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9章 打劫肚兜?
    “古怪啊?哪里古怪了?”陈重问道,他在东北有没有认识的人,怎么会有人指名点姓的来找他呢?

    “这个人是个男的,却是长头发,三十多岁的模样,说话古里古怪的,穿着也像是个古代人?”薇薇想了想说道。

    不管是敌是友见了再说,陈重让薇薇把这人请进来,果然进来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家伙拿着一把白色纸扇摇摇晃晃的进来看到陈重,眼前一亮,拱了拱手说道:“想必你就是陈重兄了吧?身体安康乎?”

    陈重一脑门子的黑线,大哥你是cosplay吗?模仿的古代人?

    陈重尴尬的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陈重,你是?”

    男人故作潇洒的摇了摇手中的纸扇笑道:“吾乃北凉宗执事,白子琢。”

    白子琢,陈重想起来了,这个人不就是张文才说的张家背后的北凉宗的执事白子琢啊?没想到居然现在还有这么一号人物,陈重笑道:“原来是北凉宗的高手,请坐请坐,你们真的知道那张藏宝图碎片的下落吗?”

    白子琢白衣纷飞的坐下,点了点头:“然也,吾门确实知晓藏宝图碎片之下落,但……”

    白子琢看着陈重,陈重苦笑这个北凉宗的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吗?之乎者也的听着好累,陈重咳嗽了两声学着白子琢的样子说话:“白兄,可否正常说话乎?”

    白子琢笑道:“非也,非也,吾识文断字之辈,岂可说白话乎?有辱斯文乎?”

    陈重真想当场给白子琢来一记黑虎掏心掌让白子琢学会好好说人话,陈重听到白子琢知道藏宝图碎片下落,但是好像有什么条件,就说道:“藏宝图碎片我志在必得,你们宗门如有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愿意交换藏宝图的消息线索。”

    白子琢有点犹豫的问道:“陈兄?可曾惹怒长影门宗主长夜白?”

    原来长影门的那个红衣女人叫做长夜白?陈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曾经的罪过长影门。

    白子琢抚掌哈哈笑道:“此事就轻易而为了!陈兄只需再杀入长影门,为我北凉宗取得一件宝物,藏宝图碎片的下落,吾自当为陈兄双手奉上!”

    又要去长影门啊?还是去抢东西?陈重有点苦恼,他实在不想再见那个红衣服的宗主长夜白,问白子琢这件事有没有别的回旋的余地?

    白子琢摇了摇头,表示这几天会跟着陈重,等陈重做决定。

    陈重到了下班的时候,张蓓蓓打来了电话,说是回家吃饭去了,说他爷爷找她有事情,陈重只好在外面吃饭,白子琢也跟了过来,陈重要了几个小菜,又要了一瓶酒,白子琢闻到酒香味,神情一震惊讶的说道:“陈兄,这酒为何酒?为何如此浓香?”

    陈重看了看不过是寻常百十块钱的白酒,这酒在白子琢眼睛里就这么不同寻常了?不会是白子琢才从宗门出来,以前从未来过现实世界的土包子吧?陈重试探性的问道:“白兄,敢问以前喝的都是什么酒?”

    白子琢笑道:“都是山中山泉酿制的灵酒,虽然强身健体,但口感极差,宛若猫尿,但山中岁月不知迟,只好拿那猫尿消磨时间。”

    说完白子琢看着那瓶百十块的酒直流口水,陈重心里一乐,这么好打发吗?打开酒瓶给白子琢倒上,白子琢闻到味道,感慨道:“此等仙露琼浆,吾定当痛饮之!”说完还没等菜上来,白子琢就是猛猛的喝了一杯,连声感慨真是好酒,脸上也多了点红晕,开始念诗啥的,把周围吃饭的人和服务员吓的脸都白了,心说这家伙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从古代穿越来的吧?

    陈重心里一乐,没想到白子琢这怪家伙喜欢喝酒,就和白子琢多喝了几杯,白子琢这家伙可能没喝过这么高度的白酒,有点得意忘形的醉了,陈重试探的问道:“来白兄,多喝几杯,为什么非要让我去长影门抢他们宗门的宝贝啊?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

    白子琢神秘的说道:“吾门主打不过长影宗宗主长夜白,她们曾经年少貌美的时候同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打的是鸡飞狗跳不可开交,但这件宝物落在了长夜白手里,吾门宗主知晓你打得过长夜白,据说还在她宗门之上,当众羞辱了她,吾门门主特意派我前来,要你取回宝物。”

    看样子白子琢所在的北凉宗宗主曾经和长影宗的宗主长夜白争过男人,谁知道打不过长夜白,还丢了件宝物在长夜白那里,这些年一直没拿回来,之前长夜白放出消息之后,北凉宗宗主就知道陈重可以打过长夜白,所以想让陈重出马拿回那件宝物,派白子琢出来和陈重谈判的。

    陈重好奇的问道:“那究竟是什么宝物呢?”

    白子琢醉醺醺的说道:“此物乃是长影门宗主长夜白贴身之物,寻常人不可见,唯独陈兄可担此重任,直捣黄龙,探囊取物,此物名为乾坤肚兜儿!”

    乾坤肚兜?这是什么东西?陈重一脸黑线,心说这么大阵势,又是让他出马,又是让白子琢下山来做说客,就是为了一个肚兜?

    再说这肚兜不是古代女人才穿的吗?长白夜会放在哪里呢?万一放在空间戒指里,陈重总不能抢过白长夜的空间戒指,但是东西还是拿不出来啊?

    陈重苦笑问白子琢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乾坤肚兜又是什么宝贝?这会白子琢已经有了七分醉意,摇头晃脑的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不如不说,但此物是长夜白的宝物,必然会贴身放置,这就要看陈兄的手段了!”

    白子琢又描述了一下那个肚兜的模样,陈重记在心里,心里哭笑不得,难不成再杀伤一趟长影门,去抢人家的贴身肚兜?这说出去就算不让人笑话,恐怕也得把他当成流氓啊!

    但是藏宝图碎片的下落他肯定是要知道的,陈重思索再三,准备再去一次长影门。

    到了第二天,陈重带上了白子琢,找到了林飞,放出威压控制了林飞,林飞苦笑道:“陈兄弟,有话好好说,上次的事情我也知道是我们宗主做得不对,还放出了悬赏和江湖追杀令,但是我和你没仇的,我还是很敬佩你的。”

    林飞怕是陈重是来寻仇的,连忙好言相劝。

    陈重笑道:“林大哥可以放轻松点,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你再带我去趟长影门,我去找你们宗主有事情要谈。”

    “啊?又去?”林飞苦涩的说道:“陈兄弟别为难我了,要是让宗主知道又是我给你带路的话,估计扒了我的皮的心都有。”

    陈重笑道:“上次我就知道你们宗门在哪里了,不过没办法解开障眼法,所以还是劳驾了!”

    陈重把林飞扔进车里,林飞也很苦恼啊,他现在该怎么办?夹在两个大佬之间很难做啊!

    陈重开车带着林飞到了一个城市附近的一个荒野之中,他那天得到星辰戒之后,突破壁垒离开长影门之后就是在这里出现的,所以这个长影门一定是有什么手段隐藏在这里,但是陈重不知道其中窍门,所以没办法打开,不得已逼迫林飞来。

    林飞拧着脖子说道:“不行,我不能帮你打开,我是很敬佩你,但是我还是长影门的人,说不开就不开。”

    旁边的白子琢吹胡子瞪眼:“汝想出师未捷身先死乎?”

    陈重苦笑这个白子琢真是什么古话都敢说,这不是诸葛亮以前说过的嘛?但他不想伤害林飞,只要提着林飞的脖子,说道:“林飞大哥,得罪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