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1章 张蓓蓓回来了
    陈重心里感慨,这个地方的别墅至少几千万一栋,陈拾千轻轻张口就是一栋别墅,就知道陈家的实力有多雄厚了。

    和陈蔓蔓当邻居好像也不错,可是张蓓蓓回来看不见他怎么办?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吧,等到张蓓蓓回来,和她说一声才行,张蓓蓓当时也是好心让陈重住在了自己家里,不能不声不响的就走了。

    陈拾千听陈重说明了原因,笑了笑也不介意:“没事随时欢迎你过来,这两天我就让人把别墅收拾干净,你和蔓蔓也可以住的近点。”

    陈重笑了笑离开了陈家,陈蔓蔓见陈重走了才敢从房间里走出来红着脸问道:“爸,你刚才问陈重了没有,他答应了吗?”

    陈拾千苦笑道:“我的乖女儿啊,他没答应也没有拒绝,陈重虽然好,我怕他是长鹰击空,不会在这里久留的,不过爸爸肯定会有办法的。”

    刚才在密室里的一番对话陈拾千也算听出来了,陈重来东北是有目的得,陈重不是徐洋那种笼中鸟,会在这个小地方待一辈子,陈重的目标恐怕会更远大,不是一个陈家能够羁绊的了他的步伐的,但是他也要努力争取,怕让自己女儿陈蔓蔓失望。

    陈蔓蔓点了点头笑道:“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了。”说完又是俏脸一红,她对陈重的爱意现在就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了,陈拾千哈哈一笑,带着女孩回到家里准备给女儿传授一下如何和陈重这样的男人相处。

    陈重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正在洗的时候,门就被推开了,张蓓蓓看到陈重正在洗澡尖叫一声:“色狼啊!”

    陈重苦笑:“我应该说你色狼才对啊,是你偷看我洗澡,不是我偷看你!”

    张蓓蓓连忙关了门,红着脸埋怨道:“我想上个厕所,谁知道你在里面啊,玲玲呢?”

    陈重边洗边说:“夏玲玲飞航班了,可能要几天时间吧,我今早送她走得。”

    “哦”张蓓蓓答应了一声,脑子里都是陈重刚才那一身健硕不夸张的肌肉,还有当中央那根长长的东西,怎么可以那么长?男人都是那么长的吗?

    张蓓蓓想到这里连忙啐了几口,心说自己这是胡思乱想什么呢?

    陈重洗完澡出来,张蓓蓓到楼上卫生间去了,张蓓蓓回来也换了一身舒服的睡衣看到陈重正在做饭,笑道:“呀,这么贤惠,这几天也是你给夏玲玲做饭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陈重怀疑这房间里装了摄像头的话,那上次自己和夏玲玲那一晚不就被拍下来了吗?

    张蓓蓓笑道:“我怎么不知道啊!夏玲玲那么懒,做饭又难吃,肯定是你做饭的。”

    陈重轻松的笑了笑:“原来如此。”

    张蓓蓓说道:“这么贤惠,不知道以后哪个女人有福气能嫁给你啊,那可就幸福了。”

    陈重笑道:“你嫁给我啊!”

    张蓓蓓一下红了脸,不知道怎么又想到陈重洗澡的画面,俏脸一红没说话。

    张蓓蓓和夏玲玲不一样,夏玲玲喜欢出去玩,张蓓蓓喜欢宅在家里,然后生活作息也很好,晚上喜欢散散步,早上要出去慢跑,不过从这里就能看出来,张蓓蓓有更好的生活习惯,晚上吃完饭,陈重陪着张蓓蓓在外面散步,这会真是夏天,还有个人工湖,这里还挺凉快的,散步的人也多。

    走大人工湖边上,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有人落水了!”

    这个人工湖还不浅,陈重皱了皱眉头抬头一看,果然有个女人落水了,好像不会游泳,陈重没有二话,一个猛子钻进水里,他的水性很好,很快就把人救上来,但是这个女人吸了好多水,陈重又用心肺复苏,只要是心肺复苏没有效果,就准备再利用真气就救她。

    但是心肺复苏起作用了,女人很快就苏醒过来,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跑过来一个小孩让陈重破灭了希望:“小孩都有了啊!”陈重抹了抹脸上的水笑道。

    旁边的张蓓蓓笑的直不起腰,陈重这家伙难道还想来个英雄救美,两人还能继续发展?那个女的都三十了,肯定结婚有小孩了啊!

    这个女的和家里人对陈重连连感谢,陈重笑了笑说没事,医生救人救命是应该的,都是分内之事,几人还想着请陈重吃饭,被陈重回绝了,还是张蓓蓓为陈重解了围:“他身上还湿漉漉的,等会得感冒,我先带他回家换个衣服吧!”

    那家人连连说是,女人还笑道:“小姑娘,你这男朋友真不错,又会医术又温柔体贴,你有福了。”

    张蓓蓓想解释,那女人带着家人已经离开了,陈重哈哈一笑说道:“走吧,女朋友,咱们回家睡觉觉了。”

    “去死!”张蓓蓓脸红了一阵,和陈重又回了家,陈重换了衣服,张蓓蓓为他熬好了姜汤,陈重裹着薄薄的被子笑道:“你喂我。”

    其实以陈重的身体,那点寒气可以忽略不计,只要他轻轻发功身体上的水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他偏不,好不容易有个女人照顾自己,不享受一下这种温存才是浪费呢!

    “行!”张蓓蓓拿着勺子摇了一勺姜汤笑道:“陈重你不知道你自己什么时候最吸引人?”

    陈重笑道:“洗澡的时候?要不然你怎么非要偷看我?”

    张蓓蓓红着脸:“呸,才不是呢,谁要偷看你?……是你治病救人的时候,特别专注的时候,感觉有一种让人很踏实的感觉,哪怕得了在恐怖可怕的疾病你也能治好。”

    张蓓蓓说这句话的时候,漂亮的大眼睛里水汪汪的,陈重心里一动,这姑娘怕不是动了春心吧?

    陈重正要说话,张蓓蓓手机响了,张蓓蓓就去接电话去了,没能继续对话,陈重表示遗憾。

    张蓓蓓说道:“明天吗?可是我才回来啊,那好吧,我也好久没见您了,我这次出国还给你带了些国外的特长一起给你拿回去。”

    张蓓蓓挂了电话笑道:“明天家里人叫我回去吃饭,你去不去?”

    陈重笑道:“以什么身份回去,你男朋友吗?”

    张蓓蓓呸道:“什么男朋友,我家里人说要给我安排相亲啊,我明天还得回去应付一阵,好辛苦的。”

    也是张蓓蓓也是二十六七岁了,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