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7章 美女长夜白
    陈蔓蔓扑了过来:“陈重你真的对我没感觉吗?”

    陈重苦笑道:“蔓蔓,你喝多了,想睡觉吧。”说着陈重也不管陈蔓蔓挣扎,抱起来她把她放在大床上,嘿嘿一笑,然后转身离开了。

    陈蔓蔓在床上差点气哭了,这个男人这么不解风情的吗?气的她一直打床头的那只黑白小熊猫,她今天特意找了这个偏僻的地方,不会被人打扰跟踪,没想到陈重这么迟钝,这个黑白熊猫的玩偶还是陈重送给她的,就当是陈重一样,陈蔓蔓朝着这个玩偶撒气。

    陈重离开了陈蔓蔓这里,正在开车朝着张蓓蓓家里回去,突然一个女人出现在路边上,手里还拿着一把剑朝着陈重砸来!

    陈重吓了一跳,没想到居然有人在这里伏击他?

    一下停了车子,下了车子,陈重一看,居然还是个熟人?

    陈重笑了笑:“长夜白宗主,好久不见。”

    来的人是一袭红裙的长影宗宗主长夜白,长夜白哼了一声:“我被你欺负的够呛,你居然还能在这里每天美人相伴,逍遥自在快活的很啊?”

    陈重笑了笑说道:“有事直说吧,你今天是来找我打架的?”

    长夜白笑了笑收起了剑说道:“我心里有数,我打不过你,我是来问问你怎么也被北凉宗追杀了?你不是帮林月姬从我这里抢走了那个乾坤肚兜吗?”

    陈重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把林月姬是怎么翻脸的事情说了一遍,陈重坐进了车里,长夜白也坐进了车里,毕竟她一个古装打扮的女人在外面太显眼了。

    长夜白听到陈重是怎么羞辱林月姬笑的直不起腰来,狠狠的骂道:“那个坏女人,也有今天,真是天道轮回,当年她抢我男人的时候是多趾高气昂?还有他们北凉宗的那个灵弩阵,差点要了我的命!”

    看样子这两个女人还真是世仇,陈重苦笑道:“你们俩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其实我和你没有什么仇恨,而且现在东北势力风起云涌,我看很快就会有一股诡异的修真力量出现,我们俩能不能暂时放下内部争斗,把实力放在有用的地方?”

    长夜白惊讶的问道:“你不是骗我吧?东北这里多少年没出现过新立的修真门派了,不是你自己吧?不过你倒是有这个实力,但是也需要时间积累……”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对这里来说不过是个过客,找到我需要的东西就离开了,当然不是我。”

    长夜白是一门宗主,那种紫色水晶的事情得告诉她,万一哪一天突然出现了那种黑袍人,陈重还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而长夜白的长影宗就是最好的助力之一。

    长夜白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还有这种古怪的修真法门,自古以来,人的真气都是通过修炼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而增加的,居然还有这种仅凭一块晶石就能提升到元婴期修为的鬼道,这对于修真者来说不是个好消息,我也同样担心,会有人利用这种力量。”

    陈重笑了笑说道:“那我们就尽释前嫌了?”

    长夜白虽然看着三十多岁了,但是本性是属于天真烂漫的类型,加上一直待在宗门里,保留了一份那种女儿的单纯心思,撇了撇嘴说道:“怎么可能?你当时那么羞辱我,我不可能这么轻易饶过你的!”

    陈重苦笑:“那你说吧,怎么样我们才能合作?”

    长夜白想了想,露出一种坏笑说道:“你想我们长影宗结盟,你得先帮我做一件事,做到了我才能同意跟你尽释前嫌,达成同盟。”

    陈重问道:“什么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只要不违背法律和天道都可以。”

    “怎么可能让你违反法律和天道?”长夜白眨了眨眼睛,又变成一个成熟狡黠的女人:“你去帮我从林月姬那里把肚兜抢回来,我跟着你去,我要亲眼看到你打败她,当着我的面羞辱她,让她知道厉害!”

    ……

    陈重心说你这么记仇的吗?上次他去抢了长夜白,但是现在要结盟,又要答应长夜白的要求去抢林月姬,以暴制暴,冤冤相报何时了?

    陈重苦笑道:“真的要去才能结成同盟?”

    长夜白哼了一声:“必须要去,而且最好就是今天,我不见到林月姬求饶的样子,我就不和你同盟!谁来求情都没有用!”长夜白显然再说依靠他们长影宗的陈家。

    陈重想了想说:“好吧!不过我能不能换一张面孔去,我老是用这张脸好像容易被人嫉恨,我也不想背负那么多骂名啊!”

    换做谁,谁愿意天天在背后被别人诅咒啊?陈重这来回抢,连自己的都觉得麻烦。

    长夜白笑道:“没想到你小心眼还挺多的,不过我提醒你啊,人皮面具说不定没有用,怕是容易被人发现。”

    陈重点了点头,他自然是不用人皮面具那种低端的手段,他带着长夜白又开车到了市郊的山涧。

    两人到了那个门口,到了那个陡峭的台阶前面的时候,陈重还在想上次来的时候,是白子琢打开了隐藏的幻象山门,这次他要怎么打开呢?

    长夜白笑了笑,口中念念有词,也拿出了一件法器加持灵力,果然眼前陡峭的阶梯消失了,出现了通往北凉宗的大门!

    “你以前就来过啊?”陈重好奇的问道,一般这种隐蔽的幻象怎么可能知道咒语?更何况是北凉宗林月姬的仇敌长夜白怎么会知道呢?

    长夜白笑了笑,眼神中好像回忆起来什么一样,淡淡的说道:“以前的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现在杀进去吧!”

    陈重点了点头,既然长夜白不说他就不问了,陈重用手朝着脸上抹了抹,换了一张脸。

    这张脸也是他凭记忆随便幻化的,浓眉大眼,剑眉星目,皮肤很白,长的很帅的一张脸,陈重看了一眼长夜白:“怎么样?现在能不能认出我来?”

    长夜白抬头看了陈重一眼,但是就这么一眼,她的眼睛就离不开了!

    长夜白吃惊的捂住小嘴:“袁郎?”

    陈重诧异的说:“袁郎是谁?”

    长夜白扑到跟前,用手摩挲着陈重的脸,失态的说道:“你认识袁郎吗?你怎么能随手就变出和他一模一样的样子来?”

    陈重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不认识什么袁郎啊,我这辆是随意幻化的,你认识这个人吗?或者以前有认识的人和我现在这张脸很像的吗?”

    长夜白确定这是陈重而不是她口中袁郎,语气哀伤的说道:“你现在这张脸和我心爱的那个男人袁郎一模一样,这……这可能是巧合吧?你的气质这么猥琐,怎么可能是他!!!”

    长夜白突然又变成了以前那副冷嘲热讽的模样,陈重苦笑,这一会扑进自己的怀里,一会又冷嘲热讽,这女人的心当真是海底针,难以捉摸啊!

    “走吧,杀进去,让那个坏女人好看!就用这张脸,我看她会不会心疼死!”长夜白哈哈大笑,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把长剑,先冲了进去,陈重喊道:“你慢点!”

    陈重想了想,从玉净瓶空间里拿出那根仙桃枝,也冲了进去!

    瞬间打到两名防卫的侍卫,陈重身法很快,很快就冲到了长夜白身前,手中树枝一下戳中一个想要大喊的弟子的睡穴,弟子嘴巴刚发出点声音就倒在了地上,然后一往无前。

    长夜白跟着陈重身侧,看着陈重的侧脸,他这张脸真的和袁郎一模一样,长夜白眼神中都出现了一种迷醉的神色,陈重和袁郎难道有什么关系吗?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