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3章 收获颇丰
    没想到这个被绑了肉票的女人是一百年前的林月姬!

    陈重微微有点惊愕,这也太巧了,先是碰见了长夜白,然后又遇见了林月姬,两女凑齐了,这会长夜白和林月姬认识吗?

    现在的林月姬肯定不认识陈重,哭了一阵才想起来问陈重:“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陈重笑道:“我是路过的,本来想着把这个土匪窝给铲除了,但是看到你被绑到这里了,我就顺手救了你啊。”

    林月姬停止了哭泣惊讶的看着陈重:“就凭你一个人,打得过外面几十个山匪吗?”

    陈重笑道:“你跟我出来就知道了。”

    林月姬跟着陈重出来看到躺了一地的山匪惊讶的合不拢嘴,而且看到一个凶悍的小美女正在吃力的把这些山匪挨个捆起来,长夜白看到陈重带着一个小美女走出来不满的喊道:“快点来帮忙啊!这些臭人重死了!”

    陈重和林月姬答应一声,先把这些山匪绑起来,长夜白下手太黑了,这些山匪迟迟没有醒来,不过长夜白却和林月姬好像变成了朋友,两人正在聊姑娘怎么打扮才漂亮,长夜白岁数稍微年长一点,还沾着水酒帮已经头发凌乱的林月姬重新梳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林月姬感激连连,甚至还要请长夜白去自己家里做客,她家里有很多很多名贵的胭脂水粉。

    陈重在一边纳闷,今天应该是这两个女人头一次见面,没想到就成了好朋友,不知道一百年后怎么能撕破脸皮撕成那副模样?

    不过陈重有点想不明白,林月姬是后来的北凉宗宗主,就算现在还不是修真人士,但是身边总有修真者吧,怎么会被这些普通的山匪绑成了肉票?

    陈重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被绑来的啊?家里人在哪里?”

    说到这个,林月姬好像就有一肚子委屈,眼泪汪汪的踢了脚下一个山匪,力度很大,那个山匪闷哼一声被踢醒了!山匪求饶连连:“大哥饶命饶命啊!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山匪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老大,唾沫横飞:“你们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小命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们要杀……就杀我们老大吧!”

    “不讲义气的家伙!”林月姬抄起旁边的一个酒坛子就砸了过去,这个山匪又疼晕了过去。

    陈重苦笑,得,白醒了吧?还不如装昏迷呢。

    林月姬狠狠的说道:“就是这些家伙,趁着我和家里人走散了,用迷药迷晕了我,把我绑到这个地方,我回去告诉我父亲,我父亲一个人就能把这个破地方已成平地!”

    长夜白好奇的问道:“月姬你父亲是谁啊?”

    林月姬得意洋洋的说道:“我父亲是北凉宗宗主,林青衫。”

    长夜白惊愕的说道:“怪不得你姓林啊,北凉宗其实离这里也不算太远,不过你被绑过来叔叔肯定很着急吧!”

    林月姬失落的说道:“我跟着父亲下山办事,本来想着能偷偷跑出来玩,谁知道躲过了父亲和宗门里那些弟子,却被这些臭山匪劫走了,我父亲肯定现在正满世界找我。”

    长夜白笑了笑,叉着腰颇有点行侠仗义的女侠的风范:“行,虽然北凉宗不远,但是路途凶相,我也不能看着你一个人回去,今晚先到我们长影宗住一晚,明早我送你回去。”

    林月姬惊讶道:“你是长影宗的弟子?”显然这两女以前都听说过对方的宗门,也确实东北这地方的传承不像是外面那么零散,都是可以考据的,彼此也听说过对方。

    长夜白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女侠是北凉宗宗主首席大弟子,未来的宗主,北凉宗宗主之女长夜白。”

    “哇!姐姐好厉害啊!”林月姬听到一串名号之后忍不住给长夜白鼓掌,长夜白得意洋洋样子在林月姬面前就像一个老江湖女侠一样,陈重苦笑,现在的两个人和以后简直是两个人好吗?

    陈重让长夜白带着林月姬先出去,他处理一下强盗,等长夜白和林月姬出去之后,陈重先是把这地方的财务搜刮了一空,然后把强盗头子杀了,收进了自己玉净瓶里给仙桃树当肥料,然后把那个刚才醒了的山匪也杀了,扔进玉净瓶里,这样就没人知道陈重这一行人来过了。

    山匪头子死了,这地方的财宝也没了,这些山匪醒了之后,肯定会猜测是不是山匪头子带着漂亮的压寨夫人,带着财宝跑路了,这个土匪窝也就散了。

    陈重做完之后,长夜白抱怨道:“你怎么这么久啊?”

    陈重笑了笑说道:“我把他们的钱财都搜刮了,一文都没给他们留,到时候把这钱还给附近的那些乡亲和山民,算是物归原主。”

    长夜白点了点头,对陈重高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个陈重还是个古道热肠行侠仗义的人,对陈重有了些好感,陈重带着两女又回到了长影宗山下,两女和陈重告别之后,本来林月姬想着明天就走,但是又想和长夜白陈重明天一起把钱还给那些山民,约好了明天一起,长夜白说可以帮林月姬千里传音,让他父亲知道她现在在长影宗,报个平安之后也好在这里多玩几天,林月姬欢呼鼓舞了起来。

    陈重笑了笑回了山村,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别说今天跑了一天还真有点饿感,桌子上摆着两盘炖土鸡,还有鸡蛋,野菜,柳姐自己腌制的小菜和用小火炕的金灿灿的饼子,一看就有食欲,柳姐听到声音笑道:“回来了?还顺利吗?”柳姐知道陈重不是普通人,自然不会在山匪那里受伤。

    “顺利。”陈重笑着摸了摸小孩童童的头发,随手从玉净瓶里取出来一个银子做的小马,像变魔术一样在童童面前晃了晃:“今天妈妈出门,你没哭吧?”

    童童摇了摇头:“童童是男子汉,一点都没哭。”

    陈重笑道:“好孩子,是个小男子汉,这个东西给你当玩具吧!”

    童童高兴的接了过来,在桌子上摆弄着,柳姐端着菜过来笑道:“吃饭吧,菜齐了!”

    柳姐还拿了一坛村里人酿的酒出来,陈重今天这事干的也痛快,愿意喝两杯助兴,柳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我不会喝酒,但是你来俺家了,俺高兴,也喝点。”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