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2章 私定终身了?
    服了,服了,在场的所有人脑袋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这个袁郎还是人能所到达的实力吗?简直是恐怖如斯!

    林青衫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朝着陈重拱了拱手:“小兄弟的实力,不用继续比试了,林某认输了。”

    林青衫心里跟明镜似的,这还怎么比试?还没有动手,光是续了一下真气就要引发天劫,显然已经是到了人间大圆满的状态,再往上一步,就是踏破虚空,还继续比试不就是他自己不自量力了,找死了吗?

    陈重笑了笑也没有往心里去,只是觉得自己现在好像已经可以自主的引发天劫,而且是可以无限次的接近那个临界点。

    如果刚才恐怕长歌舒没有制止他,恐怕这会已经在渡劫了。

    听玉棒老头说过,这化神期大圆满突破下一层,实力已经不受天地间的控制,需要前往更高的境界,所以一共会引发九道天劫,这九道天劫,会一道比一道强力,如果没有做好准备肯定是不行的。

    不知道当年玉棒老头飞升是飞升的哪个境界,陈重感慨了一会,自问还没有做好准备,这件事得等他想办法返回现实生活,等玉棒老头苏醒之后详细了解一下才行。

    众人见识过陈重的实力之后,都是唏嘘不已,又重新落座,几人纷纷感叹没想到真的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有人踏破虚空,可能这是这近百年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了。

    陈重又和林青衫还有长歌舒聊了聊关于飞升的事情,林青衫倒是知道一些,因为北凉宗有一代的皇帝就是专门修真,把国家败完的,但是最后其实也是差一点点飞升的,所以林青衫也没有记仇,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陈重,对陈重多少都有一点用处。

    陈重记在心里,林月姬在旁边看到自己父亲和陈重聊的火热,在一旁老是给自己的父亲使眼色,弄的林青衫以为自己女儿眼睛里进沙子了呢?

    林月姬见自己这个木头父亲不明白,连忙靠近红着脸小声说道:“父亲,我之前让你帮我提亲的事情,你倒是快点说啊!”

    看着自己女儿涨红的笑脸,林青衫怎么会不明白自己女儿想的什么?

    但是自古以来,这提亲都是男方先向女方提起,哪有女方主动提起的?

    不过林青衫脑子转过弯来了,这个袁郎不是一般人,也就不能按照一般人的方式方法来琢磨,这么厉害的人,要是能进了北凉宗当女婿,北凉宗复兴指日可待啊!

    当下林青衫也没有什么犹豫,思索了一会,对陈重说道:“袁郎小兄弟,看你的岁数应该还未婚娶吧?”

    陈重点了点头,如实说道:“其实我只是个俗世人,也工作结婚,但是身体又隐疾,老婆就离我而去了,修真之后身体恢复如常,但是却看淡的感情。”

    现在陈重对这种事情已经看淡了,结婚?不存在的,只要有实力,这天下想去哪里都是任君而行。

    林青衫见陈重说自己现在是独身一人,眼睛一亮,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说道:“既然这样,林某就直说了,我小女林月姬今年年芳十八,真是豆蔻年华,若是袁郎小兄弟看的上,老夫就拉着脸皮想要给小女保这桩媒,想让你当我北凉宗的女婿。”

    林月姬听到自己父亲把这件事说出口了,俏脸娇红欲滴,低着头用眼睛偷偷的看着陈重,先看看他的表情。

    袁郎大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林月姬虽然娇羞,但是心里都要忍不住笑起来,自己这下肯定让袁郎大吃一惊。

    陈重愣了愣,旁边的众人也都是愣了愣,但是反应过来之后,北凉宗的弟子算是回过味来了,自己家宗主这是要先下手为强啊!

    想想看以这个袁郎的实力,不敢说是世界第一人,但现在在中州还没听那个修真门派里距离飞升渡劫只有一步之遥的修真者,袁郎可以说是中州第一人了,若是加入了北凉宗,北凉宗以后必然名声鹊起,这样的女婿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北凉宗的弟子纷纷叫起好来,而长影宗这边都愣住了,刚才还在比试,现在就要招女婿了?这变化也忒快了点,心里琢磨自己家大小姐今年二十,也是最好的年华,能不能争一争?

    长歌舒倒是没有想到这上面来,笑道:“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这种喜事,但是我长影宗有门规不能喝酒,要不然当浮一大白。”

    白子琢皱起了眉头:“居然没有酒喝,当真是人生一大憾事。”白子琢最喜欢喝酒,但是长影宗居然有门规,不允许弟子喝酒,这简直是要了他老命。

    众人笑了笑,就要说话的时候,桌子上突然有个人起来重重的拍了拍桌子,呼吸急促的说道:“不行!他们俩的婚事我不同意!!!”

    没等陈重开口,居然就有人不同意,这是谁?

    大家纷纷看向说话的人,居然是长影宗大小姐长夜白!

    只见长夜白俏脸通红,紧张的看着陈重和林青衫,好像生怕陈重张口就答应了。

    “额……敢为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不行呢?”林青衫有点迷惑的问道。

    这本来就是值得庆贺的喜事,北凉宗虽然和长影宗没有交集,但是这次之后也有了交情,以后有了困难或者急事,相为援引结成盟友也是可以的,自己的女儿这会刁蛮任性有点不妥。

    长歌舒有点不悦训斥道:“夜白,这事关北凉宗的大事,你不要胡闹。”

    长夜白连连跺脚,娇声不已道:“我怎么是胡闹呢!其实我……我……”

    长夜白俏脸绯红,长歌舒诧异道:“你怎么了?”

    长夜白红着脸,使了好半天劲,像是做了什么人生重要决定一般,大声喊道:“其实我和袁郎在昨晚就已经私定终身了!!!”说完之后,长夜白迅速的看了一眼陈重,脸红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啊!!!”周围人倒吸一口冷气。

    这会说私定终身,可不是胡乱开玩笑,这会的时间,女人可是把贞洁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长夜白这句话说出口,难道这个袁郎已经和长影宗的大小姐长夜白有了那种事啊!?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