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4章 回到小山村
    公平竞争,怎么个竞争法?

    周围好奇的看着林青衫和长歌舒,林青衫笑道:“就让我们的小女自由竞争吧,不管是袁郎做了谁家的女婿,另外一方也是自动放弃,自当恭喜来喝喜酒,不伤和气。”

    长歌舒点了点头,现在这种情况也只好如此了。

    陈重苦笑,他这个当事人还没有怎么呢?就被这两人私下决定好了?这么一说长夜白和林月姬看着对方,越发觉得对方不顺眼了,原本还是好闺蜜的两个女人,现在立马就变成了敌对的关系,但是无奈,山匪的事情了结了,林青衫要带着弟子返回北凉宗了,林月姬没办法留下来,也要跟着回去。

    走得时候,林月姬眼巴巴的看着陈重说道:“袁郎,我要走了,你会不会想我?”

    旁边的长夜白冷哼了一声,陈重苦笑:“我等会就回村子里了,你们俩都会想的,不过像是朋友一样。”

    林月姬知道长夜白在旁边,自己的袁郎不好说出太肉麻的话,没有灰心想了想见自己的父亲林青衫已经走远了,笑着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一个东西说道:“这个东西送给你袁郎,如果你想我了,就偷偷拿出来看一看。”

    陈重低头一看,一个红色的还带着一股子女人身上幽香的红色肚兜,这不就是后世两个女人抢来夺去的乾坤肚兜吗?这会的女人还没有穿那种西式的内衣,都是这种中式的肚兜,显然这东西应该是林月姬的贴身之物。

    长夜白在旁边看到了,红着脸啐了一口说道:“真不要脸,居然头一次见面就把这种贴身衣服送给男人。”

    林月姬瞪了长夜白一眼哼道:“长姐姐,我看你是身材不好,用不上肚兜吧?”

    说完林月姬飞快的在陈重脸颊一侧亲了一口,就飞快的离开了,根本不给长夜白还嘴的机会,林月姬跑远了,才回头冲着长夜白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消失在原地看样子是追她父亲一行人去了。

    长夜白气的在后面连连骂林月姬不要脸,竟然这么勾搭自己的男人,说完还把陈重手里的肚兜抢了过来,作势要扔掉,但是突然长夜白停下了动作,狡猾的坏笑道:“既然是那个小丫头的贴身之物,我就留下吧,不知道下次见了面,她发现这种东西在我身上会怎么想?”

    陈重一阵皱眉,女人的心智啊海底针,从小就是,这句话古人真没说错。

    白子琢也跟着北凉宗走了,就因为长影宗有门规,不允许弟子喝酒,白子琢嗜酒如命,要是不让他喝酒不是和要了他的命一样吗?所以白子琢就和长歌舒说了抱歉,又投入了北凉宗门下。

    门规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不能破,长歌舒苦笑着答应下来。

    陈重也要告别了,长夜白眼波如水:“袁郎,山下有什么好的,你就不能留下来吗?”

    陈重摇了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不回去不行,不过长影宗如果有了什么事,可以派人去村子里联络我,我一定会出手帮助的。”

    长歌舒点了点头,虽然不能留下陈重,但是有了陈重这个强力的盟友是一件好事。

    陈重在长夜白恋恋不舍的目光里下了山,回到了村子里面,柳姐见他好几天没回来,心里还隐隐有点失落,心说袁郎不是不回来了吧?

    旁边正在地里干活的杨红见柳姐像是丢了魂一样笑道:“还说你们俩没事,这几天不见,你都像是丢了魂一样!”

    柳姐红这脸啐了一口:“你别胡说,我才没有想袁郎呢!”

    杨红直起腰笑道:“还说不想?我又没说是袁郎。”

    柳姐无法辩驳,脸红了一阵,看向村头,她每天都来这里种地,其实就是为了等陈重,但是好几天了,陈重都没有回来,柳姐有点相思成疾了。

    直到太阳快下山,看到陈重的身影出现在村口的小路上,柳姐差点呼喊出来,心里一阵悸动,陈重还是回来了,没有抛下她就离开!

    陈重走过来笑道:“柳姐,你怎么还在地里呢,太阳快落山了。”

    柳姐回过神来看了看周边果然没人了,就连杨红都走了,一下忍不住扑进了陈重怀里,喃喃的说道:“小袁,你不知道这几天你走了我有多想你!”

    陈重笑道:“那边有事情耽搁了一天,解决完了我就立马回来了,知道你在这里等我。”

    柳姐抬起头见陈重心里有她知道回来,连忙擦了金豆豆抬起头笑道:“走吧,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去!”

    陈重来了之后,柳姐家里就没有断过肉,小孩童童也是每天吃的油腻腻的小手,柳姐日子比以前好过了十倍,物质上只是一点,但更重要的是,柳姐觉得自从那一夜之后,她对陈重有感情了。

    回到家,忙着给陈重做好了饭,伺候一大一小两人吃了饭,陈重在院子里逗童童玩,柳姐就在旁边一边干些针线活,一边看着他们笑,虽然不说话,但是柳姐也觉得幸福极了。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哄着童童睡着了之后,柳姐红着脸过来拉起了陈重的手,进了陈重的下房子里面。

    这一夜小别胜新婚,自然滋味无穷,柳姐是尽量满足了陈重,都害怕自己第二天下不了地干活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柳姐羞红着脸准备好了早饭,在陈重腰间软肉上掐了掐,扭着翘翘的屁股出去忙碌去了,陈重就在家里琢磨那个星辰戒,星辰戒他还是没有琢磨透究竟怎么样才能回到未来世界,那里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解决。

    但是他一走,柳姐和童童又怎么办?有点烦恼,陈重正想着,就看到柳姐跑了进来说道:“小袁不好了,村长的闺女晕过去了,还口吐白沫,你懂医术,快点过去给看看吧!”

    “行,走吧。”陈重从炕上跳下来,治病救人是大事不能耽搁,跟着柳姐去了村长家里。

    这里的村长也姓柳,这个仙倦村大多数都是姓柳的,老早以前都有亲戚关系,这村长也算是柳姐的远方亲戚,进了村长家,就看到她女儿十**岁,只穿了个肚兜,露出白白的一截腿,正躺在炕上口吐白沫,人不断的抽筋。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