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9章 云家
    林月姬这次是铁了心要和长夜白一决高下了,而且为了她生命中最爱的男人袁郎!

    陈重和长夜白开车离开的时候,陈重又恢复了自己的容貌,见长夜白小心翼翼的收起肚兜,看她和那个林月姬都对这个肚兜特别在意的样子,陈重好奇的问道:“你们口中那个袁郎是什么人啊?好像你们三个人还有一段三角恋?”

    长夜白见陈重又变回了原来的容貌,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陈重苦笑,心里琢磨这个女人变脸变的还真快啊,说翻脸就翻脸,见长夜白没什么想说的意思,就继续结盟的话题:“乾坤肚兜帮你夺回来了,说好的结盟不会变卦吧?”

    长夜白倒也是个爽快的,点了点头瘦削俏丽的下巴:“这是当然的,我虽然是个女人,但也是长影宗的宗主,说话一言九鼎。”

    长夜白右手一翻,从漂亮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一面黑色木牌,这块木牌上面刻画着一种阵法,和陈重之前在陈家见过的那个木质小盒很像,但是体积更小,更精致一些。

    长夜白让陈重停下车,陈重奇怪的问道:“你干嘛啊?”

    长夜白把木牌放在陈重手里,俏脸神色郑重地说道:“这是我们宗门的法器:传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长影宗的盟友,如果需要我们长影宗的力量,只需要用传声告知我们,不管在哪里,我们长影宗会第一时间赶到,如有违背誓言,天劫降临,死无葬身之地。”

    长夜白右手一翻出现了一柄匕首,果断割破自己的手指,滴在了传声上面,长夜白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把匕首递给了陈重:“呶。”

    陈重苦笑看着吸着自己手指还挺可爱的长夜白道:“我也需要割啊?”

    长夜白严肃的说道:“既然是盟友,自然结盟是一件庄重的事情,现在不在宗门,否则还要焚香祭祖,传声上的这个阵法是我们长影宗的祖先传下来的,也就代表了我们的祖先,是很郑重的,当然你也是要歃血为盟的,难道你不是真心和我们结盟的吗?”

    见长夜白脸色不善,陈重笑了笑,接过匕首在自己手指上划了一刀,学着长夜白的话说:“从今天开始我陈重自愿与长影宗长夜白互结盟友,如果长影宗需要我陈重的力量,是需要传声告诉我,不管在哪里,我都会以最快的时间赶到,如有违背誓言,天劫降临,死无葬身之地。”

    这对于修真者来说,恐怕就是最大的毒誓了,谁不想修炼到大圆满的境界,然后渡劫飞升呢?

    长夜白收起匕首,看了看陈重终于露出了笑容:“好了,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走吧!”

    陈重笑了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好像就像两个人要结婚了似得。

    和长夜白分开,第二天陈重又接到了云家的云朵的电话,云朵在电话那头说道:“死大叔,你跑到哪里去了啊?怎么又和长影宗结盟了?”

    陈重自动忽略抢肚兜的事情,然后说把争取力量准备和那股神秘力量抗衡的事情说了一遍,云朵说道:“原来如此,我在爷爷家里,爷爷想见见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云家的老祖宗亲自邀请?这肯定是不去不行,而且陈重还要打听藏宝图碎片的消息,陈重和张蓓蓓打了个招呼,张蓓蓓知道这几天陈重忙于奔波,贴心的让他放心去忙,还说晚上做好吃的等他回来。

    陈重到了云朵家里,云朵家里号称是隐世家族里最低调的,居然告诉陈重的地方在市郊的一个小村庄。

    陈重开车到了小村庄,这里的景象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地方有山有水,很干净,地上村间的小路上铺着青色石砖,路边有绿色垂柳,小河河水流淌,出出进进的人也都是些扛着锄头或者其他农具的农民打扮的人,这么低调的吗?陈重心里胡乱琢磨。

    即便如此,看到陈重的豪华跑车还有一身西装,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一个农夫从陈重身边走过,陈重的神识甚至感觉到了这个农夫分明是个元婴期大圆满阶位的人。

    陈重不由得收起了轻视之心,这地方确实是够低调的,而且卧虎藏龙,随随便便一个农夫模样的人就是外面那些宗门大弟子或者执法的境界,不容小觑。

    陈重正在打量这里,一个才穿着碎花衣裳的扎着两个小辫的姑娘就跑了过来:“色大叔,你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呢?怎么不进去?”

    陈重一看,这不是云朵吗?

    云朵今天是一件很接地气的碎花衣裳,然后一件粗布短裤,露出一截长长白白的腿来,还梳了两个俏皮的小辫,别说这么一打扮上,还真有点像个漂亮的小村姑,让陈重有点动心呢!

    陈重笑着眼神在云朵胸前瞟了一眼,笑道:“别说你这么穿,还有点像,但我本身就是农村的,农村女人因为要下地干活,这么热的天很少穿内衣的,所以你一点都不像。”

    云朵俏脸飞上了两朵云霄,红着脸啐了一口:“死大叔,色狼,你女朋友知道你这么色吗?……”

    云朵哼了一声:“不理你了,你自己进去吧,直走右拐,中间最大的那个小院就是我爷爷家啦!我干别的去了!哼!”

    云朵扭着小屁股就走了,不理陈重,陈重苦笑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继续往前走,在路边看到一个老爷子正和一个中年人打拳,像是一种很奇怪的拳术,陈重仔细看了一会,原来是五禽戏,就是模仿五种动物的动作,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

    那个老爷子一套拳打完,别说看着胡子和头发都已经花白了,但是动作还是很灵活身体很硬朗的,额头上就出了点细汗,连大气都不带喘的,陈重笑了笑上去问道:“老爷子你刚才打的是三国时期华佗创造的五禽戏吧?”

    老爷子看了看陈重笑呵呵的问道:“年轻人看着眼生,不是村子里的人吧?不过这确实是华佗留下来的五禽戏,你倒是有点见识。”

    陈重点了点头笑道:“老爷子能不能教我啊?我看着这套拳似乎不光是可以强身健体,而且还有一些攻击的路数在里面,想学习学习。”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