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8章 长夜白被劫走
    陈重一头雾水:“飞鸽传书?我这里连鸽子都没有,怎么传书?我回到仙倦村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啊?”

    “啊?”这下轮到林飞傻眼了,林飞一拍大腿说道:“这下坏了,我们小姐联系不上了,不会是出事了吧?”

    陈重皱眉说道:“昨天什么时间离开的?”

    “大概是晚饭前后,吃晚饭的时候好像还在。”林飞想了想答道。

    陈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难道长夜白这个傻丫头真的来找自己了?

    陈重先安慰林飞:“别急,我用神识看看周围。”

    林飞点了点头,知道陈重不是一般人,是化神期大圆满的至臻境界的高手,神识的范围很大。

    陈重放出神识,感应了一下周边的真气存在的感应。

    陈重的范围现在差不多在一百公里左右,周围除了林飞还有长影宗,居然没有任何真气存在,陈重收回神识,看向林飞说道:“周围没有,但也并不代表她不在附近,如果有空间法器的话,我也没办法感受到空间法器的空间里的真气。”

    林飞一下就反应过来:“袁先生,你的意思是有修真人士掠夺了我们大小姐,把我们大小姐藏在空间法器里面!”

    陈重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以前陈重就把人放进过空间法器里面这样做过,所以很有这种可能的。

    林飞点了点头:“怪不得我们宗门全部出动,找了她一早上也找不到人,说不定就藏在某个人的空间法器里面。”

    “不错,而且一晚上以人的脚程也不可能走得太远,所以我想应该还是在这附近。”陈重思索了一会说道。

    陈重回头看了一眼柳姐说道:“柳姐,我出去一下。你带着童童去杨姐家里,这个人要是冲我来的,肯定你们也要遭殃了。”

    柳姐也分的清楚轻重,知道陈重有事,连忙给童童穿好衣服,躲去了邻居杨红家里。

    陈重跟着林飞去见长影宗宗主长歌舒。

    长歌舒眉头不展忧心忡忡的,陈重走过去劝慰道:“长前辈也别太心急了,说不定是夜白贪玩跑出去了。”

    长歌舒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是啊,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平时对她也是太过于溺爱了,让她养成了这个任性的性子,如果能感受到她的真气还好,但是现在杳无音讯,我是真的有点害怕了。”

    陈重安慰道:“前辈不要急,我也帮你们找找,就算是有人绑架了长夜白,那也肯定得忌惮几分她的身份,不会伤害她,肯定能找到的。”

    长歌舒点了点头:“只好如此了,有劳袁小兄弟费心了!”

    几人正要分散开来,突然一支黑色毒镖从远处急速飞来,陈重推开长歌舒,那飞镖就牢牢的定在长歌舒原本站在的草地上,草地上面肉眼可见,草皮从绿色变得枯黄,显然是沾了剧毒。

    陈重连忙感应了一下,刚才那真气爆发了一瞬间,就在他们东南方向,而一瞬间之后好像有什么法器遮挡,又感应不到了。

    “追!”长歌舒看了一下飞镖射来的方向说道,几个弟子过去早就没人了。

    只见那飞镖上还有一张羊皮字条。

    长歌舒想要拿起来,陈重摇了摇头,这样去碰怕是中毒,所以用掌风振飞飞镖,又用真气把飞镖吸入了玉净瓶空间里,要是谁捡到恐怕也会中毒,然后又从玉净瓶里拿出一副蚕丝手套,这才捡起地上的羊皮字条。

    羊皮字条上写道:“上次打伤我的那个小兔崽子,爷爷又回来了,一个人来土驼山,小妮子在我手里,你来晚了,嘿嘿这小妮子皮细肉嫩的,我就享用了!”

    陈重突然想起来了,上次去剿匪的路上,碰到过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本想欺负长夜白,被猛然出现的陈重一掌打成重伤逃跑了。

    原来是他回来报仇了!

    陈重想了想神情严肃的说道:“长宗主,各位兄弟你们别怕,这个人是冲我来的,我去一趟土驼山,必然把长小姐安然无恙的带回来,你们放心吧。”

    这里陈重实力最高,他说这一番话自然不作假,长歌舒怕是陈重需要帮手,加上是他自己的女儿很担心,决定带着弟子和陈重一起去,不进土驼山,在远处等待援手就是了。

    陈重点了点头,和长影宗一众人赶向土驼山。

    土驼山离这里并不远,和长影宗所在的长白山脉遥遥相对,传说当年是因为一道雷电劈开了山脉分出来的,到了山脚下长影宗的人就停了下来,陈重朝着众人点了点头,如同一道黑影,展开身形上进了山涧。

    这个地方不像是长影宗所在的长白山山脉是石头山,山上有树木,这里基本上都是荒山。

    那个黑衣人把自己约到这里又没有藏身的地方,想要暗中偷袭恐怕是有点困难,基本上没有什么优势,所以约到这里干什么呢?

    陈重往里面走,这段山脉不大,很快走到了最高的山峰这里,还是没有发现那个黑衣人。

    突然陈重脚下的土一松,地下的黄土好像就变成了流沙,整个人朝着地下陷去!

    脚下的土洞里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流沙像是变成了一只手臂,握着匕首,从土洞里钻出来朝着陈重胯下就是一刀!

    陈重心里一惊,卧槽,这是要让自己断子绝孙啊,这么狠毒?

    陈重轻提一口气,脚尖不落地,整个人就腾空而起,那把匕首刺了一下没有刺中,又落入了土中,地面也恢复成了之前黄土的模样。

    但是整个过程都感觉不到有人在地下,所以这应该是某种用来偷袭的手段或者法器。

    陈重心里盘算,刚刚落地,地下的黄土又变成了流沙,流沙又变成一把匕首朝着他刺来,陈重还是躲开,但是只要脚尖落地,必然站的地方就会出现一个流沙洞,有流沙手臂握着匕首刺他。

    倒是伤不了陈重,只是有点让人厌烦,不过长影宗的人没有跟进来是对的。

    这些东西伤不了陈重,但是对于长影宗那些低阶弟子来说,是致命的。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