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8章 北凉宗白子琢
    谁知道张蓓蓓没有那么多心机,以为陈蔓蔓就是自我介绍一下笑道:“我叫张蓓蓓,是张家张文才的孙女,刚刚飞了航班回来,没想到这么巧就又碰见你了。”

    陈重苦笑,这两个女人看似有意无意,但是火药味这就已经出来了。

    陈蔓蔓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张家的孙女,而且还是个空姐?这样陈蔓蔓的身份优势就没有了,陈家虽然是四大家族之首,但是张文才所在的张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实力上虽然弱了一点,但是名头上并不弱。

    陈蔓蔓放弃了用身份压人的方法,又说道:“没想到你是张家的人,为什么还要做空姐呢?怎么不去家里的企业担任职务?”

    张蓓蓓笑道:“当空姐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啊,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就是我的梦想,我家里人很多的,不用我去家族企业打理生意。”

    张蓓蓓反问道:“对了,陈大小姐,你和陈重很熟吗?”

    陈蔓蔓一股无名之火从心里升起,陈重明明之前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怎么又和张家的张蓓蓓在一起了呢?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陈蔓蔓虽然见过一次张蓓蓓,但是张蓓蓓那时候不显山不漏水的,还以为不过是个普通的空姐而已,似乎还没有当时在场的夏玲玲那么厉害,没想阿斗居然是张家的嫡系!

    这是个很强劲的对手啊!

    陈蔓蔓明明很生气却说道:“我和陈重算是挺熟吧,我爸爸的病就是陈重治好的。”

    张蓓蓓不甘示弱:“这么巧?我爷爷的伤腿也是陈重治好的?”

    两女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火花,陈重坐不住了,笑着插话道:“你们光聊天啊?叫点东西吃吧,我都快饿死了。”

    陈重苦笑着捂着肚皮,陈蔓蔓把经理叫来,点了这里不错的西餐,三人吃起来,陈重从中调和气氛这才好了一点。

    但是让陈重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女人之间的战争哪有这么容易就能够停止的事情?

    陈蔓蔓把牛排推到陈重面前温柔的说道:“陈重能不能帮我切一下牛排?我有点费劲。”

    陈重刚要说话,张蓓蓓就把陈蔓蔓的牛排放在了自己面前笑道:“我从小就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从来不靠别人,所以培养出来独立的能力比较强吧?蔓蔓姐,我帮你切。”

    蔓蔓……姐?陈蔓蔓是要比张蓓蓓大一点,但是也没有叫姐的地步吧?她有这么老吗?而且还有说自己从小就独立,这话的意思是说陈蔓蔓就是累赘喽?

    陈蔓蔓吃了一块牛排,面带微笑:“谢谢你啊蓓蓓妹妹,我虽然岁数大了点,但是妹妹你是不是最近老是飞航班啊,眼袋这么深,皮肤也不紧致了,我看着心疼。”

    陈蔓蔓还故意看了一眼张蓓蓓的胸前,张蓓蓓的也就是普通人的大小,她陈蔓蔓的身材可是要比张蓓蓓的好!而且皮肤也白一些。

    张蓓蓓怎么会听不出来陈蔓蔓话里的意思,咬牙切齿的吃了一块牛排:“哼,皮肤好有什么用,这几天我确实有点累,就是没休息好而已。我和陈重等会还得一起回家呢?陈重晚上帮我按按摩吧?”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简直就是在陈蔓蔓心里平地炸响了一颗惊雷!!!

    什么?一起回家?已经是住在一起了吗?还要按摩这么亲密的事情?

    陈蔓蔓狠狠地瞪了陈重一眼,现在不好当面问陈重和张蓓蓓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只好作罢,正要开口,陈重的电话响了。

    本来陈重就是如坐针毡,这个电话简直救了他的命一样,陈重笑了笑说自己接个电话,然后就跑了出来透透气,是张文才老爷子打来的,说是他已经向张家身后的北凉宗打听了那个藏宝图碎片的事情。

    北凉宗是一个传承很悠久的宗门,虽然实力在这四门中不算最强,但是却是一个最老的宗门,而且提供了一个非常有用的线索。

    陈重心里一凛,苦笑问道:“张老爷子,这张藏宝图碎片对我很重要,您佬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吧。”

    张文才笑道:“那你和我孙女的事情?……”

    陈重笑了笑说道:“张蓓蓓是个好女孩,但是也要看她自己的意思,所以……”

    张文才听出来陈重没有拒绝的意思,也知道是自己太心急了,笑了笑说道:“北凉宗有一个执事,叫白子琢,他这两天会主动找到你,把关于藏宝图碎片的事情告诉你。”

    陈重连连感谢,张文才又说道:“对了,小陈你是怎么得罪了长影宗的宗主的?这几天我们都收到消息了,虽然陈家没有动静,但是陈家背后的长影宗已经放出话来了,要在江湖上追杀你,谁能杀了你就是一件可以提升修为的上品法器。”

    陈重想起那个长影门的红衣女人来,苦笑着把交易误会的事情说了一遍,张文才说原来是这样,问陈重需不需要帮忙?

    陈重说暂时不用,那个长影门宗主虽然看不惯他,但是不至于闹到死地,顶多是在气头上所以放出了风声。

    张文才见陈重信心满满这才挂了电话。

    两女见陈重迟迟没有回去,吃完饭就走了出来,陈蔓蔓还想说什么,张蓓蓓就抢先一步挽住了陈重的胳膊说道:“陈重我们先回家了,蔓蔓姐我们就不送你了,拜拜。”

    陈蔓蔓都没来得及反应,陈重就被张蓓蓓拉到了车里,朝着陈蔓蔓挥了挥手算是说了再见。

    看着陈重的车离开,陈蔓蔓气的跺了跺脚,这个张蓓蓓居然敢这么气她?陈蔓蔓从小到大想要什么不是手到擒来?偏偏在张蓓蓓这里吃了瘪,她陈蔓蔓不服!

    陈蔓蔓心里盘算着自己还有什么能够吸引陈重的能够赢过张蓓蓓的,突然看到了镜子里自己姣好的身材和脸蛋,她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陈重她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陈重回到家,张蓓蓓就不高兴的问道:“你怎么和陈蔓蔓这么熟的啊?快点老实交代,坦白从宽。”

    陈重也没有隐瞒,把熟悉陈蔓蔓的过程说了一遍,他当时不过是看不上徐洋,但是没想到陈蔓蔓对他却起了心仪的心思,张蓓蓓点了点头笑道:“那好吧,我会和她公平竞争的,虽然你住在我这里,我也不会给你压力的。”

    张蓓蓓倒是个宽容大度的人,两人说笑了一阵,张蓓蓓去休息了,陈重这才盘腿坐在沙发上把最近的事情捋了捋,东北这个地方不像他想象的这么简单,这次去了陈家背后长影宗,就可以看出来已经有了那种修真门派的底蕴,虽然宗主只有分神期中期的实力,但是这地方难保不会有化神期的实力的人隐藏在其中也说不定。

    陈重知道实力的重要性,他能够自保活到现在,也是一直靠着实力,他想到这里,拿出那枚古朴的星辰戒,带在了自己手上,他的意识也进入了那个满是星辰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的星星还是波澜壮阔,按照它有的那种规律在运行着,陈重看了一会都没有看出什么门道来,不过就是很多星系在一起罢了,这里面真的有什么玄机吗?

    这是上古烛龙大神领悟得到的地方,自然没这么简单,陈重看了一会,只觉得目眩神移,只好又从星辰戒里出来,心里多少都有点失落,就像是空守着一座宝山却没有进入的钥匙一样。

    到了第二天,陈重没事去了张德彪的二手房公司,张德彪不见踪影正在忙,但是有个助理薇薇过了一会进来说:“陈哥,有个古怪的家伙说要找你,要不要让他进来?”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