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6章 长夜白喝酒
    “长影宗?”那个男的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子,冲着长夜白坏笑道:“原来你是长影宗的大小姐,我这辈子还没有睡过大小姐呢,这荒郊野外别说还别有一番滋味,来吧,让我好好享受享受!·”

    男人坏笑着搓着手走了过来。

    长夜白出手一掌打向那个男人,长夜白现在是结丹期后期,心说怎么也比一个普通强盗强,要不然也不会想着能跟着陈重出去行侠仗义了,准备一掌就把这个邋里邋遢的色狼一掌毙命。

    谁知道那个男人哈哈一笑,一下握住了长夜白的手腕,长夜白手上一沉,那一掌的力量如同石沉大海,手被那个邋遢的男人牢牢握在手中,根本无法动弹。

    长夜白心里一惊,寻常人绝对接不住她这一掌,这个男人不但接住了,而且好像根本毫无费力!这说明这个男的也是修真者,而且实力不弱!长夜白一直想行走江湖,但是她父亲不允许,一方面是现在外面是乱世,强盗劫匪为了口饭吃层出不穷,二是长夜白的实力太弱,有没有江湖经验,所以长哥舒不放心。

    这不长歌舒担心的事情就发生了吗?

    男人色迷迷的看着长夜白白皙的小手砸吧砸吧嘴说道:“这手可真白啊,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皮肤就是好,让我好好怜惜怜惜你!”

    说着就要去抱长夜白,长夜白看着那个男人的脏手摸过来,心里一阵恶寒,使劲想要推开那个男的,但是那个男的纹丝不动,实力差距太大了!

    长夜白心里绝望的就要闭上眼睛,但是就听到一声重响,突然脸颊被一股劲风吹过,迟迟没有等到那个男人的手摸到自己身上。

    长夜白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宽厚的背影挡在自己身前,而那个邋遢的色狼已经被这个人一掌打飞,跪在地上口吐鲜血不止,这人侧脸问道:“没事吧?”

    是陈重!长夜白小心肝扑腾扑腾乱跳,陈重来的太及时了!

    原来陈重之前和林月姬坐在那边休息,陈重的神识就已经发出来在周围警戒了,倒不是说他贪生怕死,而是一种长久处于危险环境中的习惯。

    陈重发现长夜白的真气好像不太稳定,突然出现有突然消失就知道是被境界更高的人制住了,所以对林月姬说了一句长夜白有危险,几乎是一瞬之间就出现在了长夜白身前。

    来了陈重就是势大力沉的一掌,虽然是仓促抬手,但是普通修真者挨了这一下肯定也是丹田尽毁,但是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有点反应,虽然没躲过,但却避开了丹田的要害。

    那个邋遢的男的跪在地上朝着旁边吐了一口血沫子,他刚才堪堪避过陈重那一掌,整个五脏六腑气血翻涌,想要在还手是不可能,连忙从腰间拿出一颗黑色丹药塞进了嘴里,然后看着陈重喘息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居然敢偷袭我!你等着,我迟早要让你好看!你敢不敢报个名字?”

    陈重笑了笑说道:“少爷我叫释尼爹,以后随时来不远处的村庄找我就是了。”

    “释尼爹?”这个人心里默念了一句,深深记住了陈重说出口的这个名字,这名字有点怪,方式不妨碍他后面再来复仇,陈重本来想把他就地格杀,但是这个人好像也会什么瞬身的法术,问完名字瞬间就不见了,陈重再感受这个人的气息就感受不到,看样子是身上还有什么遮挡气息的法器。

    陈重见人也不见了,心里一乐,释尼爹,是你爹,这个称号还不错,又回头问长夜白有没有事?

    长夜白俏目一红,就扑进了陈重怀里:“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没想到那个人那么厉害。”饶是平时长夜白性格大大咧咧的,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但那大多数都是装出来的,刚才长夜白是真的害怕了,你想这里荒郊野岭的,万一她要是被那个坏人害了可怎么办?

    陈重笑着拍了拍长夜白的肩膀说道:“没事了没事了,那个坏人的伤挺重,最起码几天之内不会再找回来,不过你以后出门要小心了,我看他也是修真人士,身法也有点邪门,怕是日后肯定要来报复的。”

    长夜白梨花带雨的点了点头,又在陈重怀里抹了抹眼泪和鼻涕,没有松开他的意思,陈重苦笑,就在这时,林月姬的声音传了过来:“袁大哥,夜白姐,你们在哪里啊?”

    陈重笑道:“林月姬来了。”

    长夜白连忙从陈重怀里起来,擦了擦眼睛,她在林月姬面前可是那种坚强的大姐姐呢!怎么可以让林月姬看到自己趴在陈重怀里哭鼻子的模样?

    陈重答应了一声,林月姬找过来,关心的问怎么了?

    长夜白笑了笑叉着腰说道:“哼,刚才来了个坏人,让我给赶跑了。”

    陈重看了一眼长夜白,脸上金豆豆还在呢,居然还说大话,苦笑了一声,长夜白祈求似的看了一眼陈重,陈重没说话揭穿她,长夜白松了一口气,林月姬感叹道:“夜白姐你真的好厉害啊!我刚刚筑基,所以实力还太弱了。”

    长夜白装作前辈一样的模样,摸了摸林月姬的小脑袋瓜欣慰的笑道:“没事的,只要勤加苦练持之以恒,肯定你有一天也会像我一样厉害的!”

    林月姬羡慕的看着长夜白重重的点了点头,几人继续出发,这件事谁都没往心去,几人到了临近的村庄,把山匪抢劫或者绑票来的钱还给他们,那些山民对陈重长夜白林月姬几人都是感恩戴德,还说要给他们供上生祠,日夜供奉,陈重笑了笑说不用了,那些乡亲们不愿意,非要留他们下来喝酒吃饭。

    村长感激的说:“村子里面也好久没有热闹过了,今天就留下来吃碗薄酒,等到明天回去也不迟嘛。”

    盛情难却,而且林月姬现在也不着急去寻找她父亲,明天北凉宗宗主林青衫会亲自登门造访长影宗,去接她,所以几人时间不着急,就留了下来。

    长夜白很豪爽,村民来敬酒都是来者不拒,饶是修真者的体质因为等级不高,所以化解的能力不强,不一会就俏脸绯红,靠在陈重身边醉意朦胧,陈重苦笑道:“不会喝酒还偏要逞能,你看看林月姬,不会喝酒就是不会喝酒,你喝成这样有什么好处呢?”

    长夜白打了个酒嗝靠在陈重身上说道:“哼,我爸在宗门里不让我喝酒,我就偏要喝,别说喝醉的感觉还挺好的,尤其是看着你好像顺眼多了!”

    长夜白还属于少女那种叛逆期,现在她就这么靠在陈重身上,胸口两坨小白兔也靠在陈重手臂上,弄的陈重是心猿意马的。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