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要么酒尽,要么人倒
    “感觉有点面生啊,不知道是陈总哪个朋友的孩子?”平年华端着酒杯,望着林亦,笑容满面:“看上去应该还在读书吧,虽然说学生喝酒不怎么好,可是我儿子平野也是学生嘛,而且今天是庆祝盛总身体康复,适度喝点酒也是可以的,陈总,你说呢?”

    平年华不着痕迹的将话题从林亦的身上转移到了一旁陈强山身上,看着陈强山,脸上带着几分微笑。

    全桌人的目光也从林亦的身上转移到了陈强山的身上,陈强山心底暗骂一声,不过林亦毕竟是跟着自己来的,这个时候总不能够撇清关系。

    陈强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换上了一副笑脸,站起了身:“朋友家的孩子,从小不会喝酒,而且平时性格有点内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陈强山给盛总赔个罪,这杯酒,我替他喝了。”

    陈强山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嗓子一阵火辣辣的。

    “唉,陈总,这一杯怎么行呢?陈总您向来都是海量,再怎么样也得三杯吧,而且今天是盛总做东,这点面子我想陈总是不会不给的。”

    “来来来,我给您满上。”那边,刘钊一边说着话,一边站起身,不由分说的给盛海洋又倒了一杯。

    “这酒可是我珍藏的,六十二度呢,强山,要是喝不了的话,那就别勉强了。”盛海洋看着陈强山,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只是嘴上说说,目光倒是一瞬不瞬的没有离开陈强山手中的酒杯。

    吕舒有些担心,陈强山则是咬咬牙,笑了笑:“不不不,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个酒我是要喝的,这个,小钊说的没错,今天是盛总身体康复的日子,我多喝几杯,那也是应该的。”

    “况且这一次盛总能够康复,还真的得多亏了平总找来吴神医,这三杯酒,我喝。”陈强山一口下肚,一旁的刘钊立马满上。

    连续三杯下去,陈强山脑袋已经有些晕乎,脸色泛红。

    “嗯,那确实是这样的,这一次还真的多亏了年华,还有,吴神医。”盛海洋看也没有多看一眼喝了三杯酒有些晕乎的陈强山,转而看着平年华和吴神医,随后端起自己的酒杯:“来来,我先敬二位一杯。”

    “哪里哪里,我只是承了平总的人情,真要说起来,盛总您应该多多感谢平总。没有他的话,我是断然不会出手的。”吴神医面挂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有几分高深莫测的感觉。

    在说话的时候,吴神医也在打量着那边的盛海洋,他心底是有些奇怪的,因为他开出来的方子,理应是加重盛海洋的病情,绝对不可能会让盛海洋能够下床的。

    只是现在看盛海洋的精神头,好像还蛮不错。不过吴神医心底即便有些疑惑,此刻却也是却之不恭。

    而那边的平年华也就将计就计了,平年华原本想让盛海洋一病不起之后,在公司里面退下来,好让他当这个总经理。

    但是现在的情况貌似也不错,至少盛海洋从心底已经倾向于他这边,连带着疏离起了陈强山,这正是平年华想要看到的情况。

    “话也不能够这么说,这治病还是得靠着吴神医,和我们明海市人民医院的陆院长和几位医生呐。”平年华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就给陆院长敬了一杯酒。

    一旁的庞雪萍满脸微笑的说道:“年华谦虚了,我们家海洋能够好起来,是真的要感谢在座的诸位,非常谢谢。”

    陈强山空腹连喝下去四杯酒,脸色发红的厉害,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

    只是酒桌上的盛海洋,有意无意的都在忽略着他,这让陈强山心底有些苦涩。

    “你少喝点。”看着陈强山的状态,吕舒有点担心,小声嘱咐了一句。

    “没关系,没关系。”陈强山摇着头,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随后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看着盛海洋,笑着说道:“盛总,您看,这几天单单都是平总出力了,我这有些事情没有考虑周到,我自罚一杯。”

    “嗯,强山啊,话也不能够这么说,在海洋出事的时候,你不是第一个将他送到医院的吗。”盛海洋没有说话,庞雪萍点头示意,看着陈强山将一杯酒饮尽,却没有去端酒桌上的酒杯。

    陈强山刚一口酒下肚,嗓子辣的厉害,酒杯还没放下呢,一边的刘钊就已经凑上了前来,咧着嘴笑着:“来来来,盛总海量,怎么样也得三杯吧。”

    说完话,刘钊不给陈强山说话的机会,直接就给他满上了。

    看着刚刚喝完又满了的酒杯,陈强山脑子有些懵。

    六十二度的白酒,还是空腹,而且喝的比较急,这几杯下去已经有六两多了,盛海洋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一时之间,陈强山端着酒杯杵在那里,酒桌上的人全都看着他。

    平年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陈总,你该不会是不行了吧?那不成啊,男人怎么能够不行呢,又或者说你是不打算给盛总这个面子?区区几杯酒嘛。”

    吕舒有些着急,站起身:“今天强山身体有些不舒服,我来,我来带他喝吧。”

    吕舒一边说话,一边就去抢陈强山手中的酒杯。

    “唉,这哪能行啊,小舒,你是女人,酒桌上哪有女人给男人代酒的说法,不行不行。”一边的沈和这个时候说话了,吕舒一脸尴尬。

    “都是你害的!”陈琳嫣哪里见到过自己父亲这么受委屈。

    以前出去吃饭,都是别人敬她父亲陈强山的酒,而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逼酒的。

    看着自己父亲受了委屈,陈琳嫣眼眶忍不住微微一红,瞪了眼林亦,在她看来,这都是因为林亦刚刚不喝那杯酒引起的。

    而且林亦这个时候,居然还在吃东西!

    听到陈琳嫣的话,林亦看了眼面色尴尬与忧愁的吕舒,微微一叹。

    “别闹,你坐下,这酒我喝,肯定是我喝!”陈强山将吕舒按压下来,看着杯中的酒,眼神只打晃,胃中翻腾的厉害。

    平年华一脸冷笑,刘钊已经坐好了给陈强山加酒的准备。

    陈琳嫣眼眶红红的,各路眼神意味纷繁。

    陈强山一咬牙,准备灌下去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来了一只手。

    “这杯酒,我替陈叔叔喝吧。”

    “而且,我有个提议。”

    林亦突然起身,从陈强山手中端过酒杯,目光直视着那边坐着的平年华:“既然今天是给庆祝盛叔叔身体康复,那么作为晚辈,理应多喝几杯。”

    “盛叔叔身体刚好,不宜多喝,那么这位叔叔,要不您陪我喝吧。”

    “你喝一杯,我喝三杯,要么酒尽,要么人倒。”

    “这样,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