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0章 长夜白的绝招
    陈重提着林飞,手作势放在林飞脖子上,冲着荒野放开浑身真气说道:“陈重再访长影宗,还请开宗门,否则你们的大师兄林飞就要死在这里了!”

    他故意开了真气,真气澎湃不绝,鼓动全身衣服,就连旁边的白子琢看到陈重的真气之雄厚,都不禁有点动容,心里琢磨这个陈重当真这么厉害吗?

    果然这话一出,原本空无一物的荒野上空间像是被撕裂了一样,一个大门就凭空出现在几人面前。

    这些隐世宗门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和发展,总有一些寻常人所没有的东西,这不是用钱就能搞定的,能在这俗世之中一直传承下来,必然有些宝物压阵,恐怕这个长影门所在的地方就是类似于陈重脖子上的玉净瓶那样的空间。

    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弟子,神色紧张的看了看陈重几人,说道:“大师兄我这就回去禀告。”

    陈重嘿嘿一笑:“不用了!”陈重抬起手就把手里林飞朝着那个小弟子扔了过去,那个小弟子心里一惊,那可是自己的大师兄啊!连忙去接,生怕有了损失。

    陈重整个人如风而动,对白子琢说道:“白先生在外面稍等,我去去就来。”

    陈重刚才扔林飞那一下根本没有怎么使劲,就是为了让这个开门的小弟子去接林飞,自己整个人如同一道劲风冲进了那未关的长影宗大门!

    白子琢心里暗叫一声好身法,还想说什么,只见陈重已经消失在了那道门内,门外的那个小弟子大喊一声:“敌袭啊!”就被白子琢一纸扇敲晕了过去。

    长影宗弟子近百,但是元婴期修为以上不到五十人,这些人不一定都在宗门,所以长影宗三道山门,陈重根本没有花费太大功夫就进入了上次见到那个红衣女子的最后一道门前,有稍微有点实力的想要阻挡陈重,被陈重轻轻抬手一股掌风就吹倒在地,如若无人之境!

    陈重站在小竹楼前面,扬天哈哈大笑:“长夜白!我又来了,快点出来,把我需要的东西给我,我就离开!”

    陈重话音刚落,只见三根银针朝着陈重的眼睛就飞了过来,带着强劲的真气,陈重心里一凛,这女人好歹毒的手段!上来就想要他瞎啊!

    陈重抬手一掌,掌风刚正,把几根银针振飞,当下催动真气,身上真气流转砰动,身上的衣服几乎裂开,他气沉丹田,长长吐出一股气朝着小竹屋而去!

    这一股气夹杂着陈重体内真气,犹如剧烈大风,把那个小竹楼吹得是摇摇欲坠!

    陈重朗声笑道:“快点出来吧!要不我就掀了你这小竹楼了!”

    长夜白在里面努力用真气抵抗,虽然上次交锋她就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陈重的对手,但是上次变化太过突然,她都没有还手就被陈重制服,这次她早有准备,手中握有致命法宝敢和陈重较量一下!

    陈重见长夜白不出声,当下没有再犹豫,腮帮鼓动,口中真气全出,瞬间把这小竹楼摧毁的就剩下一个门板!

    长夜白挡在门板之后,苦苦支撑:“你究竟是什么人,拿了星辰戒还要再来纠缠?”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没有和宗主为难的意思,这次特来是帮人要一件东西的,只要把东西给我我立马就走,绝不伤害这里一草一木!”

    长夜白心里一动:“什么人胆大包天让你到这里来闹事,要什么东西!”

    说实在话,长夜白到底是个女人,虽然是个宗主,但是面对比自己强大太多的陈重的时候也害怕,上次交易不成,她诬陷了陈重,惹怒了他,陈重动了手,但是这次又来?当她这里是菜市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长夜白想先问问陈重这趟来是为了什么,再动杀招!

    陈重朗声说道:“没有经过你同意,我就进来确实是我不对,我是为了北凉宗宗主向你讨要一件东西,好像叫做乾坤肚兜。”

    陈重说完,脸上也有点不好意思,这打上门来,拆了人家的房子,还要人家的肚兜,这上哪说理去?这举动太荒诞了,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为了藏宝图碎片的下落不得不抹开老脸。

    长夜白惊呼:“北凉宗?你和林月姬那个贱人有什么关系?”

    长夜白恨得牙痒痒,怎么是北凉宗的林月姬?

    陈重也算听出来了,从长夜白的称呼里就知道这个长夜白和林月姬就有故事,陈重苦笑道:“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来要东西,然后换消息,各取所需罢了,还请你快点把东西给我,省的我在你这洞天福地里折腾了。”

    是林月姬那个贱人派陈重来羞辱自己的吗?

    “多说无益!受死吧!”长夜白一脚踢碎了门板,张嘴吐出一柄小剑来,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吐在了小剑剑身上,催动真气小剑突然化为了千万柄小剑漫天飞舞,朝着陈重呼啸而来!

    漫天剑雨,如同雨滴一般,陈重心里大惊,体内的玉棒老头也是惊呼一声:“小子!快躲!这是本命剑,剑气万千,没有到渡劫修为不能硬接!”

    陈重心里一凛,不敢忽视,连忙在玉棒老头的配合下用了乾坤阵法,在漫天剑雨穿向自己的那一刹那间消失了!

    等陈重再睁眼已经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山峰之上,陈重心里骇然,他刚才感觉到的那种剑气对他觉得有极大的杀伤力,他的威压也没办法控制,玉棒老头同样长舒一口气说道:“那本命剑估计是这个宗门一直传承下来给宗主的宝物,是飞升之后的剑仙留下来的,实力不俗,但是耗费精血,恐怕仅仅只能发动几次,没想到这就让你碰上了,没有出事已经是万幸了。”

    陈重说道:“怪不得如此厉害,要不是老前辈提醒这次小子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玉棒老头笑道:“无妨无妨,这小女子实力太弱,刚才那一剑发挥出来的威力恐怕在渡劫之下,应该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这损耗精血才能发动,以她的修为又能发动几次呢?这次你再去,她就任你宰割了,只是这本命飞剑乃是传承,无法抢夺,要不然抢过来当个护身宝物当真了得。”

    陈重笑了笑,这玉棒老头见不得好东西,碰上好东西就想抢过来,到是和他性格差不多,臭味相投,陈重刚才被吓唬住了,这次去之后陈重不打算再废话了,给这个长夜白使出绝招的机会。

    当下默念乾坤阵法的口诀,下一秒钟又出现在了长影宗的洞天福地里。

    长夜白坐在地上正在喘息,胸口上下起伏,她以为刚才那万千剑气已经把陈重轰的渣滓都不剩下一个了,这个陈重确实本事不小,逼得她催动精血用了一次宗门传承下来的本命飞剑,这一下元气大伤,恐怕没有三载五载再难用此保命的杀招了。

    但是突然空间撕裂了一下,陈重完好无损的带着一脸笑意又出现在她的面前,正带着那种让人讨厌的笑容看着她,伸出手:“交出肚兜,我不想杀人。”

    长夜白差点气的吐血!刚才陈重的气息一下消失了,她还以为陈重已经在万千剑气下化为了灰烬,谁知道这家伙居然毫发无损!

    长夜白也意识到是自己大意了,这家伙肯定有什么能够瞬身的招数!

    长夜白恶狠狠地瞪着陈重:“不给!有本事就杀了我!”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