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2章 北凉宗林月姬
    北凉宗,缘起于一个古代皇族,这个国家名为北凉,曾经有在某个时期也是盛极一时。

    但是后来出了一个皇帝,一意孤行要追求长生,结果把国家都鼓捣破败了,这个皇帝最后有没有飞升不知道,时间太长无法考究了,但是还真让他研究出来一些修真的法门,于是有了北凉宗这个传承。

    到了一处山脉,云山雾绕,甚至还有一些灵气在山脉上时而闪现,陈重心里感叹这是个好地方,白子琢拿了陈重的酒,自然对陈重想当的客气,给陈重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宗门的情况。

    停了车,进了山里,前面都是山路,白子琢笑道:“陈兄,暂等一下。”

    白子琢手里的折扇打开,朝着面前陡峭的山路挥了挥,嘴中默念口诀,陈重心里琢磨这个北凉宗不会是和长影门一样,都是在某个空间里吧?

    果然白子琢扇子收回之后,陈重面前那种陡峭的山路不见了,变成了一条平坦大道,再回头看,后面的场景没有变,陈重心里感叹神奇,如果他有一天一时兴起真的建立了一个什么宗门,必然也要搞个这样的障眼法来。

    陈重跟着白子琢进了大道,周围都是那种手握刀斧剑戟的那种石像卫兵,神情肃穆。

    地上青砖铺道,可以看出来曾经这个地方也辉煌过。

    进了最上面的一层宫殿,这里面的弟子不是宫女打扮就是守卫打扮,这地方倒是有点意思。

    陈重看到一个漂亮宫女弟子吹了声口哨,那个宫女看到自己门派的执事白子琢匆匆行了一个礼,红着脸跑开了。

    陈重嘿嘿一笑,白子琢也笑道:“我们门内的弟子少出去见世面,所以不比俗世。”

    陈重点了点头,两人沿着台阶走到尽头,赫然出现一个宫殿般的大殿模样,气势恢宏。

    没想到就连宫殿都保存下来了啊!

    在大殿前面站定,白子琢小声提醒道:“陈兄,别忘了吾跟你说的话啊!”

    陈重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忘记。

    白子琢进去禀报去了,过了一会,一个女声在里面扬声说道:“进来吧。”

    陈重进去之后,白子琢束手站在一边,宫殿之内富贵荣华,龙椅上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袭黄色衣袍,胸口雪白的皮肤若隐若现,这个女人带着一顶凤冠,却长着一张萝莉面孔,这就是传说中的大胸萝莉吗?

    陈重咽了一口唾沫,那个女人见陈重盯着自己使劲看,怒道:“见了本宗主还不跪下?”

    这是什么情况?真以为自己是皇帝还是公主了?

    白子琢看了陈重一眼,小声提醒道:“陈兄,你就跪一下吧,吾门宗主就是这个脾性。”

    陈重笑了笑朗声说道:“我自己有点原则,上能跪天,下能跪父母,从来不跪别人。”

    这个女人就是北凉宗的宗主,是长夜白口中的那个贱女人林月姬,林月姬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有求于我?居然还不跪?你当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陈重笑道:“我是和你来做生意的,我从长夜白那里夺来了你要的东西,你把藏宝图碎片的消息告诉我,一物换一物,很公平,我不是你门内的弟子,也不是你的奴隶,为什么要跪你?”

    女人听到陈重说道东西夺来了,哼了一声说道:“好吧,不跪就不跪了,把东西给我。”

    白子琢暗暗为陈重捏了一把冷汗,这个陈兄弟就是脾气太倔,但愿等会不要说错话了。

    陈重从玉净瓶中取出那个乾坤肚兜,手指暗涌真气,把乾坤肚兜凭空渡到了林月姬的手里。

    林月姬接过一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烟波流转,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摩挲着肚兜说道:“袁郎,你现在在哪里?还好吗?”

    看样子她口中的这个袁郎,就是林月姬和长夜白曾经都喜欢过的那个男人了吧?

    陈重笑道:“这东西是我从长夜白怀里费了点功夫,硬生生的拽出来的,看样子这东西对她也很宝贝吧!”

    林月姬右手一翻收起了乾坤肚兜,显然也是有什么空间法器,林月姬收起了东西,冷哼一声骂道:“那个贱人,以为袁郎会记得他吗?还把这东西贴身穿在身上,简直就是不要脸的荡妇!”

    陈重笑了笑没说话,他想起来白子琢说过不要说太多关于男女之情的事情,直接问林月姬藏宝图碎片的下落。

    林月姬这次将陈重一是想把乾坤肚兜亲手拿过来,另外就是她心里有点好奇,能打得过长夜白的男人多少有点本事,林月姬笑了笑说道:“能从长夜白那个贱人手里抢过来宝物,你的实力不错,有没有兴趣为我效力?我刚才看见你对外面的一个宫女很有意思,只要你为我效力,我可以把她赏赐给你,我的这个宫女还会皇宫内传承的双修之法,可以帮你提升功力。”

    这话进了陈重耳朵里格外刺耳,他是什么人?会给林月姬这样的女人当奴隶?还用这种低端的美色来诱惑他?他不悦的说道:“我只是来要藏宝图碎片消息的。”

    陈重顿了顿,他虽然心里对长夜白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总算是打过几次交道,长夜白绝对没有这个林月姬说的那么不堪,什么贱人荡妇之类的,陈重不高兴的继续说道:“长夜白虽然不是我的对手,但也敢和我一战,比一些宵小之辈要强出不少,你也口下留德,不要一口一个贱人荡妇什么的。”

    白子琢心里一惊,完蛋了完蛋了,陈兄弟这下触到他们宗主的逆鳞了!

    白子琢急的连忙给陈重使眼色,陈重假装没看到继续说道:“就因为你们曾经都喜欢过同一个男人吗?这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男女之爱人间自古就有,爱情也是高尚的纯洁的,不能因为你们是情敌,就随意诋毁别人。”

    龙椅上的林月姬重重的拍了一下龙椅扶手,站起来怒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还替那个贱人说话!真当我杀不了你吗?!”林月姬这么一发怒,几十个侍卫和宫女手持着武器就冲了进来,虎视眈眈的看着陈重。

    陈重感应了一下,除了林月姬是分神期修为,包括白子琢都是元婴期的修为。

    陈重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想要杀了我,恐怕说句难听话,在场的都是垃圾。”

    林月姬当场大怒:“给我拿下他!我要给他戴上寒铁锁链,变成这里的奴隶!”

    几十个护卫和侍女手持武器,当下真气全开朝着陈重而来!

    陈重扬天哈哈一笑,这些隐世宗门真是太难说话了,要不是为了藏宝图碎片的消息,他根本不用这么多废话,难怪都没落至此,这就是固步自封啊,要知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外面的世界早已经变化莫测了!

    陈重根本没有动手,真气猛然从全身激发!随着的他的笑声,周围一圈圈的真气形成的波纹炸裂开来!那些侍卫和宫女根本站不住脚,被陈重深不可测的真气震的是头晕目眩,陈重抬起一只手,重重的一拳砸在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地上出现一个大坑,灰尘碎尸四溅!

    那些侍卫和宫女顿时觉得气血翻涌,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而灰尘之中陈重已经不在了,这些人里属白子琢修为不高,白子琢勉强还能站住,用折扇遮住脸上灰尘,焦急的喊道:“陈兄!莫要急躁!万事好商量!”

    从陈重能单独创长影宗白子琢就能看出来,陈重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他们哪怕是宗主林月姬也绝对不是对手!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