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9章 尴尬
    陈重帮长夜白拿过来衣服,长夜白见陈重没有出去的意思,只好红着脸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

    白皙的皮肤,如同黑色锦缎一般的瀑布长发恰好遮住胸口两抹殷红,长夜白俏脸绯红,这还是她长这么大,头一次有男人看着她穿衣服呢!

    陈重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心说昨晚多亏是喝醉了,要不然昨晚肯定控制不住自己,会干出一些禽兽的事情来,陈重感觉自己呼吸加速,心跳也变得厉害,连忙把头扭到一边不看长夜白穿衣服。

    长夜白还有点失落,难道自己没什么吸引力了吗?等长夜白默默的穿好衣服,陈重和长夜白从房间里出来,林月姬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再看桌子上留着一个小纸条,显然是林月姬留的。

    上面写道:“袁郎大哥,长姐姐,我先回长影宗等我父亲了。”

    原来林月姬是觉得不好意思面对昨晚这两个发生了关系的人,所以已经先走了,长夜白红着脸看着纸条,娇嗔的看了一眼陈重:“都怪你,现在弄得林妹妹都不好意思了。”

    陈重苦笑,这件事怎么能怪他呢?要怪也只能怪昨晚的白子琢拿出来的那一坛千日醉,不过这酒当真是霸道,喝完之后,就连化神期大圆满的陈重也差点失守,而且那千日醉里面好像有一点奇异的能量,仿佛能燃烧所有,陈重差点都着了道。

    所以陈重没有着急走,反而是找到了白子琢,想问问他那酒究竟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居然如此霸道?

    白子琢笑道:“这酒也是吾偶尔得到了火麒麟的血,虽然只有两三滴,但是融入了酒中,就变得如此霸道。”白子琢惊奇的说道:“不过吾看袁兄你也是骨骼惊奇,吾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喝三杯能第二天就恢复如常的,白某佩服佩服。”

    “火麒麟?”陈重诧异的问道:“你是说距离此地远八百里深山中的火麒麟吗?这种异兽怎么可能受伤,你是怎么拿到血的?”

    后世的时候,云家的人本来请求陈重去从这个火麒麟身上夺回承影珠,但是陈重还没有来得及做,就被星辰戒送回了一百年前,现在听到火麒麟,所以感觉格外惊讶。

    白子琢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这火麒麟只有每月月中正午才会出现,所以及其难寻找,据说实力已经超凡入圣,寻常修真者更是无法近身,以吾之实力不可胜之,所以吾偷偷跟踪,却发现有人打伤了此头火麒麟,地上有血滴,吾碰上了运气恰好得到了几滴火麒麟的血。”

    旁边的长夜白听白子琢也是修真人士,就要邀请白子琢也去长影宗当幕僚,白子琢正好在这山庄待的也无趣,所以就找村长辞了教书先生的工作,跟随陈重长夜白返回了长影宗。

    谁知道几人到了长影宗,天色已经开始变黑了,长影宗正是热闹的时候,北凉宗宗主林青衫带着弟子来接在山下失散的女儿,正在感谢长影宗现任宗主长歌舒:“感谢哥舒兄,若不是长影宗,恐怕我女儿已经遭了那伙居心不良的歹人山匪的毒手了,这一杯我敬你。”

    长哥舒连忙摆手笑道:“这件事并不是我出手相助,而是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实力超凡的小友,带着我那不成器的小女去山下剿匪,谁知道碰到了你的小女,就顺手搭救,且不说咱们都是修真人士,就算是普通人,碰到这样的事情,也应该出手相救。所以,你要感谢就感谢那位小友吧,长某可不敢抢功。”

    林青衫咦了一声:“长兄都夸此人实力超凡入圣,可见一定是少年英雄了,此人在哪,方便为在下引荐一下,我也好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林月姬在旁边一直等了好久,也没见陈重和长夜白回来,心里隐隐约约有点失落,正在失落,就看到陈重还有长夜白,还有昨夜一起喝酒的教书先生白子琢走了进来。

    长歌舒笑道:“来的正好,我这就为你介绍,这位是袁郎袁小兄弟,这是小女,这位是?”

    陈重连忙把白子琢的身份说了一遍,长歌舒和林青衫都表示欢迎,白子琢现在已经是元婴期初期的高手,能有这样的高手加入,自然是好事。

    林青衫看到陈重感慨道:“现在少年英雄都已经这么年轻了吗?想我们二十多岁的时候还在宗门苦修,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是不行了啊!”

    长歌舒笑着点了点头,陈重连忙说道:“这是哪里话,我也是正好碰上,恰好相救,老前辈不用挂在心上的。”

    林月姬在旁边看了看长夜白和陈重,心里琢磨这两个人好像怎么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但是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觉得有点心酸,突然萝莉脸上的大眼珠子转了转,在自己父亲林青衫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林青衫听了,皱了皱眉,接着苦笑,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任性了,她刚才在自己耳边说,要让自己给她保媒,她想嫁给这个袁郎!!!

    林青衫苦笑摇了摇头,虽然陈重救了她,但是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做出这样男婚女嫁的决定呢?

    林月姬连忙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一遍,说陈重从山匪窝里救了她之后,又带着她和长夜白,把山匪抢来的财宝又原数奉还给附近的山民,这种侠义行为简直是世间少有。

    众人都是纷纷夸赞陈重的义举,林青衫听了也是心里暗自琢磨,这个年轻人没想到还有这种古道热肠,虽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是就凭借他救了自己的女儿,然后又把赃物奉还山民这两件事,就可以说明这个人的品性绝对是人上之姿。

    修真门派不管怎么样修真,但是都要讲究一个品行端正,这样的人好像能娶了自己的女儿也不错,最起码有一个可靠的依靠,林青衫心里对这个叫袁郎的年轻人高看一眼,有心想要试试陈重的实力,笑了笑说道:“没想到在这乱世之中,还有袁小兄弟这样古道热肠的人,我听长大哥提起,袁小兄弟的实力超凡入圣,我心里好奇,想要和你比试比试,你看如何?”

    :我,锦衣,求打赏,求**!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