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7章 千日醉
    陈重笑道:“你喝多了,小心酒后乱性啊。”

    长夜白用手指挑了挑陈重的下巴:“乱性?乱你啊!”

    陈重笑道:“你姿色不错,乱我倒是也可以,不过你要温柔一点。”

    “去你的!”长夜白站起来用脚踹了踹陈重,接着和村民喝酒去了,陈重笑了笑,旁边的林月姬坐了过来问陈重:“袁大哥,我也喝一点吧,看大家都喝,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行,少喝一点没事的。”陈重笑了笑给林月姬到了点酒,林月姬显然以前也没有怎么喝过酒,先是抿了一点,就浓浓的皱起了眉头:“好辣啊!”

    陈重笑道:“就是辣,但是还有好多人喜欢喝,酒能乱性,你还是少喝点为好,特别是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最好不要喝酒,万一有坏人惦记上就麻烦了。”

    “恩,我记得了。”林月姬点了点头,但是俏脸蛋却红了起来,偷偷转过身又喝了一大口,心里琢磨袁大哥说这东西能让人乱性,真的吗?她虽然表面是萝莉脸,平时在长辈面前都装作很乖的模样,基本没有机会喝这个,而且今天就在陈重身边,陈重又不是坏人,喝一点没有关系吧?

    这些村民发现了,怎么灌陈重酒喝,陈重都不醉的样子,纷纷夸赞道:“袁先生简直就是海量啊,我们村子自己酿的苞米酒度数烈,这么喝都不醉,这村子里应该没人是你的对手了。”

    陈重微微一笑不答话,他现在的境界,这些酒就是在嘴中过个味道到了胃里就变成水了,就连肚子都不会涨一下,村民见灌不醉陈重,就把目标转向了长夜白和林月姬,长夜白仗着一股子豪气还能喝一点,林月姬很快就不行了。

    陈重笑道:“大家来跟我喝吧!今天我豁出去了,陪你们喝到尽兴!”村民起哄说好,围着陈重喝,但是不少人都已经不行了,坐在凳子上说陈重太厉害了太厉害了,村长也说陈重这样酒量的人一辈子恐怕也难遇到一个,旁边一个村民插嘴说道:“村长,俺们村子里不是有个外地先生吗?他也特别能喝酒,说不定能喝过袁小哥!”

    村长一拍大腿才想起来说道:“对了,袁小哥,我村子里之前来了个教书先生,给村子里的娃教课,但是也不要钱,每天就要两斤苞米酒当酬劳就行,这个人也能喝,你等着我给你叫去。”

    村长去叫教书先生去了,过了一会,村长果然带了个长头发的教书先生过来,教书先生过来张口说道:“此位仁兄,听闻你海量八斗,吾不才特意被村长请来与你一较高下。”

    这半白不白的文言文?这语气?还有手中的白纸扇,好熟悉的样子?陈重抬头一看,有点惊讶,这不是以后北凉宗的执法长老,白子琢吗?

    这家伙和陈重认识的时候就喜欢喝酒,没想到一百年前也这么喜欢喝酒啊!

    后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机缘巧合又进了北凉宗当了执法长老,不过现在的白子琢身上已经有了一些真气,看样子也是修真人士。

    白子琢见陈重不说话,盯着他看,诧异的问道:“这位仁兄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花否?”

    陈重哈哈一笑,这白子琢真是太搞笑了,还脸上有没有花,不过这世界也太奇妙了一点,没想到在这里又让他遇见白子琢了。陈重笑道:“抱歉,你和我一个故人长的很相似,所以我有点奇怪,来喝酒吧!”

    陈重和白子琢喝了起来,别说,白子琢的酒量不错,两人都喝那种苞米酒,一时半会也绝不出胜负来,白子琢坐在一边思索了一会说道:“这样吧,袁兄弟,吾这里还有一坛不一样的酒,我见你也不是凡人,普通酒饮不醉,饮再多也是徒劳浪费,吾这种酒喝一杯就会眩晕,就是修炼者也喝不过三杯,汝想不想试试?”

    白子琢这么一说,陈重来了兴致,世界上当真还有他能喝醉的酒吗?而且白子琢后世他也认识,和这个人喝酒倒也有趣,陈重笑道:“真的有这种酒吗?你拿出来我和你比比。”

    白子琢得意一笑:“汝这种酒平时轻易不示人,唯独碰到酒中知己才展示一二,仁兄是有口福了。”

    白子琢左右看看,见周围没人注意他,右手的白纸扇一翻,一坛子酒就凭空出现在桌子上,陈重微微一笑,显然对这件事不惊讶,白子琢是修真者,有个空间法器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白子琢见陈重也不惊讶,更是心里猜测这是一个宗门子弟,而且修为不低,就小心翼翼打开酒坛笑道:“此酒有个名字,叫做千日醉,喝第一杯不醉的吾见过一个,但是喝完三杯还能坐着吾一个都没见过。袁兄弟试试?”

    听到白子琢好像拿出什么厉害的酒了,周围的村民都围了过来,喊道:“小袁哥,喝,你酒量这么好,不怕他!喝!”

    陈重闻了闻酒,果然是酒香四溢,还有一种奇特的味道,当下也没有犹豫,拿起白子琢小心翼翼倒好了的一杯酒扬头喝了下去。

    这一下肚,没有辛辣的感觉,软绵悠长,陈重感慨了一声:“好酒!”

    白子琢笑道:“莫急莫急,等酒下了肚子,你就晓得厉害了。”

    果然酒液落进了肚子里,就像是什么东西一样翻滚了起来,胃里一股灼烧的剧烈感,陈重连忙用真气压住,然后用真气一点点化解,但是化解的很慢,他心里好奇这酒是什么东西做的啊?

    白子琢见陈重脸色变了,笑道:“怎么样?小袁哥,此酒是否与众不同?”

    陈重好胜心反而被激起来了:“哈哈,根本没有反应,再来一杯!”

    白子琢笑道:“好!不过此酒喝了之后,虽然不会千日醉,但是足足会有半个月难受,兄台可莫要逞强。”这是白子琢说的含蓄的了,这个酒普通人喝了得醉上百天,修真者会回复的快一点。

    陈重让白子琢再倒一杯,一饮而尽!

    周围人一片叫好,因为刚才有个村民偷偷用手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想尝尝味道,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就知道这酒有多烈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