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3章 天人交战
    陈重第二天还没有起床,张蓓蓓就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跑了进来,拍了拍陈重的屁股:“猪,快起来吃饭了,早饭我都做好了!”

    陈重一打量,张蓓蓓就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衬衣下面好像什么都没有啊!

    陈重不由的精神一振,笑道:“穿成这样,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不怕我动了什么坏心思吗?”

    张蓓蓓俏脸微红哼了一声说道:“这么多天你都没有动什么坏心思,人家是相信你啦!”

    这倒是,对于感情这方面的事情,陈重总觉得是水到渠成比较好,强求来的没意思,这也是他觉得高级色狼和低级色狼的区别,他,就是高级色狼。

    别说张蓓蓓和不会做饭的夏玲玲比起来就是贤惠,好像更适合当老婆,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都做的妥妥当当,但是夏玲玲胜在活泼好动,两女各有千秋,陈重吃早餐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徘徊不定,正要和张蓓蓓说话,突然身边那个长影宗长夜白给他的法器:“传声”发出了动静。

    陈重感觉到了那上面灵力波动,从空间宝物玉净瓶里取出来,就听到传声里有长夜白焦急的声音还有一些喊杀声,很嘈杂。

    陈重心里一动问道:“怎么了?”

    长夜白在里面焦急说道:“陈重,我现在以长影宗宗主的身份要求你快点赶来我宗门,履行盟约,北凉宗提全部之力攻伐我长影宗,已经打到第二层了,他们的灵弩诛仙阵太厉害了,我快抵挡不住了!”

    长夜白的声音刚落就听到北凉宗那个萝莉脸宗主林月姬的声音响起了:“贱人!快把袁郎

    交出来,你使了什么阴谋诡计控制了他的心智,袁郎最爱的是我!受死吧!”

    然后可能是长夜白忙于应对,法器传声就没有动静,陈重心说不好,没想到那个黑袍人势力还没有解开,这会长影宗和北凉宗就已经内斗了起来,这不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陈重急忙和张蓓蓓说了一声,他有要紧事要办,今天不能陪她了,张蓓蓓也知道陈重这么急嘱咐他一定要注意安全,陈重下了楼开了车直接前往长影宗宗门,到了无人的高速公路处,陈重怕是来不及,下了车,用了乾坤阵法,转眼之间就到了长影宗的山门门前,只见那种幻象山门大开,进入之后,长影宗的六七个弟子倒在地上,有两个眼看着就不行了。

    陈重心里盘算,看样子上次的事情真是惹怒林月姬了,这次居然下了这么狠的手,陈重先是给哪几个元婴受损的弟子治疗了一下,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那几个弟子一看是陈重,原本以为陈重是来落井下石的,没想到陈重居然给他们治伤,陈重边治伤边问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们是什么时间来的?”

    “来了有几个小时了,刚开始只是喊山门,但是不知道那个北凉宗的林月姬怎么知道我们宗门幻术开启的方法的,居然开了幻术山门就冲进来了,我们没做好准备,他们又带着灵弩阵,势如破竹,还好林飞大师兄赶回来,算是抵挡了一阵,这会估计已经进了第三道山门了!”那个弟子虚弱的说道。

    陈重见几人暂时没有姓名之忧,让几人互相照顾,全身真气全开,径直朝着山顶而去!

    几人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威压是前所未见的,不禁互相惊恐一视,上次这些弟子就听说过有个人上山门来抢东西,当时几人不在场还说等这个人再来肯定要他有来无回,现在看一下这实力简直是恐怖如斯!!!

    这还能留下来吗?

    陈重在几个弟子惊恐的眼神中直上山顶,只见林月姬正在指挥灵弩诛仙阵和大师兄林飞,还有宗主长夜白斗在一起,林飞手中的武器是两把铜锤,雷动起来隐隐有雷光乍现,而长夜白已经祭出了本命飞剑,两人背靠背在一起勉强算是在灵弩诛仙阵前面站住脚,但是林飞和长夜白身上的衣服都有伤痕,林飞胸口有两处重伤。

    一处贯穿伤血洞再往外面流血,另外一处伤可见骨,现在还能动,完全是憋着一口真气强撑着。

    而长夜白要好一点,显然林飞一直护着长夜白。陈重看到不远处的林月姬,心里一动,看自己能不能化解这场战斗,但是靠着自己这张脸肯定是不行的,当下用幻术在脸上一抹,变成那个他们口中袁郎的模样。

    林飞看到一股强大的气息远远飞来,惊喜之下大喊道:“陈兄弟来了!宗主!我们有救了!”

    但是看到陈重的脸,林飞愣了愣,不对啊,这气息是陈重的,怎么脸不是啊?

    长夜白看到了,扬天哈哈一笑,虽然脸上还沾着些鲜血,但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动人感觉:“袁郎,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快杀了林月姬,从此你和我就能双宿双栖了!”

    林月姬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原本杀气腾腾的脸上突然变得柔情似水,看着陈重喃喃说道:“袁郎,我终于等到你了!你究竟是喜欢那个贱人,还是喜欢我!”

    陈重苦笑,这个袁郎到底有什么好的?让这两个女人能相杀至此?陈重当下站在灵弩阵和长夜白林飞中心,当下调转真气,浑身真气爆炸开来!

    那些天空中的灵弩仿佛被这一下都击飞了,地上那些控制着灵弩的北凉宗弟子均是嗓子眼一甜被震飞在地,灵弩瞬间失去了控制,只有少量的还冲着长夜白他们而来!

    陈重右手一翻,一截仙木枝就出现在手上,运转真气,挑飞那些灵弩箭。

    林月姬看到陈重手中的仙桃枝惊讶的说道:“袁郎真的是你!上次我见你不说话,还以为你是假扮的!这仙桃枝世上仅有一支,你真的是袁郎!”

    就连长夜白看到陈重手中的武器也是心里一惊,陈重怎么可能是袁郎?但如果不是袁郎的话,陈重又怎么会又这种武器?而且随手会幻化出来袁郎的面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