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两巴掌,一保证(第三更)
    ,!

    “我胡国强话就在这里放着!今天你骨头硬,我也不会仗着年纪大欺负你,不过,你是叫陈强山是吧!”

    胡国强冷冷看着那边坐着的陈强山。

    “胡营长……”陈强山额头满是冷汗,立马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孝子不懂事儿,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来陪您喝酒!”

    “我先自罚三杯!”

    陈强山说完话,端着酒杯就一饮而尽。

    白酒入喉,有些辛辣。

    他端起酒杯,打算再倒一杯的时候,胡国强摇了摇头:“赔酒?我有让你赔酒吗!你一个做生意的,和我喝酒,这要是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我?”

    “我现在跟你有商有量的,我虽然管不了他以后去不去浦海,但是至少可以决定他现在能不能在这个京南上学的。”

    “还有你的公司,你的公司想要拿的棚户区改造项目,可不只是你们一家人盯着的,我胡国强做人也很简单,人家给我面子,我就给人家面子,现在你来做个选择。”

    胡国强不去看林亦,看着陈强山。

    陈强山满脑门子的冷汗,他目光之中,多有迟疑和难堪。

    本来被王万盛派遣到京南这边开疆破土,干得好了,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干的差的,在这个公司,也算是待到头了。

    陈强山站在那里,僵持良久,进退两难。

    俞千雄隔岸观火,看得心底舒爽,祁红更是时不时的以一双冷眼看向林亦的方向,目光之中,颇有些阴狠。

    “说够了没,姓胡的。”

    陈强山还未开口,坐了许久的林亦此番缓缓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姓胡的?”

    听到林亦这么称呼胡国强,吕舒脸色顿时一惊。

    关琳丹眯了眯眼睛,对着林亦又是一阵打量。

    胡国强此番则是猛地瞪了林亦眼,他一拍桌子,气势十足:“怎么说话呢你!”

    胡国强话才落下,吕舒正打算拉着林亦,让他坐下来,免得冲突升级。

    不料在所有人视线之下,林亦同样伸出手来,冲着桌子拍了下去。

    砰的一声。

    整张实木桌子,在林亦一掌之下,彻底断成了两截。

    “啊!”

    桌上摆着的茶水,一下子翻开,滚烫的热水直接洒向了胡国强几人。

    关琳丹见势不妙,已经站起身子,躲过被热水浇头的境地,但是俞千雄和祁红就没有那么好运气,热水洒了他们一身,烫的两人一下子从凳子上蹿了起来。

    胡国强被林亦一巴掌给吓了一跳,他看着眼前断成两截的桌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右脚一阵剧痛。

    断了半截的桌子面儿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脚尖上。

    “胡营长!您没事儿吧!”

    陈强山见势吓的不轻。

    那胡国强强自镇定,可还是扛不住脚上的疼痛感,一下子绷不住,屁股朝着地面上这么一坐,立马就是用两只手狠狠的揉着脚趾。

    “找死!”

    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个年轻的男人脸色陡然一变,捏着拳头就冲着林亦而去。

    他脚步迅捷,纵身一跃,直接一个高弹腿,对准了林亦的脸。

    “小心!”

    吕舒脸色一白。

    跟着胡国强来的人,是广家小辈,虽然不如广正平那么厉害,但是在军内,也算是一个小小高手。

    这突然而起的凌空一脚,充满力道,看去颇为渗人。

    “这么弱的拳脚,还敢对我出手?”

    林亦站在原地,在那人一脚将至时刻,随意探出手去,在半空之中,手掌稳稳当当的拿捏住了那人的脚踝,朝着旁边随意一甩,就将那人直接给砸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全程不费吹灰之力。

    “疯了疯了!你可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人!”

    祁红被茶水一浇,狼狈不堪。

    关琳丹也是连连皱眉,看着林亦的眼神,更为不喜:“看不出来,你还学过功夫?”

    “反了天了!”胡国强在地上捂着脚,还在大声嚷嚷。

    林亦已经是缓步走到了他的跟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小亦!别!”

    吕舒见势不妙,心底一突。

    眼前的人可不是寻常人,这真要动手打了起来,那林亦的麻烦可就大了!

    “林亦,别动手!快松开,有事儿好好商量!陈叔叔我保证,哪怕这个公司我不要了,我也不会强迫你回去明海的!”陈强山也是心急火燎。

    虽然公司很是重要,可他更加不希望看到林亦惹出无法挽回的事端。

    “对对对!松手,你快松手,这个,这个胡营长可不是小人物!你要是动了手,这辈子可就完蛋了,别以为你能打就能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旁边的俞千雄一边劝着,一边又是激着。

    他倒是希望看着林亦手起拳落,只要打下去,那这个小子八成就是凉了。

    关琳丹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现如今的局面,是她希望看到的。

    胡国强的身后是京南胡家,只要让他动了真火儿,这个林亦,今天之后,真的就得彻底离开京南。

    那样一来,直接就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我还就不信了!你还真的敢打我不成!”

    胡国强挣扎两下,发现挣扎不开,眼前小子看似纤弱的手臂,里面的力道着实恐怖,让他心底很是震惊了几番。

    但是周围人都看着这边的,胡国强只觉得脸色一阵火辣辣,格外丢人,恼羞成怒。

    “你只要打了我,我保证你今天走不出这个馨竹厅的门!”

    胡国强咬着牙,还试图挺一挺身板,不过当他接触到林亦的眼神,余光又看到旁边那断裂一地的实木桌的时候,心头还是有些惊慌。

    啪!

    他话音才落,林亦一个干脆利落的反手巴掌已经到了他的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不重,但是格外响亮。

    胡国强脑袋一片空白,瞪着眼睛,兀自震撼。

    林亦抽了他一巴掌直接,单手提溜着他走到馨竹厅的门前,一脚踹开大门,随后拎着他走了出去,随后又拎着他从外面走了回来。

    门外的服务员吓了一跳。

    等到林亦回到馨竹厅,再次干脆利落的又反手给了胡国强一个巴掌。

    啪!

    这一次更为响亮,力道也重了几分,打的胡国强嘴角冒血。

    “我不光打你了,还走出了这个门,你有不服?”林亦拎着胡国强的脖子,将他拉到跟前:“今天我也给你做个保证,我保证你今天没法从馨竹厅的大门出去。”

    “你信,还是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