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6章 陈蔓蔓的花招
    云常吃了一惊,没想到陈重以前碰到过,又详细的问了问,说是要回去禀报老祖宗。

    陈重说道:“最好越快找到这人越好,尤其是那个使用紫色晶石强行提升普通人进入修为境界的人,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如果无法制止,恐怕东北的境况会变得很糟糕。”

    云常点了点头,事不宜迟,他一口饭也没吃就走了,说是急着回去和家里人商量此事。

    陈重吃了饭和张蓓蓓,云朵准备离开,云朵笑道:“这么早就回家好没意思啊,要不然我们出去玩吧?这次真的是我请客哦!”

    张蓓蓓也是年轻人,自然答应下来,陈重作为护花使者跟着两女去了一个游乐场,这会夜晚的游乐场虽然开的设施少了一点,但是灯光很好,更有氛围。

    云朵看到一个鬼屋坏笑道:“走吧,我去买票,咱们进去看看,看看有多吓人!”

    张蓓蓓露出害怕的神情:“我不进去了,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买东西给你们喝。”

    云朵嘲笑张蓓蓓是胆小鬼,张蓓蓓其实最怕黑,打小就害怕,也不和这个小妮子计较,问了两人喝什么,就到旁边的饮品店去了。

    陈重和云朵买了票进去之后,云朵在前面走,陈重在后面,这会天快黑了,游乐场里面的人少,加上里面黑黑的,只有一些绿色的灯光,和恐怖的音乐伴奏。

    刚开始跳出来两个假僵尸什么的,云朵都不害怕,到了一个转角的地方,陈重有意捉弄云朵,用瞬身术直接到了拐角一边,手上沾了点红色颜料,突然从拐角处伸了出来!

    云朵:“啊!!!”的一声尖叫,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陈重嘿嘿一笑从拐角处跳出来说道:“怎么样?害不害怕?”

    云朵见是陈重捉弄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坏死了!吓的把屁股摔的这么疼!你是坏蛋!”

    云朵今天本来就在自己的别墅卧室里看到了一只断手,陈重捉弄她又是一只断手,刚才那一下吓的云朵真的是魂飞魄散!

    陈重见好像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了,云朵说实在话还不过是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小姑娘,陈重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扶你起来吧。”

    陈重把云朵扶起来,但是云朵脚下一滑,又去抓陈重身上,防止自己跌倒。

    谁知道云朵这么一抓,就抓到了一根坚硬的东西上,陈重哎呦一声,云朵问道:“你怎么了?”

    陈重苦笑道:“你……你抓在我关键部位了啊!疼……”

    这里灯光灰暗,抓到关键部位了?云朵低头一看,看到原来陈重那里!连忙吓得松开了手!

    云朵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了,谁能想到她随便找了个东西一扶,就是陈重那个坏东西!

    陈重见云朵尴尬,只好挺起身子苦笑道:“走吧走吧,你年纪小,我不怪你,要是抓坏了我,我还没娶媳妇可怎么办啊?”陈重这话是半开玩笑半认真,没娶媳妇是真的,但是以他现在体魄别说云朵这么扶一下了,就算是砖头直接砸上去,恐怕也一点伤痕都没有,砖头还有可能变成粉末。

    云朵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要不然你到医院看看,医药费我出!这总行了吧?”

    陈重开玩笑的话,没想到云朵当真了,陈重连忙说道:“其实没事,不过等会出去这事别让我女朋友知道了,我和我女朋友还没有发生过关系,我怕你说了她会吃醋。”

    “呸,呸,呸!”云朵俏脸绯红:“这种丢脸的事情谁要说啊!咱们出去吧,蓓蓓姐估计都等着急了。”

    “好。”陈重笑了笑,云朵这女孩是单纯,两人出来,张蓓蓓迎面走过来给两人一杯喝的,几人走累了,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云朵老是脸发烫,不过好在已经黑天了,看不太出来脸红,云朵还在想刚才自己握住的东西的形状,好像和学校以前的生理课上讲的东西不太一样啊?

    生理课的图她也看过,男人的那个东西不过像是个毛毛虫,陈重的简直是一条小青龙啊?肯定是捉弄她,假的!

    正说话间,陈重的手机响了,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是陈蔓蔓打来的,没等陈重张口,那边的陈蔓蔓就焦急的说道:“陈重,我被人挟持了,不知道是谁,你快点来救我啊!”

    陈重心里一凛:“你别急,你现在在哪里?”

    陈蔓蔓说道:“在某某路的一个郊外房间里面,你快点来,那几个人马上要回来了!”

    挂了电话,陈重把事情和张蓓蓓还有云朵说了一声,云朵也要去,陈重现在还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就让云朵送张蓓蓓回家,自己独自一个人开车前往了陈蔓蔓所说的那个地方。

    到了地方,陈重先是放出神识观察了一下,房间里好像只有陈蔓蔓一个人的气息在,那些人还没有回来吗?陈重着急之下,也没用透视眼看,也不敲门,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冲了进去!

    “陈蔓蔓!你没事吧!”陈重喊了一声。

    谁知道房间里很豪华也很温暖,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桌子上又两杯红酒,陈蔓蔓穿着一件若隐若现的睡袍正在咬着嘴唇看着他。

    “这是?……”陈重疑惑的问道。

    他甚至还看了看卧室里,都很干净整齐,也没有闯入的痕迹,陈蔓蔓今天也像是特意化妆收拾了一翻,身上穿着一件火红色的真丝睡裙,嘴唇用了一种很热烈的红色唇膏,像是刚洗完澡,头发还带着点水汽,眼睛水汪汪的,和以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陈蔓蔓走过来,一双大长腿,没穿袜子,光着脚更有一番韵味,她抬起手摩挲着陈重的脸颊笑道:“是我骗你来的。”

    “额。”陈重不禁哑然,原来是虚惊一场,其实只要陈蔓蔓没出事就好,他还真以为陈蔓蔓出事了呢,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陈蔓蔓端着酒杯过来,说道:“这么快就赶过来,说明我在你心里还是有点位置的,对不对?”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我都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的呀,听你说有危险就赶过来,谁知道会是这样,以后不许这样骗我了啊!”

    陈蔓蔓俏脸微红呢喃的说:“我是怕你陪张蓓蓓,没工夫搭理我。”

    陈重笑道:“怎么会呢?有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说就行,弄这样的事还不够紧张的。”

    陈蔓蔓喝光了酒,人的脸更红了,靠近了陈重,一下抱住了陈重的腰,眼神迷离的说道:“陈重,当我男朋友吧,我喜欢你!”

    说着陈蔓蔓就闭着眼睛,把烈焰红唇靠了过来。

    陈重有点不自在,倒不是他不喜欢陈蔓蔓这样的美女,陈蔓蔓家世很好,东北陈家实力第一;长的也漂亮,但是陈重确实没想过和她有那种关系啊!

    而且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这会又是多事之秋,他要应对的事情很多,于是推开了陈蔓蔓装傻:“蔓蔓,你要干啥啊?”

    陈蔓蔓原本今天能让这样的自己面对陈重,已经花了很大的勇气了,谁知道陈重这么不解风情?

    兴许是酒还没有喝到位?

    陈蔓蔓只好坐在一边,给陈重倒酒,陈重笑道:“我开车来的,就不喝了,免得等会交警叔叔罚我。”

    陈蔓蔓不满意的娇嗔道:“什么啊?让你喝你就喝……”陈蔓蔓声音又小了下来:“大不了喝多了就住在这里呗……”

    声音已经小的没边了,陈重哪里会不明白,但是他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对待陈蔓蔓。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