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 逼宫
    祝以冬开着车子,回去祝家。

    一路上,她都时不时的看上一眼身侧的林亦。

    林亦那副平淡的神情,很难让人将他和刚刚在凤凰山硬杀屠虎豹的海州林大师给联系起来。

    车上,林亦接到了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郑嘉云。

    本来林亦以为郑嘉云打来电话是劝说他回去郑家,毕竟在郑嘉云的口中,郑家老太太对林亦还是百般维护。

    林亦打算敷衍两句,直接推诿,只是电话那头的郑嘉云在简单问了一下林亦现在在做什么之后,紧接着就是旁敲侧击的希望林亦回去明海。

    “我给你吕姨打过电话,她也很欢迎你去他们家过年,琳嫣这孩子学习上面也有不少问题想要问你,你要是方便的话,买个今天晚上的高铁票。”

    “回去之后,记得替我向你吕姨问个好。”

    郑嘉云语气缓缓,等到林亦问起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郑嘉云没有细谈,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

    祝以冬见林亦眉头皱起,脸上难得有些神情,顿时问了起来。

    “浦海郑家,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林亦看了祝以冬一眼。

    祝以冬眼神微有些闪躲。

    昨天晚上,祝家老爷子已经说过,这一次祝家将会派人前去郑家观礼。

    去见证齐郑两家之间多年的恩怨结局。

    这一点,祝以冬知道,但是祝老爷子没有发话,她也不敢轻易透露。

    在祝以冬还有些游移不定的时候,车子开进了祝家大院。

    车子刚刚停下,早早等在车库内的祝融庭已经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

    “大伯?”

    祝以冬见着站在那里的祝融庭,面有不解。

    “老太爷让你们两个人一起去大厅见他。”

    祝融庭语气冷冷,说完话,他看了眼林亦,面色之上,颇有不屑,一句话不多言,直接转身离开。

    林亦下了车,祝以冬走到林亦身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大厅,大厅之内,祝老太爷坐在上方,古修然则在下面自斟自饮,面有几分忧色。

    祝融庭进了大厅,恭敬开口:“太爷,人带到了。”

    他说完话,就自顾自去了旁边坐下。

    “爷爷……”

    祝以冬正准备说话,祝老太爷摆摆手:“以冬,你先退到一旁,我有些话,要问问你带回来的这位小兄弟。”

    听到祝老太爷的话,祝以冬脸色微变,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身侧的林亦。

    “没事。”

    林亦摇摇头,也是有些好奇,这个祝老太爷会说些什么。

    “你是叫林亦?”

    祝老太爷看着厅中所站的林亦,缓缓开口。

    “嗯。”

    林亦点头。

    “今天,以冬应该陪你玩的很开心吧?”

    “还行。”

    听到林亦淡淡的回答,一旁的祝融庭眉头微挑:“好一个还行!我祝家的千金陪你玩一天,只得一个还行的评价?你小子还真是难伺候!”

    “融庭!”

    祝融庭话才出口,就被祝老太爷一声喝止。

    祝融庭也懒得辩驳,缄口不语。

    祝老太爷深深地看了眼下方站着的林亦:“我刚刚接到消息,你是在凤凰山上,比赛车,赢了齐家老二?”

    “非但是赢了,还强使他滚下山去?”

    祝老太爷语气缓缓,说话间,不怒自威,自有一分属于世家家主的傲气。

    “愿赌服输罢了,他技不如人,自该如此。”

    林亦点头,视线与祝老太爷对视,不让分毫。

    这般作态,很是让一边的祝以冬在心底捏了一把冷汗,就连旁边的古修然也只得微叹一口气来。

    “好一个愿赌服输!”

    祝老太爷眼神锐利,盯看着面前的林亦,不怒反笑:“年轻人,我很欣赏你的这般气魄,人不轻狂枉少年,我像你这般年级的时候,也是如你一般张狂。”

    “但是你可知道,被你逼的滚下山去的,是齐家人?”

    祝老太爷深深地看了眼林亦,眼神玩味。

    “齐家人又如何?输了就是输了。”

    林亦看着祝老太爷,语气冷冷:“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几十岁的人,说几句话还弯弯道道,我没闲工夫听你废话。”

    “你!”

    一边的祝融庭听到林亦的话,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只是不等他发作,祝老太爷已经压了压手,让祝融庭坐下。

    他扭头看着面前林亦,微微点头:“这样看来,是老朽有些话多了。”

    “那么我就长话短说。”

    祝老太爷看向林亦:“昨天以冬闯入郑家救你出来,我没有异议。以冬是我最爱的孩子,只要不是犯下弥天大错,我都可以站在她那一边。”

    “也正因如此,昨天她闯了郑家大门,给我祝家引来一阵非议,其后为了让我不生气,也骗我说你是海州林大师,此间种种,我都可以原谅,更可以不放在心头。”

    祝老太爷说话之间,视线悉数放在林亦身上。

    “爷爷,不是这样的,他真的是……”

    祝以冬一下子站起身,打算辩解。

    “坐下!”

    祝融庭冷声开口,瞪了眼祝以冬。

    祝老太爷也是摆摆手,祝以冬又看向古修然,却是见得古修然一脸苦笑。

    今天古修然就曾极力担保林亦便就是那海州林大师,可是任凭他如何去说,祝老太爷也只以为他是专门帮着祝以冬说话的,没有放在心头,再加上祝融庭的煽风点火,林亦的身份就更加难以得到信任。

    现在古修然只是希望,祝老太爷的选择,不会彻底激怒那海州林大师,否则的话,古修然觉得,哪怕是他站出来,或许也不敌林大师一手之力。

    “你若是一个普通人,没钱没势,只要人品过得去,以冬又喜欢,那么没事儿,就算你是个乞丐,我都能够帮以冬抗下天大的压力,让你进门,许她欢喜。”

    “但是据我所知,你却是十多年前,郑齐两家矛盾的起源,也变就是祸根。”

    “现在郑家与齐家两家的恩怨到了解决的时候,你被以冬拉扯出来,就是将我祝家给拉下了水,这一点,是我不希望见到的。”

    “你可懂我的意思?”

    祝老太爷声音平缓,目光直指林亦所处之地。都市之少年仙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