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9章 柳姐中了蛇毒
    柳姐胡思乱想在炕上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但是到了天色蒙蒙亮陈重也没有来,柳姐心里不由的有点失落,看样子是她多想了。

    柳姐却没有失望,她自问长的也不算难看,甚至有几分姿色,陈重能坐怀不乱,说明陈重也是个正人君子,柳姐反而觉得陈重化名的小袁人不错,当下又神采奕奕的起床张罗着给陈重做好香喷喷的早饭。

    等着陈重做好的早饭之后,柳姐又自己做了些包子馒头作为贡品,拎着篮子准备去附近的山上找长哥舒那些老神仙说说昨晚山匪的事情。

    长哥舒是个好人,平时村子里谁病了都是去求他来看,而且几乎都没有啥报酬,就算有,也是农民家里自己种的农作物,或者做的包子咸菜,长哥舒每次都是乐呵呵的收下,给他们看病。

    陈重起床见柳姐要出门,就问柳姐这么早要去哪?

    柳姐就说了自己想要去找那天来的那个老神仙,陈重想了想说道:“柳姐,等会我跟你一起去,我也想去拜会拜会这个老神仙。”陈重其实也想了解一下,自己究竟怎么回去,长哥舒作为修真人士总是要比柳姐这些普通老百姓接受能力强一些,他如果说自己是穿越回来的,长哥舒应该不会太惊讶吧?

    柳姐见陈重也要去,就点了点头笑道:“路挺远的,你穿你的皮鞋可不行,都是山路糟蹋了,我家里有自己做的布鞋,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脚,等会你试试。”

    陈重笑着点了点头,他穿越过来的时候脚上还穿着皮鞋,虽然现在也有皮鞋,但是那也不多见,多半是西洋留学回来的人才穿的,在这个小山村里肯定是有点怪异。

    柳姐等陈重吃完早饭,给陈重拿来自己做的布鞋,俏脸微红说道:“你试试看,看合不合脚?”

    陈重踩上试了试,别说还挺舒服,这种农村做的布鞋轻巧透气也不捂脚,而且尺寸刚刚好,笑着谢过柳姐,柳姐脸上却一直有两抹红霞,这鞋子是他以前给她男人做的,没想到陈重穿上也是刚刚好,这还不够巧合的吗?陈重就是老天爷见她可怜,特意赐给她的男人呐!

    柳姐把孩子童童托付给邻居杨妮,杨妮看了看不远处的陈重,用手肘子拐了拐杨妮,小声笑道:“柳姐,你不会是喜欢上这个外乡人了吧?他都在你家住了两天了,孤男寡女的,没发生点什么事?”

    柳姐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啐了一口说道:“就你嘴碎!怎么啥话都敢说呢!我和小袁可是清清白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杨妮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好嘛,没事就没事,你还急眼了,孩子放我这里你就放心出门吧。”杨妮见柳姐急了,也就不和她开玩笑了,也就是她们亲近所以私下里敢这么说,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得在背后嚼烂柳姐的舌根子?

    柳姐红着脸带着陈重往村外走去,别说还真是有点远,走了一个小时,远处的山还是只能看得见摸不着,望山跑死马陈重是知道的,而且越走越偏僻,进了丛林里面,野兽就多了起来。

    陈重见柳姐走路走的俏脸红扑扑的笑道:“柳姐要不然休息一会吧?吃饱了再走山路。”

    柳姐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点了点头,就在进山林前面的平坦的草地上坐了下来,拿出自己做的包子饼子先填了填肚子,这风儿一吹,还是有点热,柳姐敞开了胸前的两个扣子往里面扇风,但是这会的农村女人哪有心思买内衣穿?

    这么一扇风,里面的风景让陈重看了个底掉,别说这柳姐虽然三十多了,但是包养的还是很好。

    柳姐见陈重没说话,看了陈重一眼,只见自己的衣领好像被自己拉扯的张开的太大了,风景一览无遗,当下连忙捂住了自己的领口不好意思的坐在草地上不敢看陈重。

    陈重也有点尴尬,柳姐只好红着脸声若蚊蚁的说道:“小袁,那个我口有点渴,那边有口山泉,我去喝水,你就坐在这休息吧,我这有缸子等会给你带一点回来。”

    陈重也知道气氛有点尴尬,就没有陪着柳姐一起去,坐在草地上看着柳姐红着脸慢慢走向了不远处山的转角处,陈重心里一乐,没想到这个柳姐倒也是个矜持自重的女人,刚才也确实是自己表现的太轻薄了一点,以后得注意了。

    但是过了一会,远远的听到柳姐叫了一声:“呀!”

    陈重站起来问道:“柳姐,怎么了?”

    柳姐就没有了回答的声音,陈重知道可能是出什么事情了,连忙跑了过去。

    就看到泉水旁边,柳姐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泉水旁边有一条小蛇正要逃跑,蛇虽然不大,但是花色相间,越是这种蛇皮鲜艳的蛇,就是越有毒性,陈重一掌下去毙了那条小蛇,然后蹲下来忙问道:“柳姐,感觉怎么样?”

    柳姐额头上香汗淋漓,脸色苍白,但还算是有意识:“好难受,心跳的好快,蛇……蛇有毒!”

    陈重连忙问道:“伤口在哪里?”

    柳姐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臀部:“在……在那里。”

    陈重苦笑,看样子是柳姐蹲在这里喝水,背后有草丛,那毒蛇从草丛里钻出来她背对着也没有发觉,就被咬了一口,毒性眼看着就要发作了,陈重神情肃穆的说道:“柳姐,那我只能帮你先吸出蛇毒,然后再给你治疗了。”

    柳姐虽然是意识朦胧之间,但是也知道男女有别,这蛇毒需要用嘴吸出来才行啊!这样一来,不是自己什么都被陈重看光了?

    见柳姐犹豫,陈重连忙说道:“我闭上眼睛,绝对不胡乱看,现在情况危急,耽误不得,柳姐不要太拘泥了。”柳姐本来就是乡土间长大的人,知道蛇的毒性随着血液流通扩散的很快,自己死了是死了,自己的孩子童童怎么办?只好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陈重先是给柳姐输了一股真气,阻止蛇毒在她体内扩散,然后去除了柳姐的裤子,找到了伤口治病救人,也没有什么嫌弃的吸在了伤口处,然后不断的把毒液吸出来,又吐掉,来回做了几次,见吸出来的只有红色的鲜血,知道毒液清除了,他帮柳姐穿好裤子,然后又用真气帮柳姐疏通血液。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