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4章 女人?
    陈重看着林飞苦笑,心说你倒是帮我解释解释啊,我是那种占便宜的人吗?

    但是想要把他留下来是不可能的,陈重这一生不弱于人,想去哪里想到哪里不是来去自由,现在别人随便按了一个罪名在他头上,就能把他留下?

    陈重笑了笑:“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里是留不住我的,山门前有机关吧,不管是什么样的机关,我不会开,但是只要一掌下去,恐怕神仙来了都留不住我!”

    “好个狂妄的小子!”里面的人生气的说道:“把他留下!我要亲自责罚他!让他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看看你究竟要怎么离开?!”

    林飞说了声得罪了,当下抬起一掌,就朝着陈重胳膊打来。

    陈重微微一笑,身上威压全开,这个长影门的宗主把他彻底激怒了!当下林飞只觉得浑身一震,这一掌的真气尽数被散尽,整个人就仿佛中了迟缓术一样,慢慢的前行,等到他的手掌拍到陈重所在的位置的时候,陈重已经一跃而起,没有朝着山门而去,而是如同一道风踢开了小竹屋的门,嗖的飘身而入!

    一个穿着红裙的一头乌黑秀发的女人看到陈重,脸色大变,没想到陈重境界这么高?居然还有威压!

    陈重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那个怪怪的声音居然是个女人?但是身形不停,带着无语伦齐的气势冲着女人而去!小竹屋里面的摆设就像被一阵强风向两边吹开一样,桌子椅子花瓶花盆都被陈重身上的真气起劲吹落在地啪啪碎裂一地!

    女人不敢轻敌,当下也是威压全开,抬起芊芊玉手,手变成爪,一爪朝着陈重面门而来,陈重微微一笑,身形在空中急速扭转,避开这一掌的掌风,女人心说坏了,再想变招,陈重已经到了她眼前,陈重手一抄把女人牢牢的按在桌子上,浑身真气如同**大海,肆意迸发,很久没有这样试过,陈重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没想到已经这么充沛了,就好像是用不完一样,不禁的把真气释放到最大,觉得无比快意,按住女人扬天长啸一声!

    这一声长啸震天动地!整个山涧上的碎石好像都被震了下来,地动山摇就像是陈重下一秒就要把这里摧毁了一样!

    这和他的修为境界是分不开的,到了化神期,真气就如同**大海,而且会再生,这是无法比拟的,在加上陈重面对外面的普通人群,或者对战的时候又普通人在一旁,所以没办法展示全部实力,今天到了这里,陈重却可以全部激发,不得不说光是真气全开,陈重已经能开天辟地,分金裂石了!恐怖如斯!

    女人被陈重按在桌子上,见外面地动山摇,陈重又是仰天长啸,耳膜都快被震破了,感觉自己胸口气血翻涌,她离这啸声最近,受到的影响最大,觉得胸中烦闷,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在这种威压和陈重的气势下,女人本来想反抗的心也没有,伸出手说道:“不要……不要破坏我的宗门!”

    陈重微微一笑,身上气势不减问道:“怎么,你现在还想把我留下来,严刑拷问吗?”外面的林飞已经倒地不起了,喊道:“陈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不要伤害我们的宗主!”

    女人嘴角带着血说道:“不留你了,你走吧!”

    陈重笑道:“你让我走?我偏偏还不走了!我要教训你不知道好歹,那副藏宝图确实不是我要找的那一副,我陈重作为好男儿行走天地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说出去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什么时候反悔过,你这次诬赖我实在是让我生气,我要教训你了!”

    陈重高高的抬起手掌,红裙女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要是拍下来,饶是以她分神期的修为恐怕也要变成一具死尸了吧?

    但是谁知道陈重嘿嘿一笑,就听小竹屋里响起了一声清亮的巴掌声!

    “啪!”

    红裙女子觉得臀部火辣辣的疼,但是睁开眼睛一看,自己没死?回头一看,陈重正在用巴掌招呼自己翘翘的屁股,他说的惩罚就是这个?不是杀了她啊?

    “让你这么嚣张!”陈重又是一巴掌拍下来,说轻不轻,说重不重,但是红裙女子有一种很羞耻的感觉,俏脸涨的通红。

    “让你诬陷我!”陈重又是一巴掌打在女子屁股上,别说这修真宗门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因为常年锻炼的原因,肉很紧致,拍一下居然还颤巍巍的动两下。

    红衣女人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堂堂一个修正宗门的宗主居然被这个陌生男子这样教训,以后还哪有脸面教训弟子?!陈重来回拍了几下,感觉的一下手感,心满意足的把女人扔在一边哈哈笑道:“好了!我要走了!”

    陈重大步流星朝外走,看到地上的林飞,笑着说了一声:“交易还是要做的。”陈重对着林飞说了一句:“得罪了。”从林飞手里取下了星辰戒,但是原本属于陈重的东西他没拿,就当是用那三件东西交易这个星辰戒了。

    陈重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事,回头看着小竹屋里趴在桌上有点泪痕的女人说道:“对了,以后不要这么凶,动不动要别人命什么的,说不定会有男人要你的!”

    然后哈哈一笑,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红衣女人觉得屁股被这个男人拍过,浑身又麻又痒,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涨红了俏脸大骂道:“陈重!我就是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

    陈重的声音远远传来:“恭候!”

    地上的林飞这时候才能动弹,忙去扶自己宗主起来,没看自己家长影门的宗主都已经哭了吗?

    “宗主,你没事吧?其实我们也不算亏,这个人说了交易把东西都留给我们了。”林飞小心问道。

    “滚一边去!”女人推开林飞的手恨得牙痒痒,这个陈重哪壶不开提哪壶,她以前被男人伤害过,所以一直在没有合适的对象,对男人都是恨之入骨,陈重走得时候还诅咒她不会有男人喜欢他,还打她的屁股,绝对是对她此生最大的羞辱!

    女人咬着牙说道:“从今天开始,长影门上下,见此人必诛杀之!”

    林飞心里苦笑,这陈重实力还在宗主之上,恐怕是前所未见,估计就离那所有修真者的梦想估计只有一步之遥的人,这样的人像他碰上能有活路吗?

    刚才陈重仅仅是开了威压,这里就差点毁于一旦,林飞知道陈重这还是收了手的,看在陈拾千的面子上,给他们长影宗留个了完好的地方,宗主说这些话但愿只是气话吧,否则就是有十个长影宗恐怕也不够陈重毁的。

    陈重开着林飞的车回去,美滋滋的看着手上的星辰戒,虽然藏宝图碎片没有线索,但是好歹也有了意外收获,不算白来长影宗一趟,准备空闲的时候研究研究星辰戒。

    这时他的电话就响了,是张文才张老爷子打来的。

    “喂,张老爷子,有什么事?”

    张文才笑道:“小陈,忙不忙?不忙的话,来我们家里吃饭吧,我们爷俩好好喝一杯。”

    陈重想了想今天碰到的事情,还有这星辰戒,说不定在东北生活时间长的张文才会有些见识,一口答应下来,问了地址就开着车去了张文才家里。

    陈拾千家在南城,张家是在北城,不是那种别墅区,都是一个个的二层楼小院子,院子里还有自己种得蔬菜,挺接地气的。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