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0章 王爱国
    这个黑袍人见陈重他们都盯着自己,老脸居然一红,把自己的身份说了一遍。

    原来他叫王爱国,是一个散修,什么叫做散修呢?

    就是没有门派,比较没有约束的修真。,

    他曾经拜过一个师傅,但是师傅死的早,王爱国也是天资聪颖,有点小聪明,靠着师傅传下来的心法自己修炼到了这个境界也着实不易了,但是他这个人吧,有点小毛病,就是有点好色。

    长歌舒看了看这个人,自然要为自己女儿出头,哼了一声说道:“无耻之徒,今天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不能不管,这次多亏了有袁郎小兄弟帮忙,要不然会有更多的良家妇女受害。”

    王爱国一听,卧槽,长歌舒这是要杀了他啊?

    长歌舒他倒是不怕,关键是他害怕陈重啊!

    长歌舒想了想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杀你,废了你的修为做个普通人,不得再危害普通老百姓了。”

    长歌舒说着就要上来催动真气废了王爱国这一身修为,王爱国眼巴巴的看着陈重和长歌舒:“你们别废了我的修为啊!我保准以后再也不敢干这种事情了还不行吗?”

    王爱国看着陈重,陈重苦笑摇了摇头,这件事他做不了主,差点害了长夜白,这件事还得长歌舒说了算,长歌舒是忠厚长者,道义公平自然不在话下。

    陈重说道:“还是请长宗主定夺吧。”

    长歌舒点了点头,正要上前,一掌打向王爱国丹田内的元婴,王爱国突然说道:“我知道一个大秘密!我愿意用这个秘密换我这身修为!”

    长歌舒顿了顿:“什么秘密?”

    王爱国连忙说道:“一个关于长生的秘密!”

    长歌舒也有点哑然,停下了动作,修真者哪有不想长生的?修真最后不就是为了长生吗?

    陈重也有点好奇,看了看王爱国,看他神情好像不似做伪,说道:“长宗主,不如让他先说出来看看真伪,以后让他加入你的门内,好生看管管教就是了。”

    长歌舒想了想:“这也是个办法,你说出来听听吧。”

    王爱国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只能私下对你们说。”

    “行。”陈重点了点头,压着王爱国回了长影宗,陈重玉净瓶空间里有一套法器叫困天绳,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先把王爱国捆了起来,这东西没有化神期的修为根本挣脱不开,然后搜刮了王爱国身上的法器,王爱国见逃跑彻底失去了希望,灰头土脸的坐在凳子上,把关于长生的秘密说给了长歌舒还有陈重听。

    王爱国说道:“其实我这次来东北就是为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和长生有关联。”

    陈重一脚踹过去,笑骂道:“说重点,别卖关子了!”

    王爱国只好说道:“这长白山山脉以前是龙脉,你们都知道吧?”

    这个是个人都知道,陈重和长歌舒点了点头,王爱国继续神秘的说道:“龙生九子,九字不同,长白山山山脉中有一个神兽,是以前龙脉坍塌的时候,从地下面冒出来,这个你们知道吗?”

    陈重在前世听北凉宗的人说过,点了点头,长歌舒好像也听过这件事情,捋了捋胡子:“这件事老夫也听说过,但是这和长生有什么关系?”

    王爱国笑道:“当然有关系,异兽现世,必有异宝,我以前的师傅告诉过我,这个世界上其实早就有了修真者,而以前有一个很厉害的修真者留下了一副藏宝图,谁拥有这幅藏宝图就可以长生不死!据资料记载,这幅藏宝图恐怕就在这个火麒麟这里!”

    陈重心里一惊:“这记载属实吗?”

    王爱国点了点头:“应该属实,所以这趟我本来想着来寻寻火麒麟,谁知道碰上你了,这倒霉的,现在沦落到这般境地。”

    陈重心里苦笑,他找了好久的藏宝图碎片,原来就和这个火麒麟有关系。

    这个王爱国的记载恐怕也不是全部真实,那不是一整张藏宝图,而是一块碎片。

    他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又花费了不少动静,不知道为什么回到了一百年前,才得知了这第六片藏宝图碎片的下落!

    陈重如释重负,长歌舒在旁边说道:“这火麒麟老夫也听以前的宗主说过,有分神期修为,实力非凡,而且有三位真火缠身,根本无法近身,所以恐怕难以得手。”

    陈重想了想之前在前世的时候,白子琢给他了一颗辟火珠,是他用一箱白酒换来的,这个东西不就派上用场了吗?而且他已经通过前世北凉宗知道了火麒麟所在的位置,陈重打算私下里去走一趟。

    陈重找了个借口准备离开长影宗,但是长夜白堵住了陈重,楚楚动人的说道:“袁郎,你这几走了吗?也不陪我几天?这几天人家好害怕。”

    说着,还走过来,用柔软无骨的小手抱住了他的腰,陈重刚想离开长夜白,长歌舒也笑道:“既然救了小女,袁小兄弟这趟也辛苦了,不如留下来住两天,让我们好好款待一下你,报答一下你的恩情再走也不吃。”

    陈重见无法脱身,只好答应下来,晚上陈重想要离开,长夜白又拉着陈重和长歌舒下棋,陈重只好作罢。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陈重躺在床上思索火麒麟的事情,突然闻到一股子香气。

    抬头一看,长夜白伸出一个脑袋,正从门缝里偷看陈重。

    陈重嘿嘿一笑,这小妮子也学会偷窥了?身上都是长影宗一种提炼的花香水味道,十米外就能闻见了,还藏起来看?

    陈重故意咳嗽了两声,有意无意的说道:“我要脱衣服睡觉了,好累啊!”

    陈重伸了个懒腰,眼睛瞟了瞟,发现长夜白还在那里偷看,大大咧咧站起来,脱了衣服和裤子。

    长夜白在外面连忙不看了,背靠着门红着脸啐了一口:“还要脱衣服睡觉啊,现在天气也不热啊。”

    但是看到陈重肌肉和线条,长夜白还是一阵脸烫,忍不住又偷看了起来。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