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5章 柳月月
    陈重问道:“这是羊癫疯发作了,以前就有这种病吗?”

    村长连忙说:“是啊,我这妮子身体从小就不好,一直都有这个病症,但是医生说看不好,只能慢慢养着,这病隔段时间就发作一次,我们都是提心吊胆的,本来是想去山里请神仙来的,但是上次那个老神仙对你都敬仰的很,我就请柳妹子请你来看看。”

    陈重点了点头,走过去像是拿着一根干净的木棍放进了村长女儿柳月月的嘴巴里,怕是她抽搐咬着她自己的舌头,然后才开始把手放在柳月月的脉搏处,慢慢的输送治愈真气,同时按住柳月月身上几处穴位,帮助柳月月疏通经脉。

    过了一会,柳月月的情况就慢慢开始稳定了,逐渐呼吸平稳下来,好像是睡着了,陈重见状,帮柳月月盖上被子说道:“好了,暂时没有危险了,不过这病完全好需要再次治疗,等她醒了,到时候我再帮她看看吧。”

    村长对着陈重千恩万谢,现在的农民穷,家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村长硬是把两坛粮食酒塞给了陈重,这粮食酒平时村里人不碰到婚丧嫁娶逢年过节,都不舍得喝的。

    陈重见拗不过村长,就让柳姐帮忙收下了,两人回了家,陈重帮着柳姐放下酒坛子,两人吃了中午饭之后,柳姐笑道:“小袁,你可真有本事,什么病都能看好。”

    陈重看了看柳姐胸口,这会柳姐蹲坐在凳子上,角度着胸口风景大好,坏笑着说道:“我们都那个了,你还叫我小袁?不叫老公?”

    柳姐见陈重盯着自己胸口,虽然两人已经有了那层关系但还是羞红了脸,但却没有用手遮着胸口,童童跑出去玩去了,家里就只有柳姐和陈重两个人,柳姐就大大方方的给陈重看,娇声说道:“叫老公,羞的慌。”

    陈重笑着拉起柳姐,把她抱进怀里:“那你在家叫我老公,出门叫我小袁吧。”陈重是真喜欢这里这个小村庄,也喜欢柳姐,就像是到了家里一样的感觉。

    柳姐红着脸在陈重怀里点了点头,两人抱在一起又进了房间里,这一番滋味自然不在话下,柳姐意犹未尽,还拉着陈重不想下炕的时候,突然门外有个脆生生的声音说道:“柳姐,袁先生在家吗?”

    柳姐连忙起来答应了一声:“在家,你等会啊!”

    柳姐慌忙小声说:“坏了,这是我那个村长家的侄女柳月月来了,要是看到俺们俩这样,要是让外人知道俺都没脸出门了。”

    陈重想了想微笑道:“这个简单,你穿好衣服先出去应付着,我保准不让她发现。”

    “行。”柳姐也不知道陈重要用什么方法,但是现在陈重就是她男人,陈重说什么她听着就成,柳姐快速穿好衣服整理一下头发,把门开了一条小缝出去一看,果然是柳月月,像是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问道:“月月,有啥事吗?我正在午睡呢。”

    就听柳月月温柔的笑道:“姑,这不是袁先生上午治好了我病,我过来谢谢他吗?他人呢?”

    柳月月早就听说了,柳姐家里来了一个外地的年轻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有钱不说,还长得俊,没想到居然还会治病,她有羊癫疯就是被这个人治好的,所以好奇想过来看看,顺便当面谢谢人家。

    柳姐心说这怎么办是好啊?陈重还躺在她房子里的炕上呢!

    柳姐连忙胡编了一句:“啊,小袁吃完中午饭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柳月月一听有点失望,但是看着柳姐有点紧张的回头看她自己的房子,柳月月读过几年书是聪明人,心里琢磨这个柳姐不会和那个外乡年轻人有点什么吧?

    柳月月笑道:“那行,我在这等会他吧!”柳月月故意留了下来,柳姐也不好赶她走,但是心里就越发着急,陈重被堵在屋子里的怎么办啊?

    但是过了一会,院子大门里慢悠悠的走进来一个人,这不是陈重吗?

    柳姐都觉得自己眼睛花了,明明她一直看着自己的房门,陈重还在里面啊?房间里面也没有朝外开的窗户,他是怎么出来的,又从前门进来了?

    陈重见柳姐发呆,连忙眨了眨眼睛,柳姐会意连忙说道:“小袁,回来了啊!这是我侄女,就是早上治病的那个,说要过来谢谢你。”

    陈重走过来,看了看柳月月,别说柳月月虽然是山村里面的女子,但是生的白净,因为从小体弱多病也没有多干过什么粗活,手脚都干干净净的,胸不大,堪堪一握,但是眼睛很大,俏生生的看着陈重。

    陈重走过来笑道:“中午吃太多了,我出去走了走路消消食,你就是柳月月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柳月月见陈重正从外面回来了,心里松了口气,原来自己大姑没有偷男人啊!

    柳月月也微微笑道:“感谢你袁先生,要不是你我今天都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

    陈重笑道:“哪里话,你这种病是属于顽固性疾病,不好完全治愈,发病时间有间隔,但是不知道什么时间发作,所以身边不能没有人,以后可要注意了。”

    柳月月连忙答应下来,几人坐下,柳月月才问道:“袁先生,你以前是城里面的吗?”

    陈重想了想说道:“算是吧。”

    柳月月笑了笑:“俺以前也在城里读过几年书,不过后来太乱了,就回来了,你以前就是医生吗?”

    这个柳月月还挺好奇的,什么都想问问,陈重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以前就是医生。

    柳月月看着陈重挺斯文的,而且彬彬有礼,心里有了点好感,本来感谢的话也说完了,该走了,但是屁股就是磨不开凳子,还想着和陈重说话,就问:“那袁先生,我这病能不能根治呢?”

    陈重以前也治疗过羊癫疯的患者,是可以根治的,不过需要的时间久一点,毕竟这是顽疾,陈重把情况说了一下,柳月月眼睛一亮祈求到:“那求袁先生帮我把病彻底治好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陈重笑了笑说道:“不用这么客气,你和柳姐都是村子里的人,又是亲戚,我帮你们治病都是举手之劳,不过我们俩得找一个僻静点的地方,不能被人打扰,治病的过程可能要花点时间。”

    陈重是怕自己的异能被这些村民们或者村长知道,把自己当成仙人或者怪物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