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8章 柳姐的心思
    那个山匪用刀比划了一下:“去进去搜搜!”

    其中有个山匪就走了进去陈重的房间,搜索了一番,果然没有再发现金条之类的财务,走过陈重身边,一把把陈重手里的金条抢了过来,正在细数的时候,陈重突然动了动!

    砰的一声,这个正在眉开眼笑数劫匪脸就变形飞了出去!头重重的摔在井口边上,就听咔嚓一声,金条散落一地,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那个用刀比划着柳姐的山匪脸色一变,就要拿怀里的柳姐当作要挟,但是下一秒,他的手就被一直钳子一样力气巨大的手死死的握住了,再也无法移动分毫,然后他的脖子一凉,就听咔嚓一声,脖子以一个奇异的角度向后一百八十度转去,然后他死之前看的是陈重那张布满杀气的脸。

    陈重看了一眼那边那个拉着童童的山匪,那个山匪站在门边上,见陈重转眼之间,就杀了他两个同伴!吓得屁滚尿流,松开童童就跑了!

    陈重没去追,因为柳姐已经刚才那一瞬间已经晕倒在地上,童童也哭了起来。

    陈重没时间管那个山匪,只好狠狠地瞪了一眼,把剩下那两个死了的山匪收进了玉净瓶里,把柳姐抱进了房间,检查了一下应该是惊慌刺激之下晕过去了,没有大碍,给她后背心输了一股真气,过了一会柳姐就醒过来了。

    柳姐一醒过来,看到自己的儿子童童就抱着哭了起来:“童童你没事吧?”

    见童童没事,柳姐又连忙摸陈重身上,问道有没有事,见陈重身上没有伤口。

    陈重笑道:“没事的,我会武功,把他们打跑了。”

    柳姐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抹了抹眼泪:“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好,就是这些山匪太可恨了,居然抢到俺们家里了。”

    陈重说道:“其实都怪我,财不露白,没想到真让居心叵测的人惦记上了,说来也怪了,怎么这些山匪知道柳姐你家住哪呢?”

    柳姐哄着孩子睡下,哼了一下说道:“咱们村里有几个地赖子,今天你来的时候在地旁边,估计是那会看到了,地赖子叫王三,以前好像上山当过土匪躲过了抓壮丁的,现在村里的壮劳力不多,村里人都不敢惹他。”

    王三,陈重把这个名字记在心里了,问了一下柳姐这个王三家里住在村子哪里?

    柳姐觉得陈重有点不对劲,好奇的说道:“小袁,你不会是想找这个王三去吧?那人可不敢惹!听姐一句,这麻烦不能惹,这附近山里有一股子山匪,如果你去报复王三,那山匪下山来寻仇可怎么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晚俺们也没出什么事,这件事就算了,你把金子啥的藏好就行。”

    陈重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恃强凌弱,不是君子所为,我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也不能不管,如果这次我们忍气吞声,下次他们还会欺负到我们头上,不如我去找王三,然后从他口中问出山匪藏身的地方,然后我杀上山去,为咱们村子除害!”

    柳姐一下抱住了陈重:“小袁,你可不敢去啊!那些山匪手里有枪!你虽然会武功,但是能快过子弹吗?”

    柳姐这么一下抱住了陈重,害怕陈重去找王三,但是她刚洗了澡,身上有股子淡淡的香味钻进了陈重的鼻腔里。

    这会女人也没有什么洗漱用品,什么沐浴露啊洗发水的,就是单纯的体香味,而且柳姐就穿了一个单单的汗衫,胸前一对柔软就靠在陈重的背上,弄的陈重怪不好意思的。

    陈重笑了笑说道:“没事的柳姐,我不是普通武功,就连山上的老神仙都对我敬重三分,不用担心的。”

    柳姐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紧张之下,把陈重抱得太紧了,连忙松开了手,俏脸微红捋了捋耳边的碎发说道:“那也不中,你现在住在俺们家里,你要是去了,万一你走了之后山匪又来报复咋办?”

    陈重这才觉得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自己不知道会在这里住多久,万一自己明后天就走了呢?到时候倒霉的还是柳姐和孩子童童,这件事是不能干的这么鲁莽。

    陈重琢磨了一会,看样子得想办法把这件事归在自己身上,和柳姐一家没关系才行。

    柳姐见陈重稳下来了,松了口气:“今天天气热,大兄弟你洗澡不?我给你烧点水,洗个澡晚上也睡得痛快,等明天我再去找老神仙们收拾那些山匪,山上的老神仙不怕山匪。”

    陈重点了点头,让长哥舒出手也行,自己来了两天了,也没有洗过澡,确实有点不舒服,柳姐就给陈重烧了水,陈重就脱了上衣在院子里冲澡。

    柳姐倒是没有躲避,而是红着脸坐在一边给陈重缝衣服,陈重的衬衣在穿越之前的那仗里裂了几个小口,柳姐看着精壮的陈重,俏脸飞上了两朵云霄。

    她男人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听说是死在战场上了,柳姐之后再也没有过男人。

    在这个时代,是要给男人守寡的,如果不守妇道,是要被村子里的人唾沫星啐死的!

    柳姐一个人也是撑了这几年过来,自己种地拉扯着孩子一年年的长大,虽说村子里的人能帮的都帮一把手,日子也过的去,但是柳姐说到底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啊!

    家里没有男人日子是过得下去,但是这每到了夜晚,柳姐还是有点寂寞的,心里甚至是祈祷过什么时候能再赐给自己一个拥有宽厚肩膀的男人?

    这时候陈重出现了,就像是突然出现了一样,这不是巧合吗?

    陈重会医术,而且还很高超,凭着这个在乱世里总有立足之地的;而且又年轻,不到三十,正值壮年,看他洗澡这身板也知道有一把子好力气;而且还会武功,三个山匪都不是他的对手,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

    想到这里柳姐的脸就发烫的厉害,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什么?陈重万一是大小伙子他能同意吗?

    柳姐默默的帮陈重缝好的衬衣,小声说道:“衣服缝好了,俺给你放这里了啊!”

    陈重边冲澡笑了笑:“谢谢柳姐。”

    柳姐就走回了自己房间里,但是她看着门锁犹豫了一会,没有锁,心里甚至还有点期待,万一晚上这个小伙子来了自己怎么办?但是锁了门他又打不开以为自己不喜欢他怎么办?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