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0章 兵器
    林月姬一听俏脸愣了愣,怎么她刚才是让自己的父亲给自己保媒,怎么现在要打架了?连忙想要劝自己的父亲不要这样做。

    但是林青衫有自己的计较,老话说的好,武品既人品,想要当自己的女婿,得有点拿的出的真本事才行,仅仅能收拾几个普通山匪不算是真本事,本事才是一个男人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保护心爱的人的根本!

    陈重倒是无所谓,不过是比试切磋,他其实心里也想看看这中州老一辈的修真者的能耐怎么样。

    陈重站起来微微一笑:“那恭敬不如从命,就是不知道怎么个比试法,还请前辈指出一二。”

    林青衫笑了笑说道:“你用不用什么兵器?林某兵器还能拿得出手,那就比兵器吧。”

    陈重想了想,正好,自己的兵器其实是自己最弱的地方,点了点头笑道:“行,那就比兵器,不过各位前辈修仙的朋友还请不要笑话我,我没有学习过兵器招式,都是自己胡乱打的。”

    周围人听到都是哈哈一笑,没有把陈重的话当真,以为他是开玩笑。

    想长歌舒说过陈重的境界无法猜测,很有可能只有一步就踏破虚空,说不定年龄也有二百多岁了,因为境界高,所以返老还童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模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修兵器?林青衫只当陈重是谦虚才这么说的,笑了笑起身,走到了长影宗平时弟子修炼的修炼场空地上。

    然后右手一翻,一柄长剑就出现在林青衫手中,林青衫把真气注入剑中,剑身莹莹出现白光,剑身嗡嗡微响,旁边观战的长歌舒感慨了一声:“林兄这剑气还未动手,就已经盈盈缠绕于剑身之中有龙吟作响,想来应该修的上等仙剑,看这气势恐怕突破已经是眼前的事情了。”

    周围的人也是齐齐一声叫好,白子琢看的动容,情不自禁念了一首诗:“雄剑挂壁,时时龙吟,不错不错好剑也。”

    林青衫确实已经到了元婴期大圆满已经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办法突破,笑了笑说道:“长兄各位夸奖了。”

    林青衫又回头看向陈重提醒道:“此剑名为铁衣,是我北凉宗古代先帝传下来,上阶灵器,剑气非一般凡品可比,袁郎小兄弟要小心。”

    陈重笑着点了点头,看那样子自己也得拿出来兵器才行,他的玉净瓶空间里好像是有不少从哪些他打败的修真者手里的武器,但是那都是别人用过的,奇形怪状的什么都有,但是不趁手。

    林青衫亮了武器,大家都再等陈重亮武器,但是看到陈重面露思考之色,好像再想什么。

    过了一会,只见陈重口中默念口诀,一道白光从陈重脖子上闪现而出,大家都知道这是陈重从他的空间装备里取兵器的前兆,都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陈重这般的人物,究竟用的是什么样的兵刃,大家都很好奇,长夜白和林月姬也都睁大了眼睛等着看自己心仪的男人用的是什么兵器。

    这用兵器也很有讲究,比如修炼无上大道的君子都是用剑,长剑,衣角纷飞,招式可发可收,进退有度;而专修阴毒功夫的多数都是银针,短匕首,讲究快准狠,一出手再无收手的道理,出手必然要人命,从不留退路;而功法霸道的,多数是大斧阔刀,以彰显武力。

    所以从武器上是可以看出来一个修真者的风格的,大家都对陈重的武器很好奇。

    一道白光闪现之后,大家都屏息凝神,但是等看到陈重手里的武器的时候,不由的露出了苦笑,心说虽然只是比试,但是现在拿出来这个当武器,这个袁郎不是再开玩笑吧?还是太过于自信了?

    林青衫看到陈重手里的武器也是愣了愣。

    这陈重手里的武器,居然是一只红褐色的桃木枝?!!!

    林青衫眨了眨眼睛,感觉陈重脸上神情又不像是开玩笑,用神识感觉了一下那根桃木枝,以为是什么灵物,但是这么一感觉那桃木枝上什么感应都没有,这分明是一根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桃木枝啊!

    由于桃木枝是仙物,所以没有达到飞升的人自然感应不出来,要不是玉棒老头告诉陈重,就连陈重都以为这只不过是一根很普通的桃木枝罢了。

    陈重有模有样学着林青衫的模样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武器:“桃木枝,以气而御,至于品级我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威力很大,和我能够融会贯通。”

    周围的人都捂着嘴笑了起来,明明就是普通的一根树枝,居然说的这么认真严肃的吗?

    林青衫有点生气,以为陈重是故意戏耍他,但修炼这么多年,这点胸怀还是有的,皱了皱眉头问道:“虽然是比试,但也刀剑无眼,袁小兄弟确定要用这个?如果真的没有趁手的武器,我们这里大部分都是修真人士,武器不少,借一把用一用就是了。”

    林青衫以为陈重是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武器。

    陈重笑了笑,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就这个吧,这个还轻巧一些,其他的用不惯。”

    林青衫点了点头,再说下去也毫无意义,不如试试这个故弄玄虚的小子的实力,不管是什么实力试一下就知道了。

    林青衫站定,鼓动身上真气,身上的青衫长袍也鼓舞了起来。

    陈重也开始逐渐提升真气,但是他的真气并没有外放,他要是外放了,怕是周围的大多数人连站着看这场比试的资格都没有,所以真气充斥体内,源源不断已然运行了一个大周天。

    林青衫提醒了一句:“我要出手了,小兄弟要小心了。”

    陈重笑着点了点头,林青衫见陈重这么轻描淡写的,好像根本没把这场比试放在心上,林青衫暗自把真气提到了八分,想着第一下就给这个年轻人给点教训,好让他认真一点收起轻视之心。

    林青衫横剑先是一剑,第一剑一道白色剑气就朝着陈重胸口而来!

    没想到林青衫第一招就是杀招,周围人一片惊呼,有些等级低的弟子,心里琢磨这下这个袁郎之前托大,这下要悬了!

    :稍晚还有一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