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8章 一夜旖旎
    这第二杯酒下了肚子,陈重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如同火烧了起来一般!真气已经压不住了,陈重只觉得那股子奇异的能量像是三味真火一般,一股强烈的酒劲上了头。

    陈重动用了全部的真气压制住那股力量,哈哈一笑说道:“好酒!再来一杯!我要是喝下去,能走回房间休息,白兄你是不是就认输了?”

    白子琢见陈重连喝两大杯,居然还能说话像正常人心里大惊:“袁兄弟,你还真不是一般人啊!我已经服了,但是这第三杯是万万喝不得的,我怕你逞一时匹夫之勇伤了身体和性命啊!”

    陈重和白子琢又没有恩怨,这喝酒也是为了助兴高兴,但是这要是喝出人命来了就万万不划算了,但是陈重今天碰到这个酒,还就想和酒里面那种奇异的力量较较劲!

    陈重不管白子琢,自己倒了一杯,硬是把这杯酒强忍着喝了下去,但是喝下去之后个,感觉整个人浑身燥热身体快要爆炸开了一般!现在体内的玉棒老头好像没有回应好像陷入了沉睡,所以也没有人给他出主意,陈重只好强忍着难受说自己喝多了,想要找个地方休息。

    村长一看这酒确实霸道,这个袁小英雄喝了三杯就不行了,连忙安排陈重到了一个院子里面,陈重迫切想要回到房间里运功抵抗这种酒的怪异,就推开了村长,村长又回去张罗喝酒去了,陈重朦朦胧胧之间进了一个房间里面,本来想着运功,但是刚刚碰到炕沿子上整个人就仿佛着火了一般!

    但是那股子醉意随着这一阵子温度,也涌上了陈重的大脑,陈重爬到床上,手碰到一个柔软你的身子,心里盘算怎么还有人在这里也醉倒了?

    他眼皮子抬也抬不起来,想看看炕上那人是谁,却睡着了。

    他好像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梦里一个曼妙年轻的女子和他抱在一起,那个女人身上凉凉的,陈重身上的燥热好像也降低了不少,陈重就在梦里抱着这个女人终于舒服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重才醒过来,觉得嘴巴渴的厉害,想起来找水喝,但是一抬头就看到自己怀里躺着一个女人,正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害羞的看着他。

    这个女人还没有穿衣服!!!

    而且这个女人是陈重认识的人!就是他穿越到一百年前认识的二十岁的长夜白!!!

    “我……,你……”陈重一时语塞,没想到昨天晚上做的梦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啊!他身边真的有一个女人!

    长夜白娇羞的说道:“昨晚我喝醉了就睡在这里,谁知道你也进来,抱着我又亲又摸的,还脱了我的衣服,抱着我说这样才凉快,羞死人了,袁郎我问你,咱俩有了肌肤之亲,你什么时候去长影宗向我父亲提亲啊?”

    “啊?!!!”陈重都懵比了,这都是什么情况?怎么睡了一觉醒来,自己都要去提亲了?

    长夜白见陈重不说话,俏脸一沉:“怎么,你不会打算不认账吧?我长的这么漂亮,又是长影宗的大小姐,你吃亏了不成?”

    陈重苦笑,连忙抓起衣服遮住自己的关键部位苦笑道:“我昨晚喝多了,什么事情都不记得,村里的先生白子琢的那种酒太烈了,我喝了三杯觉得浑身快要燃烧起来,难受的很,谁知道进了这房间你在这里,我也没有想到。”

    陈重顿了顿,试探性的问道:“那昨晚我们到底有没有……那个?”

    陈重还看了看土炕上的床单,虽然两个人脱了衣服,但是床单上并没有盛开的殷红梅花,长长的松了口气。

    长夜白红着脸有点生气的说道:“喂!你这家伙!虽然咱们俩没有干那个!……但是我们俩脱光了睡在一张床上,有了肌肤之亲,你是不是打算不认账!你这个人渣!”

    陈重苦笑道:“咱俩都喝多了,昨晚实在是不是故意的,能不能今天就把这件事情忘了?”

    长夜白恼羞成怒:“袁郎!我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现在居然想赖账?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能忘记?老话说的好,一夜夫妻百日恩……”说到这里长夜白似乎又想起昨夜的旖旎风光,声音柔软了几分,脸色绯红的说道:“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是我们注定好的姻缘,是没办法抗拒的。”

    陈重苦笑,刚要张口说什么,门就被人推开了,然后从门缝里钻进来一个小脑袋,来人娇声娇气的说道:“袁大哥,你酒醒了吗?”

    但是来人看到陈重和长夜白赤身罗体的坐在土炕上,仅仅有两个被单子裹在身上,来人捂住小嘴惊讶的娇呼了一声:“袁大哥!长姐姐!你们居然!居然……干了这种事情!”

    进来的人就是林月姬!

    林月姬昨夜喝了不少,被一个好心的大娘伺候着睡下了,今天睡醒打听了一下陈重昨晚睡在那里了,就跑了过来,谁知道就看到了这样如同天打五雷轰,让她惊讶的合不拢嘴的一幕!

    长夜白一下红了脸,但是低着头没有说话,倒是陈重手舞足蹈的连忙穿衣服:“林妹妹,你别误会,昨晚我们俩都喝多了,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林月姬不好意思继续看,连忙从房间里出来,心里却有点失落,怎么回事?袁大哥怎么和长夜白姐姐好了?这样她怎么办?

    当时陈重把她从山匪窝里救出来,林月姬其实就有点芳心暗许了,但是现在她看到了这一幕,心乱如麻,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她喜欢的男人居然和她认识的一个姐姐上了土炕!??

    林月姬有点发闷,她还是头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但是没想到遇见一个自己认识的关系还不错的女人捷足先登了,林月姬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拖着下巴颏,有点发愁。

    陈重穿好衣服,正要出来,却被长夜白从身后突然抱住了,长夜白吊在陈重脖子上,使劲在陈重脖子上咬了一口,咬了一个红红的印子,长夜白娇嗔的看着陈重:“不许对我薄情寡义!”

    陈重苦笑着点了点头,长夜白这会身上什么也没穿,就吊在他身上,陈重苦笑道:“你先把衣服穿上吧,这样不好看。”没想到长夜白这么勇敢,和后世比起来倒是有点相似。

    长夜白也意识到了,连忙钻回被子里红着脸说道:“那你把我的衣服拿过来。”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