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4章 喝醉的柳姐
    “行,干杯。”陈重笑着碰了碰杯子,柳姐放下杯子看到童童手里的银马,惊讶的说道:“这是银子的吧?”还拿过来咬了一下,陈重笑着点了点头。

    柳姐连忙说:“这可使不得,普通玩具就算了,这东西可不便宜,大兄弟你还是收回去。”

    陈重笑道:“柳姐你见外了,你去把门关上,我给你看看今天的收获。”

    柳姐看了看陈重,去剿匪还能有啥收获?陈重身上也没有包裹啥的啊?

    但是柳姐很听陈重的话,还是把门反锁上了,陈重笑了笑说道:“你和童童把眼睛闭上。”

    柳姐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等到陈重让她们睁开眼睛,柳姐才带着童童睁开了眼睛,童童欢呼了起来:“哇!妈妈你看,这么多钱!”

    柳姐吃惊的长大了嘴巴,陈重面前的地上了,一个银币和钱钞堆的像一个小土包一样!里面甚至还有不少金条!

    柳姐有点结巴的问道:“这么……这么多钱,你从哪里啊得来的?”

    柳姐还有点害怕,这些钱不是陈重借着他的手段杀人越货劫来的吧?

    陈重见柳姐害怕,笑了笑说道:“柳姐,你别怕,这都是从土匪窝里抢来的,我准备给你和童童留一点,然后剩下的就发动村民问问看谁家都被这伙山匪抢过东西,绑过肉票交过赎金的,把这些钱都还给他们就是了。”

    柳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不小的规模笑道:“原来是这样,小袁你真的要吓死我了!”

    陈重昨天在水井那里照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刻意用幻术变脸,但是他的脸就一直保持在后世一百年长影宗和北凉宗那一战他变成的袁郎的那张脸上,陈重今天回来的路上,心里琢磨难不成自己就是长夜白和林月姬口中的那个她们抢的死去活来的袁郎吗?

    柳姐和陈重坐下来吃饭,柳姐心情不错,说要给陈重庆功,多喝了几杯,俏脸脸蛋就红扑扑的看着陈重,心里想着这真是一个大英雄啊,自己这个小寡妇如果能和陈重有了那种关系……

    想到这里,光是想想柳姐就不敢往下想了,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童童吃了饭,过了一会就喊着瞌睡了,柳姐把童童弄睡下又继续回来陪陈重喝酒。

    现在这个环境,没有电,又在农村,也没有别的什么乐子,陈重来了这里一直想着怎么回去,心情也没有放松过,但是今天破了土匪窝,搞清楚了自己到底和长夜白还有林月姬是怎么认识的,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也不由的多喝了几杯。

    柳姐有点醉意的说道:“陈重,你喝多了吗?我怎么看着你摇摇晃晃的……”

    陈重笑道:“不是啊,我才喝了两坛酒。”陈重是修真者,境界这么高,恐怕酒还没流进他胃里,这酒劲就化解了三分,这酒对他来说就和饮料差不多。

    柳姐娇憨的打了个酒嗝红着脸说道:“那是我喝醉了,不行不行,我出了在村里结婚的时候喝了这么多以外,还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呢,我去睡了……小袁,你也早点休息啊!”

    柳姐摇摇晃晃就要站起来,但是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了,险险一下跌倒,幸亏陈重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柳姐,柳姐就这么软趴趴的跌进了陈重的怀里面,胸口就紧紧的贴在陈重的胸口上。

    柳姐虽然身体醉了,但是意识还有三分,连忙推了一把陈重,想要从他怀里出来,谁知道这么一推,她又向后倒去,陈重连忙扶住她,这一扶就扶在了柳姐的小蛮腰上。

    农村女人不像是养尊处优的城里女人,这身上也没有什么赘肉,而且柳姐经常下地干农活,这腰上清清爽爽,一点赘肉都没有,就像十**岁的少女的腰肢一般柔软,陈重这么一揽入手中,柳姐多少年了,没和男人这么亲近过,忍不住低吟了一声:“恩……”

    身上却没有力气再动了,就这么被陈重扶着柔软的腰肢。

    柳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体香味道就这么飘进陈重的鼻腔里,弄的陈重有点心猿意马的。

    “柳姐……”陈重说道:“要不然我抱你回去睡吧?你喝多了,走回去怕是要摔倒。”

    柳姐红着脸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陈重把柳姐拦腰抱了起来,柳姐就红着脸乖乖的在他怀里也不敢乱动,进了里面的房间,要把柳姐放在炕上,柳姐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拉了一下陈重,陈重没有防备就这么面对面趴在了柳姐的身上!

    柳姐娇哼了一声,面色红润如同熟透的番茄,心里鼓起勇气今晚是最好的机会,能不能把这个她认为的好男人留在身边,就看今晚了!

    柳姐闭着眼睛,主动抱住了陈重后脑勺,抬起红唇就吻了上去。

    柳姐的嘴巴香香软软的,好久没有碰过女人的陈重感觉自己好像一下被点燃了,脑子里嗡嗡作响,没想到柳姐居然会这么主动?

    柳姐见陈重没回应,心里更放松了,索性放开了自己,紧紧的抱住了陈重,丁香小蛇也钻进了陈重的唇齿之间。

    陈重本来还按耐住自己的心头火,但是这一下就像是被柳姐点燃了,但还是努力的推开了柳姐,柳姐感觉到陈重推开了自己,失望的睁开了眼睛,觉得好像自己一腔热火要被一碰冷水熄灭了。

    但是却看到陈重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陈重小声说道:“童童还在这里呢,要不,我们去我那个房子里吧?”

    柳姐刷的一下脸红了,确实自己的孩子还在这里啊,万一童童醒了,或者吵醒了被孩子看到那得多尴尬?而且童童现在四五岁了也记事了。柳姐红着脸低着头点了点头,陈重嘿嘿一笑,抱着柳姐去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到了陈重房间,现在事情已经说开了,但是反而柳姐扭捏害羞了起来,一下没有刚才的勇气了,陈重见状主动抱上了柳姐。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