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6章 徐家家主
    陈重假意转身,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三根银丝,不敢当着所有人面取出来,那太吓人了。

    他好歹是个医生,不是变魔术的,所以不用搞那么多花样。

    但是该展示水平的地方也不用客气,陈重用手指轻轻一弹,三根银丝就缠绕在她姑姑老公的手腕上,这一手着实漂亮,张文才看了不禁抚掌赞叹了一声:“这一手着实没见过。”

    “哼,漂亮有什么用?这不过是花架子,能把出症状来才算是有本事。”张蓓蓓的姑姑翻了个白眼说道。

    陈重笑了笑没说话,反而用心去感受这个张蓓蓓姑父的脉搏。众人见他好像用心了,就不说话了,免得打扰他。

    过了约莫一分钟,陈重手一抖,三根银丝又尽数回到了他的手中,陈重笑道:“诊断出来了,但是这话有点不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说,不知道能不能我私下里这位姑父聊一聊?”

    他姑姑不乐意了,哼道:“有真本事就说啊?是不是不知道打肿脸充胖子?想要私下里求饶?”

    他姑父苦笑道:“老婆,你就少说两句吧……”

    他姑父这病确实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不过这个姑姑把陈重都逼到这个份上了,陈重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在这里说了,你可以当面和我质证一下看我说的对不对?”

    陈重停顿一下看了看那个姑姑说道:“这个病虽然不致命,但是对于男人来说这个病也是不好的事情,会导致过早衰竭,也有可能引发别的疾病。”

    陈重笑道:“这病就是肾虚!”

    肾虚?周围的人都震惊了!

    他姑父老脸一下红了,扭捏的看了看周围的亲戚,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是这个病。

    她姑姑惊讶了一会,也觉得面子上抹不开,自己的男人肾虚难道跟她没有关系吗?

    陈重见两人有点难堪,笑道:“其实这不算是什么难言之隐,只需要禁欲一段时间,让后吃一些补气补血的中药,慢慢调理,但是切记不要服用虎狼之药满足**,那样只会治标不治本,需要慢慢调理身体。”

    陈重接下来又说了几味中药给他姑父听,他姑父还连忙拿来纸笔记下来,点头称是。

    陈重笑道:“吃了我这幅药,然后禁欲,最多三个月,少了两三周就能看到成效,不过姑姑,你也不能对男人索取太多,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啊!”

    他姑姑胖脸红的像快要滴出水了,把头埋在胸前都不好意抬起头来。

    大家看了看这一对,他姑姑胖乎乎的,她男人反而越来越瘦,像是麻杆一样,这可不是女人把男人身子给掏空了吗?陈重说的有道理!

    张文才假装怒道:“傻闺女一天咋这么虎呢?这种私房事也要让陈重这个神医来诊断,给我丢脸丢到这里来了!”

    陈重和那个姑父连忙安慰老爷子让他别生气,这件事才这么揭过去了。

    陈重要走,张文才让张蓓蓓送陈重,说是送,其实张家的人还不知道陈重和张蓓蓓住在一起啊!要是知道这个惊人的消息,恐怕张文才明天就会大张旗鼓的给陈重还有张蓓蓓办婚事了!

    陈重和张蓓蓓到了家里,张蓓蓓才一下躺在了沙发上,说道:“真是笑死我了,没想到相亲对象居然是你?你到底是怎么认识我爷爷的啊?能让我爷爷高看一眼的这地方还没多少人,你才来多久啊?更别说挑孙女婿了,你到底是给我爷爷使了什么魔法了?”

    陈重笑着把自己认识张文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蓓蓓惊讶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给我爷爷治好腿的神医啊!我早就该想到的!”

    张蓓蓓以前飞行过程中下了飞机休息的时候都会给家里人打电话,上次回来之后,她就听他爷爷说过有个年轻人治好了他多年的断腿,简直是神了,而且也不知道怎么报答这个年轻人。

    搞了半天,就是要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女婿喽?

    想到这里张蓓蓓俏脸一红说道:“我们家里人多,今天你很难为情吧?”

    陈重笑了笑说道:“还行吧,不算难为情,毕竟我脸皮厚。”

    “嘻嘻!当真是脸皮厚!”张蓓蓓吐了吐舌头:“那咱俩以后怎么办呢?我爷爷要是问起来我和你有没有往前一步联系,我怎么回答?”

    陈重笑着楼了一下张蓓蓓的腰说道:“还能怎么回答啊!这都住到同一个屋檐下了,你要是告诉你爷爷,我估计张老爷子明天给我们办婚礼的心都有。”

    张蓓蓓红着脸拍开陈重的手说道:“去你的,没一点正经的,我去洗澡去了。”

    张蓓蓓进了洗手间反而没有洗澡,红着脸想要不然和陈重相这样相处着?等到哪一天说不定两人都有了感觉这件事就成了呢?

    张蓓蓓和舍友夏玲玲不一样,张蓓蓓是属于比较含蓄的女人,夏玲玲是属于热情奔放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从她对待陈重和张德彪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夏玲玲是果断利索的人,但是张蓓蓓做不到,她喜欢那种谈恋爱的感觉,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比较适合她。

    张蓓蓓打定主意,就打算不让陈重先占自己的便宜,考察考察再说。

    而与此同时,徐家的家主徐昊回来了,徐昊五十多岁,长的是浓眉大眼,国字脸,坐在沙发上正在一个个打电话:“老张啊,怎么回事?原材料价格怎么涨了?咱们不是说好了五年价格不变吗?”

    “好好好,多加点就多加点,但是这么高肯定不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多加一成吧!继续给我们供货吧!”徐昊挂了电话,皱了皱眉头骂道:“这个死瘸子,真是难缠。”

    徐昊挂了电话,又打了一个:“陈大哥,你好,好久不见啊!最近身体怎么样?”

    “好就好,蔓蔓最近也没见,要不然今晚我做东请你们吃个饭?”徐昊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东北排行第四的张文才的,这个电话打给的是陈拾千,陈拾千现在基本上已经放弃了和徐家的联姻,笑道:“饭就不吃了,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徐昊笑道:“知道陈大哥你在政界有人,最近徐家不知道怎么倒了霉了,公司和店铺都被查封了,还请老哥高抬贵手帮帮忙,当然不是白帮了,以后和我们徐家的生意,我们多让两成利给你们。”

    陈拾千挂了电话之后,徐昊接连又给商界政界的朋友笑着打了电话,这些电话没有一个不是没用的,都是商界政界的大佬,只要打通这些人,才能让徐家的产业继续运作起来,这就是徐昊这些年一直不敢挑战老大陈家的原因,他政界人不够硬啊!所以一直被陈家掣肘。

    徐昊把电话扔在一边,烦心的点了的一根雪茄,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都是什么玩意,没有利益关系一点口都不松,等我积攒够了实力,把你们全部灭了!”

    徐昊的眼神忽明忽暗,对身边的管家老魏说道:“老魏,去吧徐洋那个货给我叫过来。”

    徐家管家魏叔说道:“这次的事情少爷是有错,但是那个陈重确实不是普通人,少爷吃了亏,也受不了,你别说话太过了。”

    徐昊挥了挥手:“不用你说了,叫他来吧。”

    徐洋提心吊胆的进了房间,就看到自己老爹坐在沙发上死死的盯着自己,徐昊一脚就踹了过来,劈头盖脸的把徐洋骂了一顿:“你个废物,我不在这段时间给我惹出这么大的事来?你是想让徐家完蛋吗?”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