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7章 柳月月的心意
    整个过程持续了有十来分钟,陈重才停了手,又用神识和透视眼观察了一下,觉得没有异常了,才说道:“好了,以后你的病都不会再犯了,可以放心了。”

    “真的?”柳月月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快就能治好。

    但是那股暖流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啊!

    柳月月可爱的笑起来:“那谢谢袁大哥了,我要怎么感谢你才好啊!?不如以身相许吧?”

    这话像是半开玩笑说的,但是也有一半认真的意思。

    这称呼从袁先生变成袁大哥了,自然是柳月月想要和陈重亲近一点,这会月亮也升起来了,陈重笑道:“太夸张了,我都多大岁数了,你这么小,以身相许不合适。”

    柳月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嘟着小嘴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没有女人,我也没有男人,男欢女爱难道不正常吗?”

    说完柳月月的脸都烫烫的,心里琢磨幸亏是黑天自己的脸看不清楚,要不然还不得羞死人了啊!

    陈重开玩笑道:“你才多大啊?发育好了吗?”

    在这种环境下好像特别有那种气氛,柳月月一下鼓起了胸脯贴在陈重手臂上,娇嗔道:“你看看,我怎么没有发育好?我身体不好,但是也不经常下地干农活,但是我发育的很好啊?你看我的比村头和我同岁的春妮大多了!!”

    这么一挤压,两团就这么变形靠在陈重手臂上。

    这会又是夏天,两人穿的都少,陈重还是赤膊。

    这么一下,两只柔软的白兔果然如同柳月月说的一样,还真挺大的。

    陈重笑道:“原来是人小鬼大啊!”

    柳月月红着脸啐了一口,也意识到这样的动作太过于亲昵了,两人还没有确定关系呢!就连忙离开了一点,红着脸低头小声辩解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人吧!”

    陈重苦笑,看样子这个小姑娘也喜欢上他了,怎么办?他就是这么帅,走到哪里好像都挺招女人喜欢的。

    陈重想了想决定还是不继续调戏小姑娘了,这样调戏下去容易走火。

    连忙转移了话题问道:“柳月月,你们这里以前有没有什么传说啊?”

    “什么传说啊?”柳月月好奇的问道。

    “就是那种,比如时空穿梭啊,天生异象,或者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陈重想问问看有没有异常事情发生,说不定能和他时空穿越有关联,找到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柳月月想了一会,见陈重突然叉开话题有点不高兴的嘟起小嘴:“好像没有,我们还是聊聊别的吧,这个太没有意思了。”

    柳月月转了转眼珠:“我有点瞌睡了,能不能借着袁先生的肩膀靠一靠呢?”

    陈重苦笑:“这样不太好吧,你还是黄花大闺女,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我们俩在一起,动作还这么亲热,怕是有人乱嚼舌根子对你名声不好呢!”

    柳月月笑道:“我不在乎,我也不害怕,我爸是村长,他们可不敢乱说。”

    到底是读过书的女人,是聪明一点,陈重正要拒绝,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喊他。

    “袁郎?月月,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吧!太晚了外面不安全!”是柳姐的声音。

    原来柳姐始终有点不放心,自己这个侄女好像是喜欢上陈重了,这不是要和自己抢男人吗?好不容易来了个这么俊又体贴的男人,柳姐肯定不能这么轻易让别人夺走了。

    思来想去,觉得时间好像差不多了,知道柳月月家的西瓜地在哪里,所以就赶了过来,提前喊两人回家。

    陈重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答应了一声:“好,柳姐我马上就来。”

    柳姐在远处偷偷看着呢,见两人好像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倒是柳月月有点灰心丧气的模样,没想到正要到关键的时候,居然自己这个姑姑突然出现了,把自己的好事情给搅和了。

    陈重走过来,柳姐看了看陈重衣服真气,就知道今晚是自己想多了。

    陈重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柳姐讪讪一笑:“我是怕晚上有狼,很吓人的。”

    柳月月在后面轻轻的哼了一声,什么有狼,是来搅和好事的吧?

    到了家里,进了家门,柳姐就直接报上了陈重,陈重笑道:“怎么?又想了?”

    柳姐红着脸说道:“嗯呢,童童睡着了,咱们声音可以大一点的……”越说越觉得自己脸越红,柳姐继续说到:“而且我今晚洗澡了,还用了点托人从城里带回来的香皂,好贵的,一块要三个大洋呢!”

    柳姐是生怕陈重被自己那个貌美如花的侄女抢走了,你想想看,十**岁的小姑娘,她都三十多了怎么比啊?要是陈重喜欢上柳月月怎么办?

    所以柳姐今天又是担心受怕,又是洗澡准备的,就是为了留住陈重。

    陈重也看出来了柳姐的心意,笑着在柳姐胸口闻了闻:“哎呀,真香,看着也好看,就像是两个大白馒头似的,肯定好吃。”

    柳姐红着脸啐了一口:“太流氓了……”

    陈重笑道:“我流氓?那行,我就流氓给你看!”

    说陈重就抱着柳姐进了里面的房间里面,这次也没有吹灯,就这么两人滚到了大炕上,一番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柳姐虽然岁数大了点,但包养的很好,不比柳月月差,陈重笑着夸了几句柳姐身材好,柳姐就感觉自己是在是太幸福了。

    一夜**不用多说,到了第二天,陈重神清气爽正在院子里活动活动,他之前还坚持每天打坐,但是最近没有了,因为上次他差点引发天劫,就知道自己已经真正的进入了大圆满期,再往前一步,就是踏破虚空,所以真气不用再增加了,就暂时放弃了修炼。

    柳姐起来了,红着脸像个小媳妇一样去烧热水给陈重擦脸擦手,又给他做早饭,生活别提多美了。

    陈重正和柳姐一起吃饭,门外来了个人敲门问道:“袁先生是不是住在这里?”

    陈重打开门一看,居然是上次在长影宗见过的大师兄林飞!现在的林飞要被一百年后年轻很多,现在还不是大师兄,而是小师弟。

    林飞着急的说道:“袁先生,我们家小姐昨夜偷偷的离开了山门,说是收到了你的飞鸽传书,我师父派我来问问,她在你这里吗?”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