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7章 两女吃醋
    徐洋委屈的说道:“那个陈重真是太贱了,和我抢陈蔓蔓,现在陈家和张家都知道刺杀的事情是我做的了,陈拾千怎么可能把他宝贝女儿嫁给我啊!要我说我们实力积攒的差不多了,直接灭了张家和陈家算了!”

    徐昊气呼呼的坐下来松了松领带说道:“还不是时候,那个陈重是什么来历?查过了吗?”

    魏叔连忙说道:“查过了,这个陈重以前最早是个县城里的小医生,后来进了省城医院,然后一步步的进了长安的御医院,据说和龙组有点关系,但是还没查实,不过他境界不低,那天那个立仙宗的刺客是元婴期的高手,陈重最起码在他之上。”

    徐昊点了点头,皱起了眉头:“龙组?元婴期之上?确实很扎手。立仙宗那边是什么意思?”

    徐昊显然是要让他们徐家背后的修真世家立仙宗和这个陈重起冲突,顺带手收拾了张家和陈家,但是这件事很复杂,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但是现在陈重这个人的出现,就是最好的导火索。

    魏叔点了点头说道:“立仙宗那边自然表示是不杀了陈重不罢休,不过立仙踪的宗主还在闭关之中,等到他一个月后出关,就是陈重的死期。”

    “很好!”徐昊的虎目中咋放出精光:“我们的势力培养的怎么样了?那个神秘人有消息了吗?”

    魏叔点了点头:“神秘人一直在暗中帮我们培养修真者,据说现在已经有了十几位的元婴期高手,如果假以时日,只需一个月,我们徐家也会有几十位元婴期的高手,到时候恐怕和其他几家联合起来也有一战之力!”

    徐家的家主徐昊认识了一个神秘人,这个神秘人一直穿着宽大的黑袍,但是却不以真面目示人,他要徐家的钱和天材地宝,却可以用一种紫色水晶帮助徐家在暗中挑选一些普通资质的普通人变成修真高手,这也是徐昊这段时间有底气想要和其他三大家族争一争的底气!

    如果陈重知道了这件事,估计会大吃一惊,紫色水晶,神秘黑袍人,不是和蓉城那个暗修罗宗一样吗?

    徐洋在旁边委屈的说道:“爸,你不知道那个陈重又多威风,为什么不送我也去修真?去立仙门也行,去那个黑袍人那里也行,不行就把我送到黑袍人那里吧!我短期就可以速成!可以为徐家出力!也顺带手收拾了那个恶心的陈重!”

    徐昊一巴掌甩在自己儿子脸上骂道:“你个不成器的东西,人家立仙宗的修炼都要靠实力慢慢累积,都是实打实。至于那个黑袍人,我信不过,虽然现在能给我们培养高手,但是我看过一次,那种紫色水晶太诡异了,你万一死了我们徐家怎么办?”

    徐昊就徐洋这么一个儿子,而且他见过黑袍人是怎么训练那些高手的,这些普通人要么就是无所事事的混子,要么就是徐昊花大价钱弄出来的死囚,那个人不断的催动水晶里面的一种黑气进入这些人的身体里,这些人似乎不断的吸收那种黑气,好像就能变得强大起来,但是也有一些不适应的,当场爆体而亡。

    所以徐昊不敢把自己儿子送给那个黑衣人,让黑衣人做实验。

    徐洋却不这么想,他嫉妒陈重,凭什么陈重可以修真他就不行?

    离开了徐昊的房间,徐洋开车出来兜风,想要放松放松心情,突然一道黑影就出现在他的车前面!

    这个黑影伸出手一下按在了徐洋的车前头,车子原本在飞速向前奔驰,但是这一下车子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就仿佛被那个黑影一只手拦了下来一样!

    徐洋吓得尖叫几声,面色如纸,缩成一团:“你要……你要干什么?……”

    这个黑影桀桀怪笑道:“你就是徐昊的儿子吧?我刚才听到了你说的话了,你是不是想变成修真者?”

    徐洋从已经变形的车子上跳了下来,惊魂未定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黑袍人嘿嘿笑道:“我想知道,自然就能听到,我可以帮你成为高手,可以和那个叫陈重的小子有一战的实力怎么样?”

    徐洋咽了一口唾沫,他其实很想答应下来,但是他老爹徐昊不让,他不敢。

    徐洋失望的说:“我老爹不让,还是算了吧。”

    黑袍人笑了笑:“好吧,我也不勉强,不过你要是想通了,可以来找我,我就在那个基地里,你知道的。”

    黑袍人说完这句话,转眼又不见了,徐洋松了一口气。

    陈重今天带着张蓓蓓出来玩,张蓓蓓喜欢看电影,不得不说这女人就是不一样,夏玲玲喜欢去打游戏机,张蓓蓓就喜欢安安静静的看电影。

    今天是上的一个新片,叫前任无极限,看得张蓓蓓到后面都哭了,陈重笑道:“多大的人了,这都是那些编剧写出故事来骗人的,你还哭了?”

    张蓓蓓笑道:“感人嘛,虽然知道是假的,但也很想哭,你看看我眼妆花了没有?”

    陈重借着电影的光看了看:“还真花了?”

    张蓓蓓惊讶道:“啊?那你帮我擦一擦?”

    陈重正在给张蓓蓓擦眼睛上的妆容,就看到他们俩背后做了一个人,正在看着他们,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陈重回头一看:“怎么是你啊?”

    陈蔓蔓冷哼一声:“怎么,我过来看电影也不行啊?”

    陈蔓蔓好几天没见到陈重了,在圈子里打听了一下,知道张蓓蓓回来了,还知道今天陈重和张蓓蓓到了这家电影院看电影,而且这家电影院就是他们张家开的,很容易查到了陈重和张蓓蓓的座位号,陈蔓蔓心里不是滋味,就特意安拍到陈重和张蓓蓓身后,想看看陈重和张蓓蓓有没有什么别的事情。

    还好,陈重和张蓓蓓进了电影院,也只是说笑看电影,直到刚才陈重给张蓓蓓擦哭花了的眼妆,这个动作实在是有点过于亲昵,陈蔓蔓忍不住气的咳嗽了一声提醒陈重。

    张蓓蓓不认识陈蔓蔓,但是以前见过,问道:“陈重,你和她认识了啊?”

    陈重苦笑道:“这件事说话话长,电影看完了,我们出去吧,等会再跟你说。”

    陈蔓蔓心里不是滋味,跟着出来说道:“陈重你去哪里?我让我爸安排你住在我们别墅旁边,你也不住,你是不是喜欢上你身边这个女人了?”

    张蓓蓓也回过头来看着陈蔓蔓,她现在还有点懵,这个陈蔓蔓以前不是老是和徐洋在一起吗?怎么听着醋味这么大?那不成陈蔓蔓现在喜欢上陈重了?这几天她不在变化这么大?

    陈重笑道:“不是你们想的这样,肚子饿不饿?咱们坐下来说话吧,你看周围的人……”

    两女看了看周围的人,周围的人都古怪的看着他们,陈蔓蔓点了点头说:“行,楼下就有个咖啡吧,我请你们吧。”

    陈蔓蔓故意走在前面,怕看到陈重和张蓓蓓亲昵的样子自己心里不开心。

    进了咖啡吧,陈蔓蔓直接亮了一下证件,这家咖啡吧的员工惊讶的喊了一声:“陈总经理!来视察吗?”

    陈蔓蔓看了看咖啡吧里的人说道:“给我清场,我要用这个地方和我的两位朋友说说话!”

    “好的!”员工就开始挨桌道歉陪着笑脸清场了,陈蔓蔓请陈重和张蓓蓓坐下,陈蔓蔓看了看张蓓蓓主动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叫陈蔓蔓,是陈家的陈拾千的长女,你是?”

    陈蔓蔓以前从来不用身份压人,但是她今天用了,是因为她在乎陈重,想要让张蓓蓓知难而退。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