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6章 月下治病
    ,精彩小说免费!

    “行。”柳月月连忙点头答应,好不容易来了个这么厉害的医生,而且长得又俊,还不要钱,这样的医生谁不喜欢呢?

    柳月月又俏脸微红笑道:“我这会还要回去看家,不如吃完晚饭吧,我来找陈大哥,到时候去西瓜地,西瓜地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的。”

    陈重点了点头表示答应,柳月月高兴的扭着屁股回家去了。

    柳姐倒是有点担心,刚才这一番对话,她总觉的自己这个大侄女好像是喜欢上小袁了。

    要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你想想看,自己这个做姑姑的和陈重已经有了那层关系,这个侄女也喜欢陈重,这关系不就乱了吗?

    柳姐有点担心,但是陈重却没有丝毫察觉,柳姐只好安慰自己,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吧。

    陈重笑着抱了抱柳姐笑道:“刚才都没有弄完,要不然咱们回房间继续?”

    感受到陈重的强壮,柳姐一下红了脸,半响才在陈重怀里娇羞的点了点头,这次柳姐就留了个心眼,把房门锁死了,任谁来敲门,她也不会开的。

    到了下午,陈重吃完晚饭,童童也早就从外面跑回来了,火红的晚霞烧了半边天空,再有一会太阳就落了,柳姐正在逗童童玩,柳月月来了探了个脑袋进来来喊陈重出去的。

    陈重出门的时候,柳姐还担心的说了一句:“小袁,到了晚上,怕是有野兽,早点回家。”

    陈重笑着点了点头,这会他要是还不知道柳姐的心思,那真是傻瓜了。

    跟着柳月月出了门,柳月月似乎心情不错,走在前面,哼着一首小曲,好像还特意梳洗打扮过,小风一吹,一股香味从她的头发和身上散发出来,钻进陈重的鼻孔里,弄的陈重心里痒痒的。

    柳月月今天晚上穿了一件白衬衣,下身是军绿色的裤子,这身打扮是当时学生最喜欢穿的,尤其是城里的女学生都喜欢这么穿,柳月月在城里上过学,自然也有这样的衣服。

    她今天下午去了柳姐家里见过陈重回家之后,就在家里梳妆打扮,她娘还好奇的问,这又不是过年过节,又不是要去城里,怎么打扮的这么漂亮干啥?

    柳月月对着镜子红着脸不说话,把头发梳了又梳,梳了好几个发型都觉得不好,还是这样披散着好看,自己瘦这样显得温柔,临出门前还给自己身上喷了点好久都不舍得用的香水。

    村子里男人不多,即便有也都是些大老粗,根本不会欣赏。

    陈重闻到香味在后面问道:“你下午抹香水了吗?怎么这么香?”

    柳月月没想到陈重真闻出来了,俏脸微红点了点头,心里却如同小鹿乱跳一样,原来这个袁先生还是挺在乎自己的嘛。

    想到这里,柳月月在前面带路,就故意扭起了自己细细的腰肢,好让后面的袁先生看的更仔细些。

    柳月月虽然一直从小就体弱多病,但是这几年养的好,身段出落的越发水灵,别说村里的男人看到她说她漂亮,就是她之前在城里上学也有男学生主动追她呢!

    不过就是她看不上罢了。

    回到村里,能接触上的男人就更少了,不是结过婚的就是岁数太大了,上个月她娘还想帮她物色了一个邻村的小伙子,但是见了一面,柳月月就没看上,黑壮黑壮的像头牛,一看就是庄稼汉,多粗鄙啊!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柳月月能看上的男人,柳月月心里琢磨自然是要抓住机会的。

    “袁先生,你小心脚下,马上就到了,到了晚上看不清楚路,地上湿容易滑倒。”柳月月时时刻刻关心陈重,陈重笑了笑点头答应下来。

    果然和柳月月说的一样,这会已经没什么人来瓜地了,这会不像是后世,地里什么东西看到都觉得新奇,这村子里基本上没有外人,更没人偷菜偷瓜,家家户户都有的东西,也没人动那个坏心思,白天在地里忙了一天,所以到了夜晚早就回家休息去了,根本一个人都没有。

    柳月月带着陈重进了一个瓜棚,没着急让陈重瞧病,而是自己下地挑了一个熟透的西瓜,打开和陈重吃西瓜。

    陈重有日子没吃过这种水果了,大快朵颐,天上慢慢升起了一个月牙,凉风习习,别说挺有一翻田园风光。

    两人正边吃边聊天,柳月月却小声惊呼一声:“哎呀。”

    陈重抬头一看,就看到柳月月刚才吃瓜吃着吃着,不知道怎么西瓜掉进脖子里的衣服里去了,柳月月伸手进去拿出来,这一下胸口大开,皎洁的月光下面,露出半截玉兔,白皙皙的,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其实这事柳月月故意的,就想给陈重暗示一下,低头观察着陈重的神情有没有变化。

    谁知道陈重看了一眼,就把脸转到一边,继续吃西瓜去了。

    陈重边吃还边笑道:“这瓜可真甜啊,肯定没有化肥,是绿色无污染的产品。”

    柳月月有点失望,但又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化肥?”

    陈重一拍后脑勺才想起来,这会种地基本上都是自己用农肥,也就是大粪啊动物的尿液弄的肥料,还没人用化肥呢,笑道:“没什么,对了,洗洗手,我给你治病吧。”

    “哦!”柳月月点了点头,心里还有点不舍得,这么美好的独处时光就这么结束。

    两人在水渠旁边洗了手,陈重就坐在瓜棚里,先给柳月月把了一下脉搏。

    发现柳月月这个病是从生下来就有的,能活到现在父母也是**不少心,陈重问道:“如果治好你的病,你以后想干什么?”

    柳月月想了想说道:“我识字,我想在村子里教小孩认字读书,没有文化是不行的,而且我们村没有学校,小孩上学要去东北城,太远了,好多家里也没有这个条件。”

    陈重笑了笑,柳月月心肠还不错,不是坏人,就让柳月月背对着他盘腿坐好,然后陈重坐在了柳月月背后。

    手放在柳月月脑勺后部,这种羊癫疯的疾病多数都和脑部神经有关联,脑神经比较细,所以需要的时间更多,陈重选了这个安静的地方,也是怕有人打扰,弄得他心烦失手就坏事了。

    运行起体内真气,一点点的帮柳月月疏通脑补经络。

    柳月月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好像有一股暖流涌了进来一样,非常舒服,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感觉脑袋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忍不住低吟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