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意外
    陆晓菲有一个习惯。

    在紧张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给自己松绑。

    换句话说就是感觉衣服紧了,最直接的解决办法就是解开最上面的一颗衣扣。

    因为这件事情,以前陆晓菲没少遭遇尴尬。

    而现在,陆晓菲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口位置,只觉得心头砰砰直跳,跳的厉害。

    天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自己解开的衣扣,最关键的是,今天陆晓菲里面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短袖体恤衫。

    那件体恤衫非常的宽松,因为原本陆晓菲是穿着睡觉的。

    可是没有想到临时被叫到医院值班。

    林亦此刻的心头也是有些无奈。

    在十秒钟之前,他点出面前这个女医生的问题之后,就发现女医生看着自己的眼神在不断变换。

    多半是把我当色狼了吧。

    林亦自嘲的笑了笑。

    也难怪,在这个看脸看衣服看背景的时代,凭靠着自己现在这幅模样,被当成色狼倒也不奇怪。

    不过既然不被信任,那么自己就不去多说什么了。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眼前这个女医生还真的是蛮大的。

    就不知道和钟水雨比起来谁更大?

    林亦晃晃脑袋,将这种想法抛掷出去,准备转移话题,尽快包扎完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陆晓菲突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望。”

    林亦吐出一个字,陆晓菲微微一怔。

    中医中有望闻问切四步诊断手法,其中望与切是最难得。

    所谓的望,就是观其体,看面色,依靠身体表面的特征去寻找到可能存在的问题。

    而切则是手把手的把脉了。

    眼前这个少年单凭一点望就能够看出自己的问题?

    陆晓菲对此保持怀疑态度。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前段时间是不是喝了很多的咖啡,又吃了很多的水果?”

    林亦接下来的话,让陆晓菲又是一愣,下意识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确实有喝咖啡之后吃橙子的习惯,但是以前都没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那是因为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为阴寒,体虚,内阴之火旺盛,烧及中庭,以至于内分泌紊乱,与水果中的维生素一起食用,会导致你体内阴火更甚。一般而言,这种症状会集中出现在寅时,而寅时正是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

    听着林亦娓娓道来,陆晓菲问道:“你学过中医?”

    “一点皮毛。”

    “那有什么方法可以缓解这种症状吗?”

    “当然,我给你写个药方,你试着抓药就成。”

    陆晓菲听着林亦的话,眼中虽然仍旧有所疑虑,但是相比之刚才,要少了很多。

    此刻听到林亦要写药方,立马就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笔递了过去。

    她倒是挺想看看眼前这个少年能够写出什么药方来。

    林亦拿起笔,笔走龙蛇,写完之后将药方直接递还给了陆晓菲。

    “按照这副药方煎服三次即可,每日服用一次,三天见效。”

    陆晓菲接过药方看了眼,上面的药都是很寻常的中药,到时候让中医大夫帮忙看看,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是不是真的懂得医术了,不过林亦的字迹确实让陆晓菲眼前一亮。

    俊秀骨感,笔划飘渺,每一笔都仿佛自带神韵。

    以前林亦的字迹就跟狗爬一样,而现在林亦随笔就能够写出一手好字,说到底,字迹如何终归是归结于书写者的心境。

    现在的林亦就是那种很飒然的心态,连带着字迹都俊彩飞扬。

    “嗯,我待会儿去拿一副药试试,谢谢你了。”

    陆晓菲将药方收起来,突然想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她看向林亦,林亦刚刚起身,正准备离开。

    “唉,等下,我还没有给你包扎,你手不能这样,需要处理一下,否则的话,万一淤血堆砌,很容易对手臂的神经血管造成损伤。”

    陆晓菲站起身,走到柜子旁边,拿出一个医疗箱,将碘酒纱布等东西拿了出来。

    “没必要了吧。”

    林亦有些无奈,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手包扎成木乃伊一样。

    那样也太难看了。

    “很快的,也不会很疼。”

    陆晓菲没有给林亦拒绝的机会,一把抓住了林亦的左手,用碘酒处理了一下林亦手臂上的血痕,帮着林亦轻轻揉了揉他的手掌,让淤血尽快的化散开来。

    “你的手在康复之前最好不要握拳,也不要打篮球,防止里面的血块硬化,尤其是不能够接触热水,也不能够挤压。”

    陆晓菲俯下身子,低着头,帮着林亦揉着手掌。

    因为距离靠的有些近,加上刚刚陆晓菲解开了她衣服最上方的一枚纽扣,导致林亦轻轻低头,目光就轻而易举的穿过宽大的白大褂,看到了里面的风景。

    非礼勿视。

    林亦心底对自己说了一声。

    给林亦揉完手掌,正准备上药的陆晓菲调整了一下站姿,不慎没有站稳当,重心不稳,下意识的朝着前面踏了一小步。

    可就是这很不起眼的一小步,直接让林亦的手掌按在了一片软绵之处上。

    “这……”

    林亦愣住了,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陆晓菲也愣住了,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上只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

    “不好意思,我还是自己来吧!”

    林亦果断抽回手掌,然后迅速的用碘酒自己给自己处理完伤口,之后纱布一裹,完事儿。

    前后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手段之娴熟,让陆晓菲脸上神情变幻莫测。

    “谢谢你,医生,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林亦说完话,赶忙离开了办公室。

    “这也太扯了吧。”

    林亦心底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心脏怎么跳的这么快,不应该啊,按说以我的道行,这种事情不会有任何的波动才对。”

    “难道是因为,这具身体还是纯阳之体的缘故?”

    林亦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

    不过刚刚那种触觉,挺软绵的。

    林亦摇摇头,这才发现,外面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大厅内,一中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只有陈琳嫣和方尤还在。

    而陈琳嫣的身边,站着陈强山和吕舒。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林亦愣在原地。

    方尤正巧看到林亦从里面走出来,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