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他是一个怪物
    ,!

    陈步兵站在胡勇锐的跟前,双手环胸,满脸桀骜。

    他爸是陈永寒,在京南军区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的,前几次陈永寒手底下的飞鹰连在各种演习上面,屡创佳绩,虽然最后被异军突起的苏老大手底下尖刀连给狠插一脚,弄得有些狼狈,可相比从前,陈家的实力还是得到了明显的增强。

    陈步兵对武诗蓝一直有点念头,但是之前的武诗蓝,有着武战军和居兴安双重防护,让他无从下手。

    后来武战军和居兴安双双离开培英中学,只留下武诗蓝一个人还呆在这里,这让他看到了几分的希望,可是没想到胡勇锐那个时候又插上一脚。

    陈步兵打得过胡勇锐,但是干不过胡勇锐旁边的广正平,这又使得他不得不退避三舍,心底憋屈。

    现在好了,正好是武诗蓝不在,广正平出事儿离开,只留下胡勇锐这么一个光杆司令,陈步兵果断抓会,打算将胡勇锐给堵上一波。

    “你喜欢武诗蓝,你自己去追,在这里堵着我干嘛。”胡勇锐看着跟前的陈步兵,脸色微寒。

    “陈步兵,你之前还被武战军给打了,不记得了?现在跑到这里来堵着,等到武战军回来,知道你因为武诗蓝而闹事儿,不怕他揍你?”胡勇锐旁边的女生连连皱眉。

    旁边围观的学生不少,大门处的保安亭里面的保安此刻悄悄关门。

    他们可管不了这里面的学生。

    “你还问为什么?上一次你为了博得武诗蓝的好感,将那个外校来的学生给揍了,以为自己是护花使者呢?”

    “明明该动手的人是我才对,你这是抢我的风头!”

    陈步兵满脸冷笑。

    “外校来的人?”胡勇锐一愣。

    “就是上一次国庆文艺晚会上面,那个和武诗蓝走的近的家伙,你不就是为了博得武诗蓝的好感,才带人在学校外面堵了他的?别以为我不知道!”陈步兵说起这个,一脸不爽,将口中的狗尾巴草直接吐了出去:“娘的,你竟然还敢在晚会上对我的诗蓝表白,单凭这一点,打你你就得老老实实的认下来!”

    那一晚上,胡勇锐从校外找来了灰熊,灰熊用沙漠之鹰威胁林亦,可是林亦却当众徒手接下了沙漠之鹰的子弹。

    那一幕已经被死死地烙印在了胡勇锐的脑海中,现在他听到陈步兵的话,顿时反应过来,随后目光便有几分怪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晚之后,胡勇锐是老实本分了不少,但是当时在场的陆秋等人可就不一样,他们毕竟还是要面子的,在学校里面宣扬的基本都是跟着胡勇锐如何将那个胆大包天的外校小子给狠狠收拾。

    连带着想要低调一点的胡勇锐,名头反而是越来越盛。

    “你可别给我装傻充楞的,那个小子人在哪里,等我收拾完了你,再去收拾他。”陈步兵满脸冷笑:“等到把你们都给收拾了,那就没有谁再敢与我争抢我的诗蓝了。”

    “高三还有半个学期,我相信以我的魅力,在没有你们这群阻碍之后,必定能够旗开得胜,和我的诗蓝过上幸福的生活!”

    陈步兵一席话说的尤为动人。

    那边站着的胡勇锐脸色变了许久,定定的看了眼陈步兵后,开口道:“你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你喜欢武诗蓝,自己去追,这一点我无从干涉,跟你打不打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胡勇锐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他看了眼身旁围着的乌泱泱的学生,继续开口:“另外,你说我抢你风头,这事儿你可能有些误会。”

    “那晚我叫的人比你现在叫的还要多,但是根本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我没有能够教训到你口中外校的家伙,反而是被他教训了一顿。”

    胡勇锐语气淡淡,说到这里,还没忍住,叹了口气。

    “什么鬼,那天晚上那人顶多就两个,你叫了一帮子人没有占到便宜?我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陈步兵脸色眉头扬起。

    “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你也最好不要自讨苦吃。”

    胡勇锐一脸认真。

    “怪物?我也是怪物,我还吃人呢。”陈步兵一脸不信:“就你那个怂蛋的样子,也难怪你追不到我的诗蓝。”

    “有能耐的话,把那个小子给我叫出来,我亲眼让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怪物!”

    陈步兵说完话,朝着身侧招了招手,立马就有一个家伙,几步上前,递给了他一个铝合金的棒球棍:“既然你还这么死鸭子嘴硬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当然,你放心,我一棒子下去,你不会死,顶多把你骨头给打断,这个棒球棒,可是我专门找人造出来的,你即将成为被他第一个击打的对象,可就知足吧。”

    陈步兵咧嘴一笑,手里掂量着那根棒球棒,重量十足,质感更是无敌,轻轻一挥,便就虎虎生风。

    看到他拿出这么一根杀伤力和威慑力极大的棒球棒来,胡勇锐深吸一口气,将身旁四人给拉到身后,正要和陈步兵打一架。

    然而胡勇锐刚刚往前走上一步,突然脚步一顿,一脸愕然的望着陈步兵身后的人群。

    “怎么了,胡勇锐,你这是害怕了?要是害怕了,那就求我,求我饶了你,只要你求我,我就不打你。”陈步兵一脸得意:“而且你放心,我叫来的人,都是围观群众,他们是好学生,不打架,顶多就你我一对一,我也只占你一个棒球棍的便宜。”

    陈步兵的话,让旁边不少的人都笑了起来。

    这分明就是对胡勇锐的调笑,却是不料,那胡勇锐似乎根本没有生气的迹象,他反而是顿住了脚步,苦笑一声,有些怜悯的看着陈步兵:“你不是要找那个怪物吗,他现在来了。”

    “怪物?你说那个外校的小子?那你让他出来,让他出来,看我怎么用我的棒球棍一棒子将他直接ko,管他是怪物还是野兽,打的他叫爸爸!”陈步兵挥舞着手里的棒球棍,一脸猖狂。

    手中棒球棍虎虎生威,因为是特制的,非但超重,更是无比坚硬,所以更显他的霸气。

    只是当他棒球棍挥舞两下,棒球首到了身后,正准备走向胡勇锐,先给胡勇锐来个ko的时候。

    突然发现,他手中的棒球棍,动不了了。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抓住了一眼,任凭他如何用力,就算动不了。。

    而周围的人,脸上笑容更是有几分古怪,一个个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陈步兵身后的少年,眼底之中,很是有些迷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