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5章 什么时间?
    陈重也注意到了星辰戒的异变,不知道这是什么征兆,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白色光芒大盛,一瞬间把人的眼睛都刺瞎了一般!

    陈重感觉到那白光里又一股奇怪的力量,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的那种力量,暗道不好,正准备撤身离开,却感觉到好像有一种强大的吸力,把他往白光里面吸去!

    陈重大惊失色,想要求助,但是发现自己已经融入了白光里,无法脱身!

    光芒一闪,陈重头晕眼花,再也动不了了彻底被白光吸了进去!

    陈重只觉得五感刺痛,脑袋里意识全无,瞬间陷入了黑暗,但他意识中还是把那枚星辰戒牢牢的捂在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重才苏醒过来,只觉得头晕目眩感觉头疼欲裂,勉强坐起来,看了看周围,是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不远处有个小村庄,炊烟袅袅,周围的长夜白林月姬林飞他们那些人都不见了,好像一下变得平静宁静起来。

    陈重看了看手心里的星辰戒,星辰戒还在,心里稍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只要还在地球上,他肯定就能回去,陈重站起来,心里默念乾坤阵法口诀,想着之前标记过长影宗的山门,应该能回去。

    但是念完之后,没有反应,自己还站在原地。

    怎么失灵了?陈重心里纳闷,又重复了一遍,但还是没效果,但是自己的境界没有消失,灵气也没有变化,是星辰戒搞得鬼吗?陈重看了看周围这究竟是什么地方?附近也没有人,只能到村庄里面问问看,陈重休息了一会,觉得身体和精神力回复了不少,就朝着山下那个村庄走去。

    村庄里面的农妇正在弯着腰种地,别说一个个长的都很俊俏,看到陈重这个陌生人进来了,都是俏脸一红继续弓着腰撅着结实的臀部继续干活,有两个胆子挺大三十岁上下穿着一件粗布汗衫的女人笑道:“小伙子,你是哪家的啊?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是来村里寻亲戚的吗?”

    说着还挺了挺胸脯,别说规模还很大,没有穿内衣,陈重好像有点回到自己老家桃花村的那种感觉,乡民的那种淳朴格外的亲切,陈重笑着有礼貌的问道:“大姐,我好像走错路了,我能问一下我现在在哪吗?怎么去东北城?”

    农妇爽朗的笑了起来:“我叫柳娘,你叫我柳姐就行,往东十里就是东北城了,不过现在东北城里现在乱的很,好像几个军阀正在打仗,你去那做什么?”

    陈重纳闷的说道:“军阀?打仗?”他离开的时候,没有打仗啊,很平静啊,怎么会乱呢?

    陈重连忙问道:“打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柳姐想了想说道:“好像打了五六年了,一直在换军队头头,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来过我们这里,我都是听进城去买煤油的老乡说的。”

    煤油?现在谁还用那东西啊?家家户户都通电了,陈重看了看身边这些女人身上的老式衣服,有点奇怪的问道:“那个……柳姐,现在是什么年份了?我好像一觉睡醒,这世道就变了一样?”

    柳姐还以为陈重是开玩笑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小伙子你真是糊涂了,现在是一九九零年啊!”

    陈重惊讶道:“大姐你不是开玩笑吧?一九九零年?”

    柳姐有点生气的说道:“这和你开什么玩笑,说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叫啥名字?”

    陈重心里惊讶没想到自己突然到了一九九零年了,这个农妇生气的样子也不像是骗他的,难不成是和星辰戒有关系吗?

    见陈重不说话了,柳姐连忙问道:“喂!小伙子我问你话呢!”

    陈重这才回过神,自己穿越了,会不会改变历史?只好随口胡乱说了个名字:“我叫袁郎,你就叫我小袁吧!”

    柳姐点了点头:“你从哪来啊?现在兵荒马乱的,大姐看你年轻,去东北城可不一定能落好,我劝你还是回家吧躲躲,守着地家里就有一口饭吃,别瞎跑了。”

    这世道人命比草都不值钱,柳姐也是好意,陈重点了点头,但是自己现在在哪都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的年代呢?

    陈重看着天空感慨了一声:“我这要去哪呢?怎么回去呢?”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柳姐觉得陈重可能是个孤儿,不知道自己去哪,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你要是没地方去,可以先到大姐家里暂住着,自己家里有田,有粮食,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情。”

    陈重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他记得自己玉净瓶里还有之前掠夺别人的财富呢!陈重侧过身心里一动,一锭金子就出现在他手上,陈重把金子递给了柳姐:“柳姐我也不白在你家白吃白喝,这金子你拿着,就当是我这几天的饭前和住宿钱,等我想到了去处就离开,不会打扰你的。”

    柳姐看到陈重一出手就是一锭金子,吓了一跳,连忙上来用手捂住推回陈重怀里,小声说道:“小袁,财不露白,你快点收好,这兵荒马乱的,让人看到了就是麻烦!”

    陈重笑了笑坚持要给她,柳姐只好连忙收好,这会马上就中午吃饭了,就和田地里的姐妹们说了一声,带着陈重回家。

    陈重到了柳姐家里,家里只有一个小孩,没有老人,也没有男人,陈重问道:“大哥呢?出门了吗?”他还想着住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

    柳姐脸色有点不好看,说道:“我男人被抓壮丁去打仗再也没有回来了,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

    陈重见说道柳姐的伤心事,也是识趣的,不再问了,说自己走累了,想要休息一会,柳姐又忙碌着给陈重安排好住处和被褥,就先让陈重休息,然后她忙着张罗做饭去了。

    陈重坐在炕头上,拿出星辰戒,用神识进去,还是和以前一样,那种漫天的星辰有规律的运行着,没有什么异样,神识从里面出来之后,自己还在这个农村的土块房子里面,没有变化,这是怎么回事?那道白光把他带回了一百多年前?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