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0章 一百年前的长夜白
    柳姐感觉到有一股暖流涌进她自己的身体里,就像是在温暖的大海里徜徉,别提多舒坦了,她身上的那种麻痹感和不舒服的感觉都已经没有了,柳姐好了之后红着脸说道:“谢谢你大兄弟了。”

    陈重趴在溪水边上清理了一下嘴巴里刚吸的毒液笑道:“谢啥谢,性命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是其次,柳姐你别不好意思。”

    刚才为了救她,陈重看了柳姐隐秘的部位,柳姐越想这个越脸红,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人休息了一会又继续往前走,进了山里,山里凉风习习,周围环境也变绿了,人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都是曲径通幽的小路,陈重索性把柳姐的篮子接了过来,另外一只手主动牵起了柳姐拉着柳姐往前走,柳姐看着陈重的背影心里盘算,自己刚才都被陈重看光了,算不算是不守妇道呢?

    转眼又想这不是情况危急吗?要不是陈重她今天就死了,这点事还算是事吗?

    所以想到这里柳姐也就不觉得害羞了,大大方方的让陈重的大手拉着自己的小手,两人上了山,据柳姐说着山顶上就是长歌舒那些神仙住的地方了。

    陈重看了看,这地方着实不近,但是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越往上走,越有这种感觉,这地方不就是是长影宗吗?远远的可以看到三重山门,最外面的这层山门之前还有两颗仙气袅袅的桃花树。

    陈重正要往前走,突然从路边跳出来一个人来,叉着腰问道:“你们俩是谁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敢乱闯?”

    陈重抬头一看,心里一惊,这人虽然是男装打扮,但是眼睛很大,头发盘在脑后像个小道士一样的发髻,但是一双大大的丹凤眼,高鼻梁,白白的皮肤,这个人分明是女人!而且是他一个非常熟悉的女人!

    这个人就是一百多年之后的长影宗宗主,长夜白!

    陈重愣了愣,长夜白扮成的小道士不高兴的哼了一声一说到:“看你们俩的打扮是山下村庄的乡民吧?说吧有什么事情求我们?我们宗主不在,我也可以帮你们解决。”

    陈重惊讶的说道:“你不认识我吗?”

    长夜白皱了皱眉头:“你说话好奇怪,你是什么大人物吗?我为什么要认识你?”长夜白点起下巴看着陈重,这会还是二十来岁的豆蔻年华,但是身段已经出落的非常水灵了,陈重这才想到自己是回到了一百多年前,这么说长夜白和北凉宗的林月姬都活了一百多岁吗?

    不过都是到达了一定境界的修真人士,岁数倒是也不算太长,陈重心里释然笑道:“没什么,我们是来拜访长影宗宗主长哥舒老前辈的,有要紧事要商量,还请这位姑娘帮我们禀告一声。”

    长夜白见自己男扮女装被拆穿,气鼓鼓的鼓起了腮帮子,别说还挺可爱:“咳咳咳,谁告诉你我是女人的,我跟你说了我爹不在,有什么事找我也行。”

    长夜白这会倒是如同天真烂漫的少女一般,陈重心里一乐,没想到他居然能看到同一个人相差一百多年的模样,倒也是一种奇遇了。

    陈重正要问长歌舒去哪里了,就听到山门里传来了一个声音:“袁郎小友人还未到,真气澎湃已然感觉到了,有事进来说吧!我那顽劣小女是不是又为难你们了?”

    长夜白回头看向山门,娇声跺脚不依:“爹,你怎么回事,怎么尽拆我的台!”

    陈重嘿嘿一笑,长夜白回过头来,怒目而视:“不许笑,跟我进去吧!都怪你!原来你也是修真者!要不我爹怎么会感觉到你身上的真气。”

    别说年轻时候的长夜白稍微有点刁蛮,陈重拱了拱手笑了笑没说话,长夜白只好在前面带路。

    而且长夜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陈重对自己家的宗门好像非常熟悉的模样,甚至知道有三重山门,就奇怪的问道:“你以前来过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陈重笑了笑说道:“没有来过,不过好像对这里有一种天然的熟悉感。”

    长夜白撇了撇嘴不说话,带着陈重和柳姐进了第三重山门的小竹屋内,长哥舒正在里面的竹架上配药,看到陈重笑道:“袁郎小友怎么想起今天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

    陈重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情要和您佬商量。”

    长歌舒请陈重坐下,柳姐不敢坐,这可是神仙住的地方啊,怎么敢坐?

    陈重笑着把柳姐拉着坐下,把昨晚发生山匪的事情说了一遍,长哥舒沉吟一声说道:“现在外面是乱世,乱世盗贼横生,之前我也出手教训过几股强盗,但是效果不大,过几天他们换个山头又是一股子势力,而且最受叨扰的就是这些乡亲们了,小袁你的意思是?”

    陈重笑道:“我是想能够一劳永逸,但是不知道这伙盗贼的藏身处,想要拜托老前辈帮我打听打听。”

    长歌舒点了点头:“他们藏身的地方其实不远,就在村庄西南有一片山丘里,我上次教训过他们,以为他们散伙了,没想到又卷土重来,枉费了我一片苦心,需不需要我和你去一趟?”

    陈重摇了摇头说道:“不需要老先生动手,我一人就足矣。”

    长哥舒点了点头陈重的实力不是他可以比拟的,一个化神期大圆满的高手,区区几个山匪恐怕就是举手抬足之间的事情,所以不用他来操心,旁边的长夜白听到陈重要去剿匪,在旁边有点激动:“爹,我也要去!让我去吧!”

    长歌舒皱起眉头:“不要胡闹,你袁郎大哥是去办正事的,你乖乖留在宗门练武吧。”

    长夜白嘟着小嘴不高兴的离开了竹屋,还回头冲陈重做了个鬼脸。

    陈重心里一乐,这会的长夜白完全是一个心性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小姑娘,长歌舒设宴款待陈重和柳姐,柳姐看到这里的风景简直是云里雾里一般,不敢乱走,陈重倒是很轻松,长歌舒还让宗门的女弟子带柳姐去休息一会再走不迟,陈重见和柳姐分开了,想问问长哥舒星辰戒的事情。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