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1章 得到肚兜
    别说这个长夜白虽然看起来是三十多岁的年龄,但始终养尊处优,在这修仙的洞天福地里,倒是不知道真实年龄多大,皮肤在红群衬托下欺霜胜雪,胸口一对因为刚才发动致命一击之下正在剧烈上下浮动,一双玉足没有穿鞋袜,显得晶莹剔透。

    可以说算得上是绝世尤物,就算是放在人间恐怕也是大美女一个。

    陈重苦笑道:“我就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没必要动不动就杀人,而且我最不喜欢杀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漂亮女人是用来欣赏的,杀了你岂不是暴殄天物?交出东西来,我就会走。”

    长夜白眼圈一红,她现在使出了最大杀招也不能把陈重奈何,她为鱼肉,陈重为刀俎,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长夜白眼珠一转,说道:“好吧,你靠近点,我这就给你拿。”

    陈重心里一动,这个长夜白终于松口了,连忙走近了一点,但是长夜白假装侧身取东西,但是一抬手又是几根银针飞速朝着陈重身上几处要命的大穴而来!

    陈重浑身真气迸发,“叮叮”几声银针就朝着天空飞去,陈重皱起了眉头居高临下看着长夜白:“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了,那种剑气威力惊人不假,但是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发挥几次呢?”

    长夜白心里一惊,没想到她的底牌也被陈重看透了吗?长夜白心里还在琢磨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击退陈重,但是陈重身上威压尽出,她本身境界就比陈重低,刚才又损耗了一口本命精血,现在只能任人鱼肉!

    陈重笑着走过来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我收回威压,你把东西给我,如果同意,眨一眨眼睛。”

    长夜白睁大了眼睛,眼睛里满是怨恨!眼睫毛动都不动!表明了自己的誓死不从的倔强!

    陈重苦笑着耸了耸肩膀:“那么,只好进行第二个选择了,那就是我自己动手找了,那个什么乾坤肚兜是你身上这件吗?”

    陈重把手伸向了长夜白的衣领口里,说了声:“得罪了!”

    长夜白脸红的几乎快滴出水来!她一个隐世宗门高高在上,平时都是别人有求于她的,但是这个面前的男人,上次来就打了她引以为傲的臀部,这次又大胆的要拿她身上的肚兜?

    这个乾坤肚兜是个法器,但是用处不大,也只是储物空间而已,但是这个肚兜对她的意义非凡,是曾经一个她很喜欢的男人送给她的,北凉宗的林月姬曾经也喜欢过这个男人,那个男人消失之后,她就击败了林月姬把这个乾坤肚兜抢了回来,作为一个睹物思人的物件,对她来说是最珍贵的东西!平时就穿在身上,根本不容他人染指!哪怕是看一眼也不行!

    而此时此刻,这个让她厌恶的男人正用威压控制着她,让她无法动弹,而脏手已经伸进了她的怀里,长夜白咬牙切齿的,在威压之下勉强说出话来:“陈重,我再见到你,拼了命也要杀了你。”

    然后羞耻的闭上了眼睛。

    陈重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手伸进了长夜白怀里,扯出了长夜白身上的肚兜,长夜白胸口两团跳了跳,陈重心说这么大吗?就顺手碰了碰感受了一下规模,长夜白虽然不能动,但是感官更为敏感,知道陈重多半是故意的。

    但是也不敢睁开眼睛,她怕自己哭出来,她一定要把陈重碎尸万段!!!

    陈重嘿嘿一笑,别说这个长夜白的皮肤当真细腻,就像是锦缎一般丝滑,皮肤白皙也是天生尤物,但是陈重可没有那种心思,拿出了肚兜,用神识看了看,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空间物品而已,又是什么别的意义吗?至于这么大动干戈?这么宝贝的吗?

    陈重正要走,想了想觉得好像自己平白无故打进了长夜白的宗门,逼得她使出保命的手段不算,而且还羞辱了她,抢走了她宝贝的肚兜?这样好像有点不公道,陈重想了想,神识一动,把自己的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全部放在了玉净瓶里。

    玉净瓶的空间更为广大,也可以随心所欲的召唤物品出来,所以这个跟着他多年的空间戒指也就没必要留在身边了,就算是给长夜白当做补偿吧?

    陈重把空间戒指放在长夜白手上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抢走你的东西不好意思,但是我实在是有用,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动干戈的来抢,这个空间戒指空间虽然不大,但比你的肚兜要好,算是我赔偿给你的,别嫉恨我了啊!”

    说完,陈重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威压消失不见,长夜白才睁开了眼睛,狠狠的看着手里古朴的空间戒指,咬着银牙:“陈重,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陈重转眼出现在那个隐形的宗门之外,白子琢正摇晃着扇子在一旁等他,见到陈重出来,连忙问道:“陈兄,可曾得手乎?”

    陈重笑了笑:“得手了,现在可以和我交换藏宝图碎片的消息了吧?”

    任务顺利,白子琢哈哈笑道:“这个是自然,只是这消息吾也不知道,吾宗门宗主想要见见你,自然见面的时候就会把消息告知你。”

    陈重点了点头,这样最好,白子琢答应第二天带陈重去见他们北凉宗宗主,但是白子琢晚上又拉着陈重到了那个小饭馆,陈重心说这菜也很一般啊,怎么白子琢这么喜欢啊?

    但是看到白子琢的眼睛一直在柜台上的白酒上飘忽不定,瞄来瞄去,陈重笑了笑,搞了半天白子琢是喜欢这杯中之物啊!

    陈重当下豪气的给白子琢要了一箱,白子琢嘿嘿一笑:“陈兄,这怎么好意思呢?”

    陈重笑道:“不值多少钱的,就当是我送给白兄的见面礼了,交白兄这么个兄弟。”

    白子琢一拍白纸折扇:“爽快,今日吾定与陈兄痛饮三百杯。”

    两人喝酒,陈重问道:“你们宗主真的知道藏宝图碎片的消息吗?”

    陈重怕是自己被这个北凉宗宗主林月姬利用了,白子琢笑道:“这个是必然的,吾北凉宗是东北正宗传承,绝无戏言,只不过……”

    陈重听白子琢话里有话,问道:“只不过什么?”

    白子琢苦笑说:“只是吾那宗主是个不好相与的,明日见面还请陈兄不要多说话,特别是男女之情,或者是和长影宗长夜白有关的,吾那宗主与长夜白有旧仇,多说无益。”

    见白子琢也是好心,陈重笑了笑:“好,谢谢白兄,这件事我记住了。”

    因为明日要回宗门复命,白子琢没敢多喝,剩下的一箱酒一抬手,就不见了,看样子也是有空间戒指一类的法器,白子琢不好意思的笑道:“吾在宗门没什么根基,没什么好相送的。”

    白子琢右手一翻,出来一颗散发着暗黑色光芒的珠子放在陈重面前笑道:“这是一颗辟火珠,说不定陈兄弟日后用得着,请务必收着,就算是答谢陈兄的赠酒之恩了。”

    陈重没想到白子琢出手这么阔绰,一箱白酒就换了这么一个法器?这简直太划算了!

    陈重笑着谢过白子琢,把白子琢安排在附近休息,就回了家,准备第二天和白子琢去北凉宗。

    陈重第二天起来和张蓓蓓吃了个早饭,张蓓蓓问道:“昨晚怎么还喝酒了?这么晚回家?”

    陈重笑道:“和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喝了点酒,所以回来晚了点,怎么想我了吗?”

    张蓓蓓翻了个白眼笑道:“你怎么这么自信啊,我就是随便问问。”张蓓蓓心里其实松了一口气,她害怕是昨晚陈重和陈蔓蔓在一起呢。

    吃完早饭,陈重和张蓓蓓打了个招呼,就开车去接了白子琢,在白子琢指挥之下,朝着北凉宗而去。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