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8章 陈蔓蔓被劫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夜,长影宗的小竹屋里点上了红烛,红烛流泪,两个俏脸绯红的美人依靠在柔软的大床上,双眼满含春波,别提多动人了。

    陈重走进来嘿嘿一笑,见两女不说话,气氛还有点尴尬,坏笑道:“那我先是摸摸夜白的屁屁好呢,还是亲亲月姬俏脸蛋好呢!”

    陈重这么一说,两女羞臊不堪,纷纷回击。

    长夜白:“才不要,你先和月姬妹妹好吧……”说完低着头趴在床上,双手捂脸不敢再看羞人的画面。

    林月姬红着脸娇嗔道:“姐姐更想你,还是和你先那个……吧!”

    林月姬也把脸转向一边,低着头,俏脸绯红不敢和陈重对视了。

    陈重苦笑,这两个女的也是,平日里争抢的那么厉害,这药真刀真枪上“战场”了,却互相退让起来了?

    陈重搓着手坏笑道:“都别谦让了,为夫已经忍耐不住,那就两个一起来吧!”陈重说完就像大灰狼扑向小白兔一样,扑向了软床上的两女。

    两女娇声不已,但是陈重怎么会给她们反抗的机会?

    哈哈朝天一笑,用精纯的内力控制力震碎了两女的衣服,又顺手熄灭了红烛!

    这一夜春风十万里,不知何归期!

    陈重第二天起来神清气爽,面对两各拥有不俗的修真实力的女人,加之昨晚林月姬又用了那种羞人的双修之法,所以陈重內视了一下真气,果然那种金色的真气好像更多了一些。

    把两女从床上骚扰醒来,陈重这才问了问心里的好奇。

    林月姬歪着脑袋,用手遮住胸口根本遮不住的玉兔想了一会,解释道:“这阴阳双修之法确实有提纯真气的作用,但是古书上所记载,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至于郎君所说的金色真气恐怕就是提纯起了作用,但具体有什么功效,这个古书上并没有记载。”

    现在林月姬已经把袁郎、陈重的称呼换成了郎君,显然是已经默认了陈重的身份,心里欢喜不已,对这样现在两女共侍一夫的状态也很满意。

    长夜白有点吃醋的在旁边偷袭捏了一把林月姬胸口一对水球:“原来林妹妹有这奇妙的双修之法,怪不得郎君对你这么喜爱。”

    林月姬笑道:“姐姐吃醋了?这双修之法也不是什么强力法门,但是好像对于郎君来说有独特的用处,我教给你就是了。”

    长夜白笑道:“这还差不多。”又好奇的捏了捏林月姬胸口的一双水弹:“妹妹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啊?不会也有什么法门吧?”

    林月姬俏脸一红,又喊痒,让长夜白松开手,但是长夜白偏偏不松开,还挠林月姬的痒痒肉,林月姬只好从被子里出来反击,伸手去摸长夜白的敏感部位,弄的长夜白娇喘连连。

    两女一时间在大床上打闹起来,白腿细腰,看的陈重直流口水,不禁在一旁聚精会神的观摩起来。

    “不错不错,昨晚熄了灯看不清,长夜白的腿很长啊,就是现在流行的大长腿妹子。”

    “林月姬更是绝了,童颜巨x,简直是天生尤物。”

    陈重心里琢磨,看着看着又有了反应,当下加入了战团激战了一番!

    等两女叫苦连天,陈重这才鸣金收兵,心满意足的穿上衣服吃早饭去了,留下两女在房间休息,还吩咐女弟子把饭食送到房间里去。

    接下来这两天,陈重过了几天清静日子,帮助长影宗修好了建筑物,每天和两女混在一起,要不就是游山玩水,要不就是烧茶做饭,到了晚上更不用说大被同眠,滋味美妙不能对外人道也。

    就在陈重快要把外面的事情忘记的时候,突然陈家向背后的宗门势力长影宗传来了消息,说是陈拾千的女儿陈蔓蔓被一个黑袍人带走了,至今未归,想要请长影宗的修真高手出去把女儿找回来。

    陈重皱了皱眉头,陈蔓蔓喜欢他他是知道的,上次陈蔓蔓甚至假借自己被绑架,把陈重喊到了一处陈家的郊外房产想要和陈重生米煮成熟饭,但是陈重婉拒了陈蔓蔓的好意。

    这次还是假的吗?

    就在陈重思索的时候,陈拾千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问陈重有没有时间,说明了陈蔓蔓被绑架的情况,先请求陈重出手,无论多少酬劳都可以。

    听着陈拾千焦急的语气,陈重也知道不会是作假了,看了一眼长夜白,长夜白点了点头说道:“经过这两天,我身上的伤不碍事了,再说陈家每年给我们长影宗纳贡,这也是分内之事,我和你走一趟吧。”

    林月姬连忙说道:“那我也要去,不许把我丢下。”

    陈重笑了笑,这两女修为不俗,寻常修真者还真伤害不了她们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三人下了山,先是和陈家家主陈拾千碰了个面。

    原来在两日前,陈蔓蔓从公司出门,就有一个藏头遮面穿着黑色长袍的黑衣人把陈蔓蔓掠走了,很多人都看见了,就给陈拾千报了信,陈拾千就派人去找,但是以陈家东北第一家族的实力,几乎翻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但是仍然没有收获,陈拾千着急了,不得已向长影宗求救,而两天前长影宗还在和北凉宗厮杀,当时无暇顾及这件事。

    “黑袍人?有没有看到他最后朝着哪个方向走了呢?”陈重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又是黑袍人。

    陈拾千这两日头发就焦急花白了大半,陈拾千毫不迟疑的说道:“我一个手下看到是那个黑袍人掠走了蔓蔓,也没有用交通工具,径直朝西南去了,但是我派人找不到。”

    陈重点了点头,安慰陈拾千:“陈叔叔别着急,蔓蔓也是我的朋友,我先试着找找她的位置,看能不能寻到蛛丝马迹。”

    “恩,那还请陈兄弟多费心啊!”陈拾千说道。

    陈重整个人放松,闭上了眼睛,提起一口真气,神识从身体里钻出,高高的飘荡在了天空之上,像是普通人陈拾千看不到,但是他身边的长夜白和林月姬都能看到,陈重的几乎透明带着一抹金边的神识像一个巨大的人影一样,飞上了天空,这一飞上天空,就占据了东北城一大半的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