器看起来不起眼,也毫无灵力,居然有这么大的强度,黑衣人右手一翻,手中又出现了一枚黑色匕首,这种匕首是他宗门制作的武器,很稀少,所以他这次出来,也只带了三把就知道弥足珍贵,所以这是他最后一把,花了这么大代价,不管怎么样,都要杀了陈重才行!

    “老子杀了你!”黑衣人抬起匕首就冲了过来,似乎就像是一道黑影,不知道是什么宗门的身法这么诡异,明明是元婴圆满的修为居然硬生生的提升了一阶的身法!

    陈重笑了笑:“太弱了。”

    他刚才把真气试着灌入了手中的仙桃木枝中,发现自己的灵力居然能注入仙木属性的桃木枝里?而且延展出去的真气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身体里面的灵力真气像是被抽取了一样,全部疯狂涌向了仙桃木枝里面!那枝桃木枝都变的金光熠熠绽放出如同烈阳一般的光芒!

    整个高尔夫球场仿佛都被它所点亮!

    陈重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和仙桃木融为了一体,产生无穷尽的剑意!

    陈重抬起手,慢慢举起,冷冷的说道:“天不生我陈重,剑道万古如长夜!”然后一剑斩向了那个急速奔来的黑影!

    这一剑,一剑东来,万剑归宗!

    只见金光炸裂开来,一瞬间充斥着所有人的眼睛,在这一刻失明了!

    等到风吹过,陈重的手拿着仙桃木斜斜指向地面,只见面前再也没有了那个黑衣人,剩下一些衣服的碎片和碎肉,这个刺客被陈重的真气和无穷剑气化为了碎片!

    张文才和徐拾千从地上站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场中矗立的陈重,这还是人所能达到的力量吗?陈蔓蔓心里也是震惊不已,陈重果然不是普通人!

    只见陈重慢慢转头回来,风吹起他衬衣的衣角,陈重微笑道:“抱歉,让几位受惊了,这个人是冲我来的。”

    张文才和徐拾千感慨万千,说没想到世界上还真能有突破人类极限的人,他们虽然以前也见识过一些修真宗门的高手,但是能到陈重这个境界的几乎没有。

    陈重笑了笑不说话,体内的玉棒老头倒是笑道:“那可不是,刚才要是外界危机再大一点,说不定你就能接着仙桃木的仙气再进一级,就是踏破虚空更上一层楼也说不定!”

    陈重惊讶,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右手一翻,桃木枝收回了空间戒指里面,这是张文才和徐拾千才注意到陈重右手上有一个枚古朴的戒指,知道这不是凡物,几人又忙去找林飞,林飞受了不轻的伤,看到张文才几人无恙,才感谢的看了看陈重,接着不知道用什么发了信号,来了几个修真者把林飞接走估计是去疗伤去了。

    “小兄弟,你这一身修为是怎么来的?”陈拾千吃饭的时候再也忍不住问陈重,陈重笑了笑倒是没有隐瞒说道:“其实我原先真的只是一个医生,也是因为有了一些奇遇,有了今天的境界,不过没想到东北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我要不是仗着修为高一些,恐怕这会也是难保了。”

    张文才起了拉拢之意:“陈小兄弟,要不然到我这里来任职吧,东西你随便开。”

    徐拾千笑道:“张老爷子,你怎么能夺人所爱呢?是我先有了这个意思的。”

    对着陈重,两个东北大佬都丝毫不让,陈重笑道:“我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还是一个人吧,当然如果需要有帮助的地方,也可以尽管开口,只要不违反天道我尽力而为。”

    两人都听出来陈重婉拒之意,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得徐徐图之,所以也不着急就叉开了话题。

    徐拾千看了看陈蔓蔓心里一动,说到:“蔓蔓,你去拿瓶好酒来,我想和张老爷子还有这位小兄弟好好喝几杯。”

    陈蔓蔓乖巧的点了点头,在她老爹陈拾千面前倒是没有那种高冷,变得很乖巧的模样,陈重笑了笑,陈蔓蔓就离开了包间,徐拾千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不瞒张老爷子和陈小兄弟,其实我活不了太久了,我也想办法找到了修真宗门的高手,他们用真气帮我续命,但是也只有两年时间可活了。”

    “什么?”张文才其实和徐拾千没有矛盾,两人甚至惺惺相惜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没想到徐拾千岁数不大,居然不行了?

    徐拾千说道:“其实我是癌症,就是苦了蔓蔓,她妈妈走得早,我以后也不能照顾她了。”

    说着徐拾千有点动容,这么一个历经江湖风雨的男人居然也红了眼圈,陈重淡淡笑道:“其实癌症也不是不可以治疗。”

    徐拾千摆了摆手:“我看了很多全中国最权威的医生,他们都说情况不乐观,你别安慰了我小兄弟。”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那些医生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