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5章 山郊野外
    土炕上柳姐推开了陈重,面色娇红的呢喃道:“袁,你把油灯吹灭了吧……这样太羞人了。”

    陈重微微一抬手,一股真气喷出,熄灭了木桌子上的油灯,这一夜风情自然不在话下。

    别说女人岁数大一点当真是不赖,懂得照顾男人,第二天一大早,陈重才睡醒就闻到了院子里面传来的饭菜的香味,柳姐正在忙活,居然还有煎鸡蛋,陈重笑着走过去从背后抱了抱她,大手不老实的摸了摸柳姐的关键部位,柳姐一阵脸红:“怎么还有兴致,俺今天早上差点下不了床……”

    声音越说越小,马上都要听不见了,陈重知道柳姐不好意思,也就不撩拨她了,吃早饭的时候陈重就撇开昨天的事情不说,让柳姐今天去打听打听看谁家以前被劫匪抢过,还有附近村子的,都来这里来领钱。

    柳姐见陈重有正经事要忙,吃了早饭就帮陈重跑腿去了。

    陈重在家里逗孩子童童,门口就进来两个漂亮的女孩,一个是长夜白,一个是林月姬,两个人手牵着手到了村子里来找陈重,村里那些单身汉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是从哪来的天仙啊?还一次来俩?

    林月姬和长夜白一夜之间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昨天晚上两女还睡在一起,林月姬还问长夜白,觉得陈重也就是袁郎怎么样?

    长夜白哼了一声说:“还行吧,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算太坏。”但是长夜白心里却是挺佩服陈重的,自己的爸爸长哥舒也挺喜欢陈重,说是这个小袁年纪轻轻修为已经到了大圆满,前途不可限量,但是长夜白偏偏有点不服气的,她天资不错,说不定到了陈重的年纪会超过陈重也说不定。

    但是林月姬脑海里满是昨天陈重救她的模样,觉得陈重很不错,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好像有点坏坏的,但是又有一种很吸引她的魅力,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心里就想多了解了解陈重。

    林月姬今天见到陈重,主动亲昵的拉住了陈重手说道:“袁郎哥哥,今天带我们去哪里啊?”

    陈重微微笑道:“今天咱们早上先给村子里的人发钱,下午到附近的村子里去。”

    林月姬看着陈重好奇的说道:“那么多钱,你一点都不留吗?”

    陈重摇了摇头:“我用不着钱,钱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数字,没有太大的意义,对于那些百姓来说却能养家糊口,所以不用留了。”

    林月姬眼睛看着陈重冒着小星星:“袁郎大哥真棒。”

    长夜白在旁边看到林月姬和陈重这么亲密,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不是滋味,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连忙摇了摇头说道:“那咱们就开始仗义行侠吧。”

    三人正说这话,家里就来人了,是村头的村民,说是以前家里被这伙山匪抢过一次,陈重坐在石桌前面,石桌上堆放着钱财,林月姬和长夜白分别坐在两边,长夜白负责发钱,林月姬负责记账。

    陈重问村民:“你被山匪抢了多少钱?”

    村民原本只被抢了两块大洋,但是看到桌面上那么多财务,转了转眼珠子:“我被抢了十块大洋。”

    陈重笑而不语,旁边的长夜白哼了一声:“你要是有十块大洋,还用住在这里?老实说吧,一共是多少大洋?”当时十块大洋是很值钱的,在城里都可以买一个小宅子了。

    看到长夜白这么凶,这村民到底是老实,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是两块大洋。”

    长夜白递给他两块大洋,然后让林月姬记上名字,陈重笑了笑别说长夜白这种咋咋呼呼的,还真能避免村民撒谎多领钱的,而且长夜白一身白裙,村民都知道长夜白是山上的神仙,所以也不敢撒谎,有被抢被盗的都登记了姓名和钱数,这样避免以后再有误会。

    忙了一上午,两女都有点口干舌燥的,柳姐给几人做饭,吃过了饭,陈重带着林月姬和长夜白去了隔壁村子,隔壁村子还有点距离,要翻过面前那座小山才能到。

    三人坐在山顶上休息一会,就看到长夜白脸色发红,陈重好奇的问道:“长夜白你的脸红红的,是不是感冒发烧了?我帮你看看吧。”

    长夜白哪里是发烧了,她是想上厕所了,但是这地方荒郊野岭的她又有点不习惯,而且陈重这个男人一直在一边,但是憋不住了,只好拉过林月姬小声说了几句话,一个人去了山那边一侧。

    陈重好奇道:“长夜白干什么去了?”

    林月姬笑了笑说道:“夜白姐说她肚子不舒服,去方便一下。”

    陈重心里一乐,想上厕所就上厕所呗,怎么憋得脸都红了?人吃五谷杂粮,排泄是正常的事情,这有这么不好意思的吗?

    陈重在这边正在和林月姬聊天,长夜白那边到了一个水潭旁边,四下看了看好像没有什么人,脸色发红,那个袁郎不知道又要说他什么了,她正要脱裤子,就听到背后好像有脚步声,长夜白回头问道:“是谁?”

    就听见一个声音笑道:“桀桀桀,小娘子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的做什么呢?”

    长夜白一看,一个头发很乱很长的穿着邋里邋遢的男人坏笑着走了过来,有四十多岁,表情非常猥琐坏笑着看着长夜白的俏脸。

    这荒郊野岭长夜白有点害怕,但还是鼓起胸膛说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么?”

    这个男的坏笑道:“我想干什么?自然是干一点想干的事情了,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你这模样出落的也不错,应该还是处子吧?来,让我教教你男女欢爱的事情,保准你以后都离不开我了!”

    长夜白手放在胸口,胸口因为紧张起伏着,这会长夜白已经二十岁了,身段非常窈窕,那个男的一看更是口水直流,搓着手就要过来,长夜白说道:“别过来,你小心点,小心我杀了你。就算我杀不了你,我父亲也要杀了你。”

    这个男的愣了愣:“你父亲是谁啊?”

    长夜白有点骄傲的挺起了胸脯:“我父亲是附近的长影宗宗主长歌舒,你害怕了吧?”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