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7章 三个山匪
    陈重微笑着点了点头,长哥舒感慨道:“没想到我长哥舒修炼一生,今天居然碰到老前辈了,请受长哥舒一拜。”长哥舒没办法治疗这个老人就是因为他的境界不够,但是陈重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做到了,显然境界在他之上,修真界传说修到境界高,又可以返老还童,所以长哥舒是把陈重当成修炼得道的老前辈了。

    说着就要拜下去,陈重连忙制止他,笑道:“老爷子别开玩笑了,我今年才不到三十岁。”

    “什么?”长哥舒吓了一跳:“那我斗胆问一句,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陈重笑了笑:“只需要一步,就能踏破虚空。”

    长哥舒不禁动容,倒吸一口冷气,那这个年轻人就是化神期大圆满境界啊!这世上能有这样境界的人能有几人?

    长哥舒想了想说道:“小兄弟,既然你实力如此之强悍,敢问出自何门何派?”

    陈重笑道:“没有师傅,也没有门派,但是却有点奇遇,算是碰上高人指点和传承了。”

    长哥舒点了点头恍然大悟:“怪不得如此,这个老前辈恐怕已经踏破虚空而去,这一身修为就传承给你了罢。”

    玉棒老头是上古修炼成精的巨蟒,曾经渡劫飞升甚至杀上天庭,算是把修为传给了陈重,但是陈重现在有的实力可不光是靠传承,而是自己的奇遇占了很大的运气成分。

    陈重点了点头笑道:“都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这个长哥舒见陈重这么谦虚,心里琢磨这个年轻人无门无派,又有一身至高实力,多半不是池中之物:“那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山村里呢?以后又有什么打算呢?”

    陈重苦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但是现在无处可去,暂时就在这个山村里暂住,至于以后还没有什么打算,但是肯定是要回原来的地方的。”

    长哥舒点了点头感慨道:“好男儿志在四方,自然是不能拘泥于这么个小地方,不过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留下来暂避也是好的。”

    长哥舒说完又笑道:“我的宗门就在这附近东南的山上,如果袁郎小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或者空闲了,一定要到我那里作客。”

    其实长哥舒恨不得现在就能吧陈重请进自家山门里作客,但是好像有点太急功近利了一点,所以没有逼得太紧,而是留了余地,和陈重寒暄了一会就告辞了。

    外面的柳姐和杨妮见陈重和那个老神仙聊了这么久,看陈重的眼神也有点不一样了,杨妮一家对陈重千恩万谢,还杀了家里的一只鸡送了过来,陈重不想收,这会的农民太穷了,但是架不住杨妮一家人热情,只好吩咐柳姐先收了。

    柳姐感慨道:“杨妮平时可扣了,要不是你住在我们家,恐怕这鸡肉不过年都吃不上喽,柳姐占了你的光!”

    陈重笑了笑从口袋里拿了点钱出来,当时不是后世的纸钞,而是之前搜刮别的修真者的银子,说道:“柳姐有机会你把这钱给杨家,我不白吃别人家的东西。”

    柳姐点了点头,把钱收拾好,忙着收拾鸡肉晚上给陈重做铁锅炖鸡肉去了,心里却对陈重敬佩的仅,这陈重不占便宜光是这一点就比别人强!

    晚上吃了饭,陈重又看了一会星辰戒,星辰戒没有什么反应,不由的有点失望,难不成自己真的得在这里待着重新开始了?藏宝图碎片怎么办?东北的那股黑袍人势力还没有见到,这些事情都等着他去处理。

    外面院子里柳姐说道:“小袁,你睡着了吗?柳姐要在院子里洗个澡,你别出来啊!”

    农村都是井在院子里面,天气热洗个澡也没什么的,陈重答应了一声:“好,我不出去。”

    这才传来柳姐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然后开始冲水的声音,柳姐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嘴巴里还哼哼着唱着山间小调。

    陈重有段时间没碰过女人了不由的有点心猿意马,但是现在不是搞这些事情的时间,只好盘腿坐在床上,继续把神识放进星辰戒里,在星辰的世界里遨游,倒也不会分神。

    但是过了一会,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醒了,陈重能感觉到外面,就听到柳姐家里的小孩子再喊:“叔叔!快点救救我妈妈!……你们这些坏人!”

    陈重收回神识,就听到院子里面柳姐好像被人控制住了,捂住了嘴巴,然后小孩也正在哭,刚跑到陈重门口喊了一声,就被外面的人控制住了,陈重用透视眼一看,有三个蒙面的黑衣人两个控制住柳姐,一个控制住柳姐的小孩童童。

    陈重心说,这他娘的,劫到老子住的地方来了?

    就听外面的为首的一个身高八尺的蒙面大汉晃了晃手里明晃晃的刀子:“里面的人出来,把白天的金条拿出来,老子就放人!要不然今天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这女人和小孩都死定了!”

    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里夺牙?陈重微微一笑,从炕上下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把金条捧在手上,推开门说道:“别伤人,钱在我这里有的是,放了柳姐和小孩吧!”

    柳姐呜呜呜的想说话,心里后悔死了,多半是今天白天陈重出现的时候,在田地间给她那根金条,被一些眼热的人看到了,有人透漏给了山匪,所以晚上就有山匪来劫财了!

    这都要怪她,要不是她主动和陈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柳姐被山匪捂着嘴,眼泪花在漂亮的大眼睛里打转,心里那个后悔啊!

    那个山匪头子一见陈重手里的钱,眼珠转了转,心里盘算,这个捏头巴脑的小白脸有钱啊?随随便便就是几根金灿灿的金条?

    旁边那两个山匪一看到陈重手里的金条,眼睛直放绿光,差点流口水,连忙示意前面那个山匪拿钱扯呼,但是这个山匪头子不这么觉得,反而把手里的刀朝着柳姐的脖子紧了紧:“就这些?把你全部的都拿出来!”

    贪心不足蛇吞象,陈重装作害怕的说道:“我就这么多了!你拿走,别伤人就行!”

    柳姐一看陈重软了,眼前一黑,这些山匪怎么可能只拿钱走人呢?她刚洗完澡,穿着一件湿漉漉的汗衫,没看到其他两个山匪不断的色迷迷的打量她的身子,这下她们家要完蛋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