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2章 林月姬的小九九
    陈重笑道:“我想去一趟火麒麟那里看看,然后等回来就提亲。”

    长夜白想了想这样也行,省的门里的弟子笑话她,这么快就厚着脸皮要嫁给袁郎了。

    两人去了宗门饭堂吃早饭,长夜白脸上如沐春风,幸亏她那个老爹没有看到,要不然以长歌舒的眼光,肯定能看出来自己的女儿被破身。

    用过早饭,陈重和长夜白分开来,就和长歌舒说了一声,自己准备前往深山中火麒麟的位置。

    王爱国说的位置和未来的云家所说的位置是同一个,看样子这个火麒麟一直没有挪过窝。

    为什么不挪窝呢?就因为他一定守护着某种宝物,不吭离开。

    而这份宝物,很有可能就是第六块藏宝图碎片,陈重寻觅已久,这次陈重是志在必得。

    陈重刚出长影宗不久,就发现一个不算太强的真气鬼鬼祟祟的跟着自己,这个人是谁呢?

    他突然加速,到了一处拐角的地方躲了起来,那个身影也快速追来,陈重用透视眼老远就看清楚了这人是谁,有意要捉弄她,就在这人跑过拐角的时候,陈重大喊一声:“喂!”

    这个人吓了一跳,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等看清楚是陈重,哇的一声就扑进了陈重的怀里,用小拳拳锤陈重胸口:“袁郎,你坏死了!”

    这人不是长夜白,陈重这趟出来,长夜白知道帮不上陈重的忙,所以留在了长影宗一门心思的给自己准备嫁妆,等陈重回去娶她。

    那这个人还会是谁?

    一张粉嫩的萝莉脸,胸前一对大凶器,正哭唧唧的往陈重怀里钻,但是看脸上却一点泪痕都没有,只有笑意盈盈的模样。

    这人是北凉宗的大小姐,林月姬!

    陈重笑着松开林月姬:“好了好了,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之前林月姬跟着自己父亲林青衫不是回北凉宗了吗?

    林月姬眼睛笑成了月牙:“当然是想袁郎你了,我又和父亲说了一声,我要公平竞争,所以回来了啊!”

    原来林月姬回去之后,感觉宗门的生活也挺没意思的,天天心里都是陈重的影子,想来想去,和自己父亲说了一声,这次林青衫没有不答应,反而是挺鼓励自己女儿,一方面是因为知道陈重实力深厚,自己的女儿在他保护之下不可能受伤,另外一方面是却是希望自己女儿能通过努力得到心爱的人。

    林月姬就来长影宗找陈重,就恰好看到陈重从长影宗出来,本来想着能恶作剧给陈重一个惊喜,谁知道居然被陈重识破了。

    林月姬到底还是小女儿的心思,陈重笑了笑又板起脸说道:“但是我这趟去非常危险,是一头会使火的怪兽,万一伤到你漂亮的小脸蛋我就伤心了。”

    林月姬没有关注到重点,反而是感觉到陈重的特别关心,笑了笑说道:“我不怕,你不是有空间法器吗?万一碰到危险就把我装进去就好了,等你打完我再出来,绝对不会扯你后腿。”

    “袁郎,你就带我去嘛,好不好!”林月姬用自己柔软的大凶器按压在陈重手臂上,摇着陈重的手臂求饶道。

    陈重心软,林月姬说的这个倒也是个办法,大不了打的时候把林月姬收进玉净瓶里,玉净瓶里还有黑白大王和桃木仙子,林月姬指定不会无聊的。

    想定,陈重笑道:“那行,那你跟我去,不过一遇到危险我就会把你收进空间里,你做好准备。”

    “知道啦!”林月姬见自己的愿望得逞了,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拉着陈重的手和陈重继续前行。

    陈重嫌弃林月姬速度太慢,索性准备把林月姬背在背上,林月姬红着脸说道:“不行,那样我就看不见你的脸了。”

    陈重苦笑:“那怎么办?要不把你收进玉净瓶里?瓶子里还有两个有趣的生物,你可以和他们作伴。”

    “不要。”林月姬鼓起小嘴笑道:“我要你抱着我行不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满是期待。

    陈重不忍心让林月姬失望,点了点头:“行。”

    把小巧的林月姬懒腰抱了起来,陈重真气全开,整个人如同一道虚影向着长白山脉奔去。

    而护体真气又像是一个巨大的蛋壳,把陈重和林月姬护在里面,风声一点都听不见,反而很安静,林月姬看着陈重俊朗的侧脸,越看越觉得稀罕,忍不住仰起头在陈重侧脸上亲了一口。

    陈重笑了笑:“干嘛亲我啊!”

    林月姬咯咯直笑,羞红了脸,把头埋在陈重的怀里不说话了。

    其实这次林月姬来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就是这一趟希望能有和陈重单独相处的机会,没想到正好想睡觉,天上就掉下来一个软软的枕头来。

    林月姬觉得自己必须抢在长夜白之前和陈重有了那种关系,甚至怀上孩子最好了,到时候看长夜白怎么跟她抢陈重?

    而想要怀上孩子,就得干那种羞羞的事情,林月姬想到这里都脸红了,她还从北凉宗的原先破败的皇宫书院里找到了两本帝王用来修炼阴阳双修的功法来。

    昨晚翻看的时候,看到上面羞人的姿势,林月姬都觉得脸发烫,但是过了一会又暗暗记住了那些羞人的姿势,希望能用得上,不能让袁郎觉得她不好。

    望山跑死马,直到傍晚陈重才带着林月姬到了长白山山脉脚下,但是据王爱国所说,那怪兽只会在白天正午出现,所以现在是找不到的,陈重跑了一天,真气算是源源不断,但是林月姬都有点困乏了,摸着肚皮说自己有点饿了。

    陈重把林月姬放下来,点了一堆篝火,又从玉净瓶空间里拿出来一些熟的吃食就这热火烤了烤吃,别说味道还不懒,玉净瓶里灵气很足,食物都不会坏,会一直保持着原先的风味。

    林月姬吃的是赞不绝口,陈重又拿出一把之前从山匪那里缴获来的银质水壶添了些热水放在火山烧开,然后有拿出点带着灵气的茶叶。

    林月姬正要倒水,却被热水浇到了手上,疼的眼泪汪汪的,陈重笑道:“这么不小心啊?”

    林月姬嘟着嘴说道:“人家疼死了,你还笑话人家。要是留疤就难看了。”

    陈重笑道:“没事的,绝对不会留疤,我给你治疗一下就可以了。”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