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5章 断手
    云朵哇的一声,往后退了一下差点摔倒!

    陈重扶住她笑了笑说道:“害怕了?”

    云朵哼了一声:“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只断手罢了,这也值得害怕?”云朵其实心里有点害怕,没想到她天天住的卧室的墙壁里居然有一只断手?

    陈重把断手取出来,用塑料袋裹好扔给了张德彪,张德彪也是吓得手一哆嗦:“陈老大你给我这个干嘛?”

    陈重笑道:“傻了吧?赶紧拍照啊,拿着证物去公安局报案,甚至可以找之前的房东,把房款再返回一部分来,这种事情都说不清楚的。”

    张德彪想了想这么个道理,连忙捡起断手去公安局去了。

    云朵坐在沙发上,看了看陈重:“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本事啊?”

    陈重笑了笑,说道:“事情解决了,我要走了,蓓蓓我们走吧?”张蓓蓓一直在客厅等他呢!

    云朵说道:“不许走!”

    陈重皱了皱眉头:“怎么了啊?”

    云朵露出点害怕的神情来:“除了刚才那个地方,这个房子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有那种断手断脚的?”

    陈重笑道:“哪有那么多断手断脚,我估计啊就是因为这只断手在那里,所以影响了这个别墅的风水,让你做恶梦的,以后不会了,多半是盖房子的时候除了事故,老板又不想声张,这断手就被砌在墙里面了,你也别多想了。”

    “哦!”云朵点了点头,看了看旁边的张蓓蓓突然转眼笑道:“这个姐姐长得真漂亮,是你女朋友吗?你这么搓也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张蓓蓓见云朵古灵精怪的突然说这个,捂着小嘴笑了起来:“我是他女朋友啦,他长的不难看出,挺好看的。”

    陈重一头黑线,这个云朵什么眼神,他这么帅的男人居然被云朵说成很挫?上哪说理去?

    云朵转了转眼珠笑道:“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帮了我的忙,其实我是云家的大小姐,我请你们晚上吃饭吧!”

    张蓓蓓对这个女孩有点好感,看了看陈重征求他的意见,陈重正好也需要认识一下云家的人打探那个藏宝图碎片的消息,所以正好顺水推舟,让云朵请他和张蓓蓓吃饭。

    云朵挺大方,找了个挺贵的地方叫半聚德的,点了一桌子菜,还要了点酒。

    张蓓蓓去洗手间了,陈重笑道:“你多大了?能不能喝酒?到法定年龄了没有?”

    云朵挺了挺小胸脯,翻了个白眼:“我都二十了,你少摆出一副大叔的模样教训我,我家里人都不管我的。”

    陈重笑道:“还是少喝点好,你看你胸也不大,要多喝木瓜牛奶才能长大,要不然我帮你要杯木瓜牛奶?”

    云朵俏脸一红,吐了吐舌头:“真不要脸!有女朋友还调戏小姑娘!”

    张蓓蓓进来,见两人正在说话,问道:“聊什么呢?”

    陈重故意看了看云朵的小胸脯,云朵缩了缩俏脸一红说道:“没什么,我问他是怎么得罪了那两个宗门的事情呢!”

    陈重笑了笑说道:“那两个宗门,出尔反尔,都是和我做生意交换物品,不遵守诺言,所以我出手小小教训了他们一下,谁知道他们这么记仇,非要杀了我不可。”

    张蓓蓓是知道陈重实力的,但是她才知道陈重已经被两个宗门下了追杀令的事情,不由的担心说道:“可以让我爷爷帮你求求情,说不定会有用的。”

    陈重摇了摇头苦笑道:“恐怕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能了解,如果再让张老爷子从中调解,怕是也耽误了你们家。”张文才的张家背后依靠的就是北凉宗,这件事不能麻烦张文才了,不过陈重也不害怕,水来土挡就是了。

    陈重说道自己在这边找东西的时候,云朵边吃菜边好奇的问道:“你再东西找什么东西啊?”

    其实云家的消息多四通八达?云朵早就听说了,陈重好像在找某种藏宝图的事情。她准备试探一下陈重。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再找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不过不好找,要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大功夫了。”

    云朵点了点头,用手机拨了个号码对着电话说道:“哥,人我帮你约到了,就在咱们家的饭店的包厢里,你过来吧。”

    陈重和张蓓蓓相视一眼,没想到云朵还约了人,云朵挂了电话也不隐瞒:“我哥想要见见你,说是有要事找你详细聊聊,我就借花献佛了,不碍事吧?”

    陈重笑了笑表示没关系,过了一会进来一个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的比云朵大个五六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看到陈重热情的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云常,是云家的人。”

    陈重点了点头,和他握了握手,不过这个云常的实力可不像外表这么朴素,云常有故意试探陈重实力的意思,握手的时候用上了真气,从力道看来,至少是元婴期圆满。

    陈重也用上了真气,微微高出了云常一头,云常脸色一变,连忙说道:“陈大哥别太用劲了,我已经是极限了!手下饶命。”

    陈重对云家的印象还不错,泄了真气松开了手,说道:“其实你这个年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我到达你这个实力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七岁了。”

    旁边的妹妹云朵笑道:“怎么?吃瘪了啊!还想试探别人的实力!”

    云常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看向旁边的张蓓蓓说道:“这位是?”

    陈重介绍了一下张蓓蓓,是张家的年轻一代的长女,云常又和张蓓蓓打了个招呼,才正色说道:“张家虽然和我们云家没有利益关系,但是也不交恶,这件事可以知道。”

    “什么事?”陈重问道。

    云常阻止了一下语言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事关东北四大宗门的生死,我这几天知道了你接连挑战几个宗门,实力不俗所以我先问问你有没有和徐家背后的立仙踪交过手?”

    陈重想起来之前在高尔夫球场那个刺客,点了点头:“交过手,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除了一阵带着爆炸阵法的黑色匕首以外,好像没有特别古怪的地方,怎么了?”

    云常皱眉说道:“那应该只是立仙踪的炼器法,并不是古怪的地方,而是这几天我们家老祖宗感觉到东北这里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正在出现,刚开始只有一两个,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最近我们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和事情。”

    “什么事情?”云常这一番话勾起了陈重的好奇心。

    云常继续说道:“我们碰到了一个敌人,这个敌人是元婴圆满器修为,身上的灵力很怪,就像是某种暗黑力量,而且并不什么招数可言,全凭体内那股暗黑灵力猛打,我们这边伤了两个人手把他制服了之后,准备把他带回来审问的时候,但是他却捏碎了一块紫色的晶石,整个人爆炸而亡。”

    陈重神色一凛,这不是和在蓉城的那个暗修罗门一模一样的手段吗?

    陈重问道:“是不是查过这个人,以前只是个普通人,是最近莫名其妙突然变成了修真高手的?”

    云常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我看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家里老祖宗听说了你最近的事情后,知道你实力不俗,又不是四大宗门世家的人,所以打发我来和你商量此事。”

    陈重皱眉思索了一会:“这种情况我以前在蓉城遇见过一回,不知道怎么又出现在了东北,他们的力量全部来源于那种紫色晶石,据说是更高一层次地方流露出来提升修为的晶石,那个宗门叫做暗修罗宗,但是蓉城的那个宗主已经被我消灭了,他们难道在东北也有隐形的实力存在吗?”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