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6章 回到现代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是伏在地上的火麒麟已经感应到了陈重,当下不在处理伤口,勃然大怒,张开血盆大口,一个红色的火球就在火麒麟的口中开始聚集能量。

    哪怕是含着辟火珠,陈重都能感觉到那个圆球所包含的巨大热量和能量。

    陈重一道真气甩过去,想要打断火麒麟,但是火麒麟身边就像是形成了一个烈焰圆球,这一道真气被烈焰圆球所格挡住。

    陈重诧异,还没有谁都能挡住他这样的真气手刀,哪怕是某种寻常法器也不行。

    看样子这个火麒麟还有别的力量是没有被发现的。

    那个火红色的能量球聚集的很快,火麒麟身上原本火红色的纹路也开始慢慢变暗,好像浑身能量都聚集在了那个圆球上一样。

    而此时的圆球已经变成了一米左右的大小,方圆几百米的树木也是因为这股巨大的能量无火自燃了起来。

    陈重感觉到这股力量的恐怖,不想硬接,转瞬到了石台旁边,拿起了那第六章藏宝图碎片,来不及展开细看,就准备反身离开。

    但是就在这时,火麒麟摇头甩尾,把那个一米方圆的圆球朝着陈重吐了过来!

    圆球所掠过的地方,全部化为焦土!!!

    而且那圆球在行进过程中,逐渐变大,开始变成五米直径,然后飞速的变成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几乎在这片树林里铺天盖地!

    这特么的不符合自然规律啊!

    能量怎么可能一直变大,不会消散?

    “小子,小心了啊!火麒麟虽然不是纯正龙血,但是仍然具有龙威,看样子你夺宝彻底激怒了他,这种力量几乎是榨干它体内的所有能量,想要和你决一死战了!”体内的玉棒老头焦急的说道。

    陈重心里大惊,跑是跑不掉了,只好祭出仙桃木枝,瞬间提升真气到达顶点,一道包含万千剑意的一剑就朝着那个圆球顶了过去!

    两物相撞发出剧烈的的耀眼的光芒,巨大的爆炸瞬间响起!

    附近的山丘在一阵狂风之下全部移位了平地!!!

    陈重真气灌注在脚上,双腿已经沉入了土中,但是面前的那个巨大的火球还是没有消散!

    要不是因为辟火珠真气环绕在他身边,持续不断的带来凉意,恐怕陈重这会也难以抵挡。

    这个圆球因为刚才的抗衡消散了一点,但仍然还有几十米的直径大小,陈重和这个巨大的圆球比拟起来,体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圆球的力量仍然再往前推动,后面的火麒麟身上的火焰也暗了几分,正虎视眈眈的看着陈重,但是状态明显下降了一大截。

    陈重心里着急,他和这个圆球僵持的时候,要是火麒麟从他背后来一下,可就危险了!

    而且那个圆球还在往前不断的推进,仿佛随时都要把陈重碾压粉碎一般!

    陈重咬着牙,握着的仙桃木的双手虎口已经蹦出了血丝,真气已经无法再继续提升,再继续提升就会引发天劫,现在这种情况下,明显不适合再引来天劫让自己双面对敌。

    多亏陈重体内那一抹金色的真气好像非常持久,要不然陈重恐怕这会已经葬身在这个巨大的火球之下了。

    就在这样僵持不下的时候,陈重的手上突然散发出一抹光芒。

    陈重低头一看,是星辰戒,星辰戒粘上了他手上的鲜血。

    是因为血变化的吗?

    不对,是因为沾了血的同时,外界同时也有巨大的能量异动的时候,星辰戒才会出现,就和之前在长影宗,林月姬用诛仙箭阵对付长夜白的时候,陈重也同样是因为巨大的外界能量所以变幻了时空!

    只见星辰戒白光越来越盛,越来越浓烈,一阵白光把陈重吞噬了进去!

    陈重仿佛被白光包围,周围那种热烈的感觉渐渐消失了,然后天旋地转,也分不清楚周围的东西南北,人就晕了过去,等再次苏醒,周围一片狼藉,自己躺在一个泥土大坑当中。

    就听到长夜白的呼喊声:“陈重,陈重!你没事吧?”

    陈重睁开眼睛,看到嘴角还有鲜血的长夜白正抱着自己的头,努力的呼喊他。

    再看看四周,不是长白山的那片山脉,而是长影宗的山门和竹屋,尽管竹屋已经破败不堪,但是依稀仍然能看出来这是长影宗!

    长夜白的面容比起之前成熟不少,诛仙箭阵的那些弟子散落了一地,看样子是被他打破了,而长夜白和林月姬多多少少都有伤。

    这是他穿越之前的长影宗,他,陈重,又回来了!

    陈重想动,但是不知道身体好像有点动弹不了,只好勉强说出了那个让长夜白和原本还想继续动手的林月姬的那个答案。

    陈重虚弱的说道:“别打了,我回来了,我就是袁郎,袁郎就是我!”

    长夜白喜极而泣,擦着眼泪激动的抱着陈重说道:“我就知道是你!从那天我看到你变幻出袁郎的脸我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林月姬吃惊的捂住了小嘴:“袁郎?这个武器,是袁郎的武器,你真的是袁郎吗?”林月姬看到陈重拿出那根乌黑的桃木枝也猜疑过,但是当时诛仙箭阵已经蓄势已发,无法阻挡了。

    陈重苦笑道:“我还记得一百年前,那天晚上我们在山涧的旖旎风光,你还用了很多羞人的姿势……”

    林月姬俏脸一红,那是她的第一次,她怎么可能会忘呢?

    那天满天星斗,她和袁郎在草地上整夜旖旎。

    林月姬看着陈重,觉得有点激动,但是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那时看着陈重和火麒麟战斗在一起,然后一阵激战之后,以为袁郎死了,她和长夜白痛哭了一场,都以为袁郎死了,但是一百年后,袁郎居然又出现了!

    林月姬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是你吗?不是串通长夜白来骗我?既然你活着,这些年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陈重苦笑道:“我现在很虚弱,这里面的缘由,能不能先扶我起来,让我喝口水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